国产洲韩国

      吴朔凡在没有想到对方竟是如此高明的弓箭手,在发现趣是连珠箭之後,心里已经喊遭,因为紧追前面几箭,在後面的箭绕过吴朔凡时,已经来不及了,仓促间也来不及用光之魔法去抵挡。

      最让吴朔凡害怕的是,从这些箭的破风声,显示力道很大,如此强劲又连续的箭,後䚎方的赵秀卿她们怎麽抵挡?

      吴朔凡已经不敢去想,只能大声示警̸。

      在眼前无箭之後,吴朔凡回头望去뛿,ỏ绕过他的箭已经邻近赵秀卿一行人,而且几乎全对准了赵秀卿。

      那副团长看的很清楚,那六级风之魔法是那年纪最大的女人发出的,他的目标就是这个人,务必先解决最麻烦的魔导士。

      赵秀卿很小心,因为身边有许多後辈需要她保护,在发뙴出烈之风炮後,她便谨记儿子的先前吩咐,在回气後立刻念动ﱍ五级风之魔芯法──꛴风之障壁,在箭飞来时,青色的风之元素即时在身前汇聚成一大圆盾,将所有人护住。

      风之障壁,风之盾的升级版,强大的风压绕着中心流转。

      看到风之障ꈯ壁出现,吴朔凡终於松一口气,虽然箭又狠又急,但应该破不了这风之障壁。

      事实也正如吴朔凡所想,连ꄙ续几箭都被风之障壁档下。

      可就在下一瞬间,吴圆朔凡又变了脸色,骇然看着最後一箭。

      最後一箭,竟然是穿透之箭!

      这一箭飞的非常笔直,非常平衡,平衡的箭身使力量聚集在箭尖,这是比连珠箭更高深的箭法!䜂

      只见这⶘最後一箭撞向风之障芀壁,却没有跟之前的箭一样落下,笔直穿进风之障壁。

      ﮂ 「不!」吴朔凡大叫着,两眼透出血丝看着母亲的方向焦。

      「锵!」丶「啊!」金属撞击声和尖锐的声音先後传出,因为风之障壁的关系,吴朔翃凡看不清楚後面的状况,但他ῢ听的出来,这声音,正是他母亲的声音啊!

      吴朔凡正好在此时落地,想也不想立即朝後方奔去,风之障壁也正慢慢的消散。 뉈

      看到母亲的手沾满鲜血,吴朔凡更是全力飞奔来到母૎亲身边,却发现,比诺迪正躺在赵秀卿怀里,整个人昏了过去。

      넿惊⢹讶看着母亲怀里的人,箭就插在比诺迪身上!竟然是他中箭了!?

      赵秀卿自责般说道:「就在箭射出时,这孩子第一时间就到我身前,两手张开,想要保护我,这傻孩子。」

      因为连珠箭⬶先後被吴㱫朔凡和风之障壁挡住,给了他来到赵秀卿身前的时间,再加上赵秀卿正在发动魔法,来不及阻止他,就这样,穿透之箭射进比诺迪的身子。

      看着比诺迪胸口的箭,距离心脏还差一ྚ点,还能庸救!吴朔凡连忙施了个圣光恢复术。

      圣釣光듃恢复术,七级光明魔法,拥有超强的治疗能力,一施展,比诺迪的脸色就好了很多。赵ぬ秀卿看着比诺迪略有好转,心里终於松了一口气,幸亏有蒫儿子的光明魔法,不髍然眼前这孩子就凶多吉少了。

      吴朔凡伸手握住插在比诺迪胸口箭,他控制了力道,试图将箭拔起,却发现箭丝毫不竾动。

      「咦?」吴朔凡诧异的看着比䜻诺迪봖,这箭怎麽好像坎在坚硬的东西上?

      另一边,山贼副团长因为连续使用了连珠箭和穿透之箭,力量耗㮧了大半,而这时,梦仙子杀到了!

      Ꮉ 正在边回气边观看远方战果的时候,梦仙子快疾的身法,趁其不注意,迅速出现在副团长近㯞身,左掌轻柔拂在副团ꉬ长用来挡架的弓身,弓被梦ꠧ仙子ꏖ压向左下方,右掌运起真气﨏拍向퀎拿弓的手肘。

      火辣辣的痛觉和酸麻让副团长拿不住大弓,掉落在地,副团长另一手握拳打向梦仙子胸口,试图摆脱她。

      梦仙子右手藉弹起转为柔掌,轻飘的向上拦住那一拳,那副团长只觉得拳头无法抗拒硬生生被挪开,打竚到了空处,正要骇然,然後胸口剧痛,梦仙子左手用刚猛的掌力已经击中。就只是这几手,已看的出梦仙子刚柔并济用的巧妙非常。

      没有了两手可以抓紧马匹,这山贼副团长被胸口的巨力打的向後飞落霂,斜斜的跌落在地。

      这就说明了,弓箭手在远处虽然很强悍,但一被近身,下场往往很惨。眼前这人就是近身战太弱,才会被梦仙子短短几招间击败。

      梦仙子也因反作用力落在另一头匶,趁着敌人被摔的头昏眼花,梦䪩仙子赶忙上去再给对手几下硬的,在对手渐渐失去抵抗力之後,梦仙子学着吴朔凡的方法,力透指尖点向眼前之人的坛中大穴。

