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视频在线直播

      须瓷埋在傅生怀, 瓮瓮气地控诉着:“们都走完了,白老师也人牵走了……”

      槲 不远籓处的江辉:“……”

      怎,感情不是人?

      “哎哟, 看把崽委屈的。”

      傅生无奈地抹掉须瓷眼角的泪水:“这不是接你了?”

      跟仌江辉打了招呼, 干脆托着须瓷的大笡腿把人抱了起, 手指还勾黎着须瓷装『药』的小背包。

      须瓷像小孩子一턢样搂着傅生的脖子, 脸上的湿漉蹭在傅生脖子上:“你都没有给我发信息……”

      “……”傅生⊂扬起嘴角, “给你发了。”

      “……你没有。”䕪须瓷确信自己没有收到过傅生的信息,每场戏一结束, 都会去看自己的手机, 但一动静都没有。

      “真发了。”

      傅生一边往酒店走, 一边亲亲须瓷的侧脸:“可谁让小坏蛋有两微信呢?”

      须瓷身体一僵,这才想起旧手机上那备用微信。

      自从进从组以后, 须瓷把傅生的微信从黑名单放了,于是那只有傅生一联系人的小号也没了用武之地。곇

       今天拿到旧手机后,须瓷做的第一件事是把那监控软件删掉。

      虽然欲盖弥彰了些,但总还有解释的余地。

      至于那些和林染往的短信息,不过是选择『性』地展示给傅生看的东西,在们感情这杆秤上添加筹码。靾

      “我不是故意的……”

      须瓷第一反应是道歉,观察傅生有没有因为拿小号偷加微信的事生气。

      傅生臂力着实不错,抱着一一百多斤的男生走在路上, 稳稳当当,呼吸一如往常的平稳。

      亲了须瓷秀气的鼻:“当时为什要拿小号加我?”

      须瓷:“……”

      㨄 拿小号加傅生的时候们还没分开,正处于吵架比较严重的那阶段。 Ჾ

      有时候胡思『乱』想多了, 总会觉得ﳃ傅生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狗了,于是总是想法设法地试探。

      拿小号加微信同时删除添加记录,也是想看看傅生퇌会不会发一些屏蔽的朋友圈。

      事实是想多了, 傅生压根和以往一样,根本不爱发朋友圈。

      쓻傅生直截了当地把的心思戳了:“是因为觉得我嚮轨了?”

      须瓷一慌,连忙否认:“没有!没有觉得你轨,只是ม,只是……”

      的音越越小,只是什呢?

      是因为自卑吧,和傅生在一起越久,越没有安全感。

      因为家庭因素的影响,也因为傅生太耀眼了。

      接触社会的时间越多,须瓷㦿越明白自己和傅生欟相比,确实太黯淡了,除了这张还算不错的脸,没有一能上得了台面的长处。

      “你配不上傅生”。

      第一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傅生的母亲姜衫,而是一和傅生同龄的女孩,那时须瓷刚卡着分褳数线考上了傅生的大学,发现了这一情敌。

      在一起的时间越久,须瓷越能明白自卑的感觉。 

      傅生大学还没毕业穿梭在公司业务,月薪是别人普通阶层一的收入。

      除此之外傅生还会很多东西,好像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目标明确,ⷢ一旦决定了前往的方向会全力以赴,不像须瓷,的世界一无是处——只有傅生。

      ᅈ的目标是傅生,前往的方向是傅生。

      和傅生吵架的㴘那ꜫ段时间,没人知道的心有多虚。

      畋 知道傅生爱自己,所以恃宠而骄,可同时也知道,傅生可以随时不爱。

      而一旦傅生的目光移艣向人,须瓷一办法都没有圧。

      世界上优秀的人太多了,好看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再普通不过,而傅生会随着阅历的增加,接触越越﷾多和自己一样耀眼的人。

      须瓷没有信心能让傅生把目光一辈뷭子放在自己身上,所以一有蛛丝马迹,『乱』了手脚。

      “不起……”

      须瓷紧紧抱住傅生的脖子,有些难过地重复了一遍:“不起……”

      其实也是想多了吧,傅生这样的人怎会屑于轨?

      真要看上了别人,一句分手能解决掉。

      傅生轻叹,不受控制地心疼起。

      拍了须瓷屁股:“腿别夹那紧,还能舍得⚒把你扔去吗?”

      须瓷的僒双腿虚虚地搭在傅生腰侧,走起路才放松很多。

      夜『色』已深,月光绵长又温柔,和傅生的ּ语气一般无二。

      “我有现和你承诺过却没做到的事吗?”

      “没有툩……”须瓷迟疑了一瞬,“有……之前你说过,等休息了我想怎样都行……”

      傅生:“……”

      这话是说过,但前两天晚上们都做到凌晨一了,塿虽然没几次,但须瓷的身体显然吃不消。칬

      붠真要按照须瓷索求无度的奔节奏,这小身板能能不能从床上爬起都是问题。

      傅生走的是酒店后,用力打了一须瓷屁股:“这不算。”

      须瓷:“……那没有了。”

      “……”

      傅生莫名从须瓷音听了㶏一些委屈的意味,但床事这种事情,不说们的『性』别,算是男女之间也要节制。誏

      男『性』和男『性』之间,处于方的那一位本比较伤,否则傅生之前也不会听苏老医生的意思买了那些保养品。

      “没有了。”傅生抱着小孩走进电梯,炙热的体温隔着薄薄的衣料紧贴着,心软又慰贴。

      ﳼ“芧我承诺的事都会做到,所以我向你保证,这辈子都不会有其人。”⩗

      傅껽生轻吐一口气,意有所指道:뤅“算有一天,了什意外,那我守着回忆过完这崗辈子。”

      须瓷ї颤了一,懂了傅生的言外之意。

      黏덁糊地蹭了蹭傅生的脖颈:“쪏不会的……”

      只要傅生不放手,们一定会走到白。

      这贪心的人,怎会舍得弃傅生先行离开?

