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侦探柯南283集

      썚“难道这天下间真的有这样的人吗?根据老二说的那些来看,这个陈松不过是西安府周边的墑一个小郎中罢了,怎么会这么多的东西?”

      朱元璋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陈松什么爬都知道。

      “你觉得他说的那些关于改进火铳的话是真是假?”朱元祭璋再次看向朱棣。焑

      说实话企,朱元璋对于这间事즟情非常的看ㅝ重。

      Ἱ如果陈松真的能改进火铳,那能解决不少的麻烦。

      “爹,孩儿不敢肯定,但是根据这几天孩岻儿接触的情况来看,陈松所说,十有八九都是真的。”朱棣一脸的认真。

      起初,朱棣还不是很뫥相信,可是回来的路上,朱棣想了一路。

      陈松都知道步兵该如何对付骑兵,这种普通人根本不知道的事情陈松都知道,知道点其他的,也禎很正常。

      再说了,陈松洦没有必要用这种事情骗人。 

      “在俺还是吴王的时候,曾经让人锻造兵器,同时改进各种䤹武器。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武器还是那个样子。

      俺在这件䄪事情上面投入的钱财可不少,要是陈松真的有ੱ办法,倒是一件有利于江山社稷的大曭事ᒌ。”

      朱元璋痐看向北㉦方ៈ,“前元尚未击灭,ꪘ塞外汗国蠢蠢欲动,西南之地亦未收复ᢑ。

      虽然大明现在看起来天下太平,但依旧危机重重,若是一着不慎,对江山社稷来说,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朱元璋站了起来,背着双手在御书房中来来回回的走着。

      “若是火铳一息之间可以击发数次,百步之外可击破铠甲,到时候就算没有骑兵,俺也敢用步兵和郭廓頴帖木儿他们硬扛。

      只怕这只是陈松的一时快语,天下间哪里有这样的火铳?这不现实!”

      朱元璋马上皇帝,征战无数,霱他不픩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武器。

      “爹,照俺说,有没有无所谓,可以让陈松试试,若是真侥的可以呢?軴”朱棣说道。

      “这样吧,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吧⻲。反正你最近也没有什么事,还不如多去陈松那里。”朱元璋说道。

      㖷“好,孩儿告退!”

      朱棣冲着朱元璋行了一礼,退出了御书房。

      朱元璋回到书桌前,接着批阅奏折。

      ㆱ 当他将桌子上的那封奏折Ų批阅完毕之后,猛然将手中的毛笔掷于地上,眉宇间充斥着杀气。

      胑 “呵呵,胡惟庸,好胆!”朱元璋冷笑连连。夭

      在朱棣来之前,胡惟庸和李善长求见朱元璋。

      他们两个一起前来,不是为了其他的事情,正是为了胡惟庸的儿子之事。

      而且,这两殤人还在不断的旁敲侧击,想从朱元璋的口中试探关于陈松的消息。

      Ƛ 显툍然,两人已经将目光放在了陈松的身上。

      刚才,胡惟庸的态度实在酻是让朱元璋不忿,若不是为了大局考量,朱元璋恨不得当场手刃了他。

      “且教你多活几日,等时机成熟,俺定要将你们一网打尽,一个不留볒!”朱元璋一脸阴狠。

      胡惟庸回到尚书省衙门中,他和李善长坐在自己的班房中。膰

      李善长是胡惟庸的䭌伯乐,算起来也是胡惟庸的长辈,所以坐在上劔位。

      胡惟庸坐在李善长的面前,脸上的冰冷就像是十年寒冰一样。

      “大人,看来事情八九不离十了。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但也可以肯定,我儿就是핈这个陈松害死的。

      刚才在陛下面前提及陈松此人时,陛下言语之间满是回护,说不好,此人便是陛下手中的一枚棋子,专门用来对付咱们。”胡惟庸㚶阴沉沉的说着。

      李善长摇摇头,皱眉道:“不见得,害死你儿子的人肯定是陈松,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过,此人绝对不是陛下手中的旗子。

      䖿以陛下的性格,绝对不会用这种招数。至于为什么淗陛下一直回护陈ꍓ松,说不定和他救了皇后娘娘有关!”

      “那颔咱们该怎么办?”胡惟庸问道。婳

      “此事不好说啊,若是陛下真的想要整治你我,恐怕无人可挡。”李善长忽然语气一转,身上的气势瞬间萎靡下去。

      胡惟庸愣神片刻,他想不明白タ为什么突然之间,李善长就成了这个样子。

      “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胡惟庸一脸不解的问道。

      䚓 李ᪧ善长道:“我Դ本来于洪武四年辞官,当时在老家日子过得倒也安稳。奈何陛下抬爱,洪武五年又于濠州奉命修建宫殿,管理迁于濠州之民。

      兜兜转뉊转,又回到应天府。可灏是年岁已大,已经老眼昏花,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李善长说着便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胡惟庸双眼瞪得老大,就像是第一次认识李善长一样。

      “大人,这是何意?大人࣯,这是何意啊?您为何如此啊?”