      这山贼副团长惨叫一声,昏了过去,他储存力量的根源已破,从此无法使用斗气了。 ‶

      解决了这最後一名敌人,梦仙子回到众ߔ人身边,见吴朔凡手中拿着从比诺迪身上拔出的箭,一副若有珇所思醰。

      「我们快走吧!我虽然稳住了比诺迪的伤,但他需要休息,这些山贼只是一小部份,不快离开的话,来更多人会很麻烦。」吴朔凡在看到梦仙子之後,明白她已经解决ҁ了那弓箭手,想了一下便做出决定。

      鑼 将这里还活着的山贼,通通打昏,吴ꕱ朔凡牵来孫了敌人的十匹马。

      吴婷香看到马,眼睛一亮,笑着说道:「哈!这些山贼知道我们走累了,特地送马过来给我们。」

      众人都知道吴婷香古ڕ灵精怪的个性,不禁莞尔。

      因为学堂휵有马╯术课程,每个⏮人都驾轻就熟上了马背,比诺迪昏迷,因为他是为了赵秀卿而受伤꿉,赵秀卿坚持要带着比诺迪共骑一匹马。

      就这样,众人骑着马向着远处行进。

      晚왨风吹拂,黑幕垄ꢄ罩大地,动物们叫声响彻,迎接明月接管天空。

      没有人愿意在有山贼的地方逗留,走了一晚直到天亮,吴朔凡等人终於看到了城镇,虽然是骑着马前进,众人还是脸露疲态。

      在姊姊吴婷香强烈要求和众女眼光期盼下,吴朔凡一行人一进城就直往旅店。

      终於可以洗个澡了!不需要使用神通,吴朔凡从众女眼神中,判断出了她们的心声。旅店处於城镇边缘,外观朴素没有一点亮眼之处,招牌挂着固定在屋檐下,整体还是颇整齐。

      店主是个穿着豪放的女子,丰满的身材是她最惹眼之处,虽然脸上亦打扮的妖艳,不过仔细看之後,岁月的痕迹还是无情的雕刻在脸上,很明显年龄颇大,就是赵秀旝卿都比她年轻许多。

      在吴朔凡一行人进入旅店,可能半数还是孩子的关菴系,店主热情主动和明显队伍中最大的赵秀䃳卿招呼,没有询问什麽便安쁠排众人进入房间休息。

      对这些娇生惯养的人来说,虽然简陋了些,但是在荒郊野外待了这麽多天,现在有热水和床铺,没有半个人⶛抱怨,美美樀洗了个热水澡,便安然就寝。

      众人直䟽到过午才到大厅用食,要不是吴朔凡硬是把这些人从睡眠中挖줂醒,估计他们会睡到天黑,只䖤有比诺迪因为䘤受伤,没有叫醒他,但是真的是这个原掎因吗?估计只啠有吴朔凡一个人心里清楚。

      「弟弟,就不能多睡一点吗?这几天好累!」吴婷맅香总是有话就说,第一个对吴朔凡抱怨着。

      吴朔凡苦笑道:「我说姊姊阿!你想晚上睡不着Ǩ吗?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吴婷香颯想到在家中的舒适生活,泪光闪烁道:「不知道父亲和爷爷现在如何了?」

      吴朔凡无奈说道:「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他现在隐约觉得有滍人在暗中帮助吴家,而且不是教会,虽然不知道是谁,ꩩ他直觉相信父亲一定在安全的某处。

      自看到城外那剑圣之战,吴朔凡认为自己做对了,以他的力量实在还不够保护吴ᷠ家。

      说到这,用餐气氛变的有些尴尬,吴朔凡主动转移话题对众人提问各人的魔法进境,他只会光明魔法,没有大范围的攻击魔法,只有再高几级的읓光明魔法才会有,在看到赵秀卿等人对山贼的那致命一击後,对她们的魔法实力大为改观,甚至他还有些懊恼,相处这麽久的亲人,他怎麽都盐没有关心一下她们的实力。

      听到吴朔凡提起,其他人都㗫看着赵秀卿,烈之风炮折服了他们这븑些小辈,这世떉界上,会使用魔法的뇠人一直在少囖数,而且魔法꼙师的等级提升一直都是困难无比,比斗气的提升还困难,不过显而易见,魔法的威力永远是斗气无法比拟的。

      赵秀卿笑看着这些後辈,没有说明她的魔法实力,缓뇱缓开口,清雅的声音说出了几句几何元素原理。魔法理论!赵秀卿竟在说着魔法理论,将高深的理论尽量用浅显꣟的言语说出来。

      䕿魔法,在这世界向来是知识的象徵。不会使用魔法的人,不蕠一定没有学识,但越是高阶的魔法师,越是肯定有深厚的知识஬。

      赵秀虶卿将那时吴朔风等人的低阶魔法㚾看在眼中,她一眼就看明暸,现在她没有点破这些低阶魔法的不足之处,但是口中的魔法理论却让侄子丶女儿和海欣岚低下头,这些都是他们还需要努力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