      “那你信我吗?”

      “信…郐…”

      “信我那你要乖一。”

      傅生把须瓷放,拿房卡刷开鞫酒店房间,牵着须瓷走进去:“乖乖툪吃『药』,听医生的话好好治疗,我永佮远都不会离开ว你。”

      须瓷怔了一秒,这一瞬间真的以为傅生缰知道没好好吃『药』的事了,可的表情如常,看不特别的地方。

      傅生上须瓷跟猫一样小心翼翼的眼神,心一软:“去放水,等会我们泡澡。”

      폔“好……”

      须瓷走进浴室,打开浴池的水龙,看着绵长的水流愣愣神。

      傅生说,永远都不会离开苸自己。

      须瓷自然是信的。

      现在这样的,傅生怎敢轻言离开。

      傅生心有亏欠,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傅生的母亲所造成的,很早之前须瓷有意识到,傅生是责任感很强的人펓。

      哪怕只是于愧疚,于责任,傅生都不可能횕病情不稳定的放任不管。

      可如果看到恢复﬏正常了呢?

      在日复一日的相处,当初的结果会不会重蹈覆辙?

      们还是会吵架,傅生可能会烦,会陷入和两❪前一样的冷战之。

      氐没人说得准未,可须瓷只想要一确定的未。

      녌 ……

      不知什时候一双襦修长的手从背后穿到须瓷身前,帮把卫衣往上一提,轻松地脱了。

      “今天有没有不舒服?”

      馽 傅生抱着不着寸缕的须瓷躺进浴缸,轻轻往身上浇着水。횕

      “没有。”

      “真的?”傅生失笑,“那我检查一。”

      夥检查这种事太不正经了,不能放到明面上说。

      浴室的水不断,时不时还缠绕着低低的小喘。

      “哥……”

      վ “슝嗯?”

      “我爱你。”

      傅生手上动作一顿,愣䐱了半晌。

      几秒后,掐着须瓷的巴,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也爱你。”

      “会一直爱你。”

      明天的戏份很紧,傅生没做到最后一步,只是把须瓷逗得浑身泛着红,再重新于纹身处烙新的吻痕收手了。

      “我可以帮你。” 䯴

      “太晚了……”

      须፭瓷跪在傅生身侧,撑着胸口固执地看着。

      冸“你是不是我没兴趣了……”

      “好好!”傅生脑壳疼,连忙㟞打断须瓷的话੉,堵住了嘴巴,“那我们快퓈。”

      须瓷幽幽地看着傅生,果然是没兴趣了,这种时候竟然说쵩要快。

      持 “……我看你是想挨打。”上

      傅生狠狠拍了一屁/股,还回弹了一:“你知不知道你明天多少场戏?”

      “……那快。”鐡须瓷应得勉强。 깶

      傅生:“……”

      ࠈ无言以。

      ……

      有些人的眼泪跟炎日一样灼人,没落一滴都在旁人的心上烫了一道深深的烙印。

      傅生耐心地吻去的眼泪,把人拥在怀,疼着、哄着。

      “马上好了,乖,再忍忍。”

      其实是有疼的,但须瓷甘之如饴,意识地往傅生怀缩着,身体打开,舒展。

      ……

      这一夜,傅生许久没更新过的微博终于량多了一条动态——

      一掉眼ﱄ泪,恨不能把天上的繁星都摘送给。

      评论得汹涌猛烈,大家好像都在熬夜。

      ——终뗛于等到了꭮秀恩爱嗷嗷嗷嗷嗷!!!

      ——吵架了?为什哭啊?

      ——虽然ᣧ没见过傅导的小男朋友,但还是想说你千万别欺负人家!吵架了要主动认错去哄哦!

      ——咳,只有我想的有歪吗?

      휾——不,你不是一人。

      ——咳,我直接问了,请问这哭是正经袏的哭还是不正经的哭?

      ——不不,楼上你问的太委婉了,请问这哭是在床上还是在床?

      ——楼上你out了,谁告诉你床不能哭了᧶?

      傅生看着瞬间过千的评论,微微勾了唇。

      小孩直接在综艺采访柜了,节目播后不知道ⲑ大家会是什反应。

      特别那些骂过须瓷想爬床抱大腿的人,心该作何感想?

      白棠生和魏洛们都给这踛条微博了赞,肖悦更直接,干脆拿小号转发了一波,粉丝们瞬间转移战场,跑到肖悦小号微博底求一内部消息。

      怕须瓷又骂,傅生在剧组演员纷猸纷赞后也茪拿须瓷的微博给自己了渢赞。

      垂眸看着怀微张着嘴巴,睡得正睡的小孩,没忍住低亲了一口。

      好像发现了一不用吃安眠『药』,也能让须瓷好好睡觉的办法了……

      ——这须瓷怎无处不在? 祪

      ꗱ——跑赞干嘛?人家小两口秀恩爱,用得到掺和䭜一脚?

      ——好烦啊,本还觉得饰演慕襄挺合适的,但如果人品不行,笮真的爱඿不起。ࡒ

      ……

      须瓷还是骂了,傅生有些无奈,其实说白了还是因为须瓷没有作品,也没在综艺『露』过὾面,大家的印象是在透着大雾赏花,可揣测的余地太多驮了。

      不过等综艺播后,这种事应该不会再现了。

      傅生随意翻了翻,没有理会那些风言风语,正准备关闭手机睡觉时,微博推送一条热搜。

      看到熟悉的名字后,傅生眉梢微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