      胡惟庸跟在李善长的身后,想要挽留李善躤长,可是不管胡惟庸说什么话,李善볎长都没有停留。

      说好一起共进退,怎么就这么走了?

      ﬛ “这叫什捽么事啊!”

      胡惟庸一拍自己的大腿,来到大门口,眼睁睁看着已经坐着马车离去的李善长旪,一脸无可奈何。

      李善长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

      李善长是一个聪明人,他对朱元璋的性格一清二楚。

      片刻后,他睁开眼睛,以只㛬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我家以受宠꿓至极,没有必要和你趟这趟浑水。

      原本我以为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后,你会收手,可是今天一看,你根本就不会收手,你甚至还想和陛下相争,你真以为你是张士诚、陈友谅?

      你是我这辈子来,唯一看走眼的人,你这个脾气,要把自己葬送深渊。”

      李善长摇着头,一脸的后悔。

      之前胡꽛惟庸戨找李善长的时候,胡惟庸一直不知道是谁把他儿子害死的,李善长念在和胡惟庸是亲家的份上,帮他一把,㹮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ꕞ。

      可没想到,胡惟庸今天竟然让自己来帮他试探试探朱元璋。

      刚开始,李善长是拒绝的,可是架不住胡惟庸软磨硬泡。

      无奈之下,只好同意。

      面见朱元璋时,李善长待在旁边ⷶ几乎没说什么话,就胡惟庸一直在说话川。

      其中,胡惟庸有好几次都在言语上冒犯了朱元璋,甚至还有些逼迫朱元璋的意思。

      朱元璋当时没发火,不代ꠕ表以后不发뙬火。

      蹨朱元璋眼底的愤怒被䱭李善长看的清清楚楚。

      这几年胡惟䔎庸的所作㝉所为,李善长知道不少。

      再加上这次的事情,뒕愈发的让李善长感觉到,朱元璋诚要对๐胡惟庸动手。 䥄

      鉵 两人还是亲家,有很多利益纠缠。꣋

      朱元璋如果真的要对付挦胡惟庸,胡惟庸能跑的了?到时候谁敢求情,谁就是胡惟庸的同党。

      李善长知道自己想要和胡惟庸彻底撇开关엿系是不可能的,但是能撇开一点是一点,凭借着以前建立的功劳,怎么着也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本来李善长还想着拉胡惟庸一把,可是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整不好还要被胡惟庸拉下水去。

      李善长明白,如果朱元璋真的想杀胡惟庸,胡惟庸根本就挡不住,没有任何反抗的空间。

      当天晚上,胡惟庸回到家后,躺在床上久久ṏ无法入眠,一直躺到五更天。

      胡惟庸抬起头燊,看䵹了一眼窗外的月亮,从床上坐了起来。

      上早朝的时候到了,作为历史上⌌最劳模典范的朱元璋,在他手下当官,可不是一件轻松事。

      胡惟庸穿戴整齐,坐着马车走出了家门。

      在去皇宫的路上,胡惟庸心里不停的思考着自己儿子的事情。

      ……狹

      天空放亮,陈松吃챤过早饭后,来到了书房中。

      陈松坐在书房的书桌面前,桌子上放了一张⅀洁白的宣纸以及陈松从医院中找来的铅笔尺子ઁ等工具。

      陈松拿着这些东西,开始认认真真的绘制起图纸来。

      后世的时候,陈松看过不少的纪录片䌙,在看过的纪录片中,就﷖有详细介绍过火绳㈞枪、燧发枪和佛郎机炮的。

      陈松绘制的火铳乃是火绳枪,츀只不过又和寻常的火绳枪不一样。

      飧 陈松画的火쑿绳枪,有点类似于缩小版的佛郎机炮。

      火药和铅弹不像寻常的火铳一样直뉞接放置在枪膛中,而是濏放置在一个带着横杆的铁管中。

      这个铁管里⵻面装填火药和铅弹,铅弹放在铁管口,死死的卡住。

      铁管后面被铁片堵住,露出一个小孔。

      火铳原本装填弹丸的地方空鶄了出来㛺,只留下引药室。

      ⅳ铁管卡死在火铳原本装填弹丸的地方,铁管后部的小孔对准引药室。

      在放置铁管的旁边设置一个卡槽,让铁管上的横杆刚好可以卡在火铳上面的卡槽中。

      硾做好一切뭛之后,在摮引药室中放置火药,然后扣动扳机,位于引药室上面的火绳夹落下,点燃引药室中的火药,通过小孔点燃铁管中的火药,随后击发铁管中的弹丸。

      火铳的内壁略小于铁管的内壁,铅弹在高压之下膨胀,可以很好的貇防止漏气。

      为了气密性,陈松在铁管和火铳内壁之间设置了倒扣,同时让铁管外壁伸长一些,可以更好的和火铳内壁贴合。

      这个铁管可以看成加大版的子弹,如此一来,就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装填弹丸,只需要更换铁管就行,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