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瓜视频在线看ios视频下载

      看着在阵法之下灰飞烟灭的石像鬼,ᴫ左朗长出了一口气。

      他体内的灵力几近干涸,他擅长的ॺ是阵法而不是杀伤力强大的攻伐手段。

      这次的危机也给了他一个很好䊹的警告,若是自身的实力不强大,阵法再强大又有何用。

      他脆弱的连阵法都没有时间去布置,若不是գ有师姐给的阵盘,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了。

      此行回到书院,他一定要向师兄师姐好択好请教修炼上的问题,争取在毕业之时突破宗师境界。

       左朗盘膝坐到地上恢复灵气,刚刚恢复一点便赶紧起身将未完成的阵法布置完成。

      天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怪物出来,阵法布置完成以后他的处境也能安全ꁸ一些。

      在阵中打坐等到灵力完全恢复,左朗这才再次起身。

      石门中既然有四只石像鬼的守护栫,搞不好真的会有好东西存在。

      只要里籌面的东西不会将他一击毙命,他便可以逃入阵法中,届时无论是依靠阵法击杀还是走脱就都有了缓冲的余地。

      左朗右手提着青云剑,左手举着明昼阵盘充当火把,小心翼翼的来到半开着的石门前。

      左朗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块灵石丢入石门中。

      门后除了灵石滚落在地的声音并无其他异响。

      左朗又等了将近半炷香的时间里面依然没有动静퐠。左朗这才起身谨慎的走ሉ入石门内。0

      石门内샐的房间漆黑一片,在ቭ明昼阵的光照之下,左朗튳这才看请里面的布局。

      房间内没有任何东西,墙壁上都是刀斧劈砍过的痕迹,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没有想象中的异物守护必有灵宝,也没有什么惊人的秘密展现在左朗的面前。

      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左朗陷入了沉思,他不是没有想过房间里面会什么都没有,所以也说不上什么失望。

      只是他总有一个奇怪的感觉,总觉得错过了ꔩ什么。

      在房间仔细的寻找了几遍依然是一无所获,害怕有仄藏匿隐蔽的阵法,左朗甚至拿出灵石布置了一个简易的灵气勘察阵。

      螺可惜事实证明这房㙴间里没有任何的阵法存在。

      失ᑵ望的左朗走出了房间,就在他走到石门的旁边之时,他猛然一惊看向石门。

      펨 他终于找到了他错过了什么。

      是石门。

      这扇石门太完整、太完美了。

      퉼 上面没벝有任何痕迹,除却上面附着的灰尘,连石像鬼的抓痕都没有。

      不说石䄤像鬼在房间内会不会抓门,就是在刚才左朗明明记得石像鬼冲出门的时候,有一只石像鬼的爪子按在过门上。

      以石像鬼爪子的坚絵韧程度,若是普䍙通的石门必然会有抓痕。

      左朗走远几步,将灵力灌注在青云剑内猛然一掷柅,青云剑带着青芒刺向了石门。

      就在剑尖与石门接触的刹那,剑尖就好似撞뤻击在海水之上,没有掀起一丝的浪花。

      青云剑径直跌落在地上,而石门之上依旧没有任何痕迹,甚至连៦任何的震动都没有。

      惰左朗大喜,看来他的判断没有错,这石门之上肯定有一座隐藏的阵瑟法。

      只要是阵法,左朗就有信心破解,他在阵法上的天赋连师父都赞不绝口。

      左朗围绕石门仔细研究,在他的ퟸ认知里Η,能够有这样效果的阵法并不多匓。

      终于让左朗找到了破绽,这是쮇两哫个阵法的结合ޏ,封印之钥和神圣之眼。

      既然知道是什么阵就好办多了,而且这两个也不是什么复杂的阵型,只不젖过结合的比较巧妙罢續了。

      不多时左朗便解开阵法,露出了一道门,就在石门的中间。

      原来还有一个简易的传送阵隐藏在里面。

      左朗犹豫片刻,下定䟣决心进去,不入繣虎穴焉得虎子。

      -----™-----------------------------ᄭ--- ꤢ

      秦萧从红板上翻下之时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慌张。

      当秦萧再次双脚落地时,他的人已经身处一座大殿之中。

      大殿足有百丈见方,四周墙壁都是精心的雕刻一些飞禽走兽作为装饰。

      整座大殿有八根圆柱作为支撑,圆柱有一丈左右粗细,圆柱的材质竟是用完整的中品灵石制作而成。

      这可是真实大手笔了,要知道这八根圆柱所消耗的灵石肯定超过了近万枚中品灵石。

      即使放犫在一流宗门,这也是一笔极묪大的开销。

      究竟是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手笔,在这种荒郊野岭的小地方鴧布置如此规模的大殿。

      秦⢖萧掉落的地方就在一根圆柱的附近。

      他走过去小心的抚摸圆柱,确定的确是灵石柱而不是障眼法。

      再看大殿的中央,有一高耸的祭坛,通往祭坛的台阶都是用紫光岩砌成。

      子 紫光岩产自蛮族所在的龙榆洲,在人族之中更是价值连城。

      台阶高十三层,顶部同样是紫光岩的制成的石栏,四个角插着黑色的阵旗。

      祭坛的最中央插着一柄剑,剑身古ັ朴,只露出半截在祭坛之上。

      在祭坛的后面与秦萧相对的位置上,放着这一口很大棺椁。

      又是棺椁。

      秦萧现在看到棺椁就头疼。

      之前的那口棺椁放着一具六品巅峰的黑尸,那这里的这么豪奢的大w殿中的棺椁里又会是什么?

      七品宗师巅峰吗?如果是这样那秦啸就直接Ⱶ跑路算了。

      棺椁的四角旁边还有几个打开的小箱憲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秦萧小心翼翼的走到棺椁附近,原来那几个小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些书籍。

      秦萧从储物戒指中取出长刀,刀名冷月。 릩

      乃是大师伯赫连鸿朗本体所蜕化的麟角炼制而成,堪称珍宝。

      堸 长刀慢慢的向箱子里面的书籍挑去。

      蓦然间秦萧感觉有东西从头上悐冲向了自己,秦萧猛然一惊,赶굾紧手腕一翻用刀刃向上迎了上去嶠。

      蔲 上方下来的似乎是一个人,那人在空中见到刀光劈向自己也是心中一惊。

      微 他似乎没有想到这下面还会有人存在。

      那人反映也很快,将手中长剑横在身前向下ꠂ猛推。

      “砰”

      半空中刀与剑相撞在一起,狂暴的灵力썃空酔中肆意流窜,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这次碰撞所点燃。

      퓕秦萧的身体在强烈的撞击下后退数十步才踉跄的止住身形

      鿀不待身形完全稳定下来,秦萧右脚猛然踏地面,身体再次爆射而出,手中长刀摆出一个奇异姿势再次劈向上方来人。

      “菩提斩”견

      硤上方来人身体还在空中,见此情形暗叫不好,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躲闪,只能再次横剑勉强招架。

      这一次他没有占到便宜,身体在空中被横劈出去跌落在地,掀起地上的尘土飞扬。

      秦萧眼见着一刀没有取得心中的战果,不依不饶悶的欚再次纵身而上,长刀快速斩出五六刀。

      絧 那人抵挡的艰难,狼狈的在地上翻滚几圈勉强躲过这几刀。

      冷月刀在地上砍出几道几寸深的深沟,尘土飞扬,呛得那人连咳好几声。

      秦萧长刀拖地想要乘胜追击,骤然间看见那人曋手中甩出一枚阵盘照向自己,惊呼一声不好,灵力全力运转,身形猛然后退。

      退了裩十数丈才止住身形,再仔细看去,差点没把秦萧气死。

      ⅏ 那落在地上的阵盘阵法开启,照的ܐ原本不暗的䗛大殿更加明亮,那是一个明昼阵的阵盘。

      左朗走入传送阵后感觉有些天旋地转,眼前漆黑一片。

      当眼前出现光亮﷯之时就感觉自己像是在向쮽下坠落,还没等他熟悉了周围的环境。

      决就感觉下方蔼有危机传来,连忙全力横剑抵挡,可是那人却不依不饶穷追猛打。

      着实令左朗招架的十分狼狈,万般냵无奈的情况下,他将㿵明昼阵盘抛出,希望能够缓冲一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趁此机会左朗连忙起身,也顾不得打扫身上的尘土,横剑在胸前小心的戒备着。

      秦萧见此人已经有了准备,便也没在莽撞向前,这场架打的莫名其妙,可别在阴沟里翻船才好。

      “你为何偷袭与我?”

       左朗炚率先发问,这时左朗方才看清秦萧的面容,这人他认识,正是ꪓ和他一起进入遗迹的散修뙽之一,驒他们应该是一行四人才对。

      想到这里左朗偷眼扫向四周,灵识也开到最大范围谨防偷袭。

      而他的ॠ身体也在慢慢的后退,他要背靠着墙才会更加安全킛一些。

      谁知道他的三个同伴是不是在这附近。

      此刻的秦萧也看清楚了左朗的面貌,原来也是一起来的散修,不过此刻他的修为可不再是四品而是五品。

      秦萧也在悄悄的后退与左朗拉开距离,五品高手,他对战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的,至少竹兮倩以五品实力跟他对练他就是输多赢少。

      “是你先从上方落下,谁知道你是敌是友,鉏当然是先砍了再说。”}

      “你……”

      左朗被秦萧的理直气壮气得哑稵口无言,怎么还有这种人,砍了人还这么有理。

      不过对方说的也似乎有些道理,如果换做是他的话,可能傺也会这么做。

      ﮄ “那你也没必要不依不饶吧。”

      左朗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随后偷眼看到了那几口小箱子里面的书籍,心中一喜。

      从小喜欢读书的他只是看了一眼就认出这些都是古籍。

      左朗没有在看那些书一眼,这点小心思可不能让对面的家伙看出来。

      “这里面是谁知道吗?”左朗指着那口棺椁向秦萧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还没来得及看你就下来了。”

      醲 秦萧虽然依旧保持着戒备,却嬑也没有之前的那股杀意了。

      这点东西他秦萧还不放在眼里。

      再说杀人越货这种事情,若詌非对象是十恶不赦之人,也不是他秦萧的做人准鷳则。

      “那介不介意一起打开看看,你放心,无论有什么好东炖西我一样都不要。”

      左朗指着箱子里面的书籍看向秦萧。

      “我只要这些书籍。”

      “不杝行,这些书我也需要。”

      秦萧虽然不在乎这些书,却也不窇想让左朗就这么轻松的达到目的,这个人有些让人琢磨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