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警花

      六月末,高考成绩和夏至一起到来,查成绩那天晚上陆枝枝和何斯年一起查的,闷热的黄昏开始等到夜里十点,偶有凉风适时地拂过陆枝枝汗露露的白色连衣裙,她很少穿裙子,没记错的话是何斯年第一次见她穿裙子,一双纤细白皙的脚踝被蚊子咬的满是包,白色映衬着红彤彤的笑脸,何斯年失了神。

      墙上的指针在两人的期待下终于指向了十点,陆枝枝深吸一口气赴死的表情,打开了手机网页准备开始查成绩,何斯年就看着她一长串的小动作,最后又因为实在手抖的厉害,干脆放下,魅惑的盯着何斯年,撒娇道:“要不,还是你帮我查吧,我太紧张了,不敢看。”’何斯年成绩一直都比陆枝枝好,每次考试都能多个二十几分,所以她完全相信他的水平,只不过到了自己这里就不行了,平时成绩起伏太大了,能差上一百多分,运气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

      何斯年接过手机,长腿一伸就绕到了陆枝枝身后,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白皙娇嫩的耳垂上,还一副俨然正义的语气说:“自己的成绩,自己来查,别怕,我在这陪你一起。”说着就拿起了陆枝枝的手包在自己的手里,她紧张,手里湿漉漉的密汗,怎么也打不开手机指纹,只好输了密码。一打开就弹了出来,总分556。

      她接过手机退出又进入反反复复了好几遍,才肯确认,真的是她的成绩,她做到了。回头看着身后的何斯年,包了一眼眶的泪珠止不住的往下流,不顾淑女形象胡乱的楷干紧紧地抱住了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啊。何斯年握了握拳又放开,轻轻地搭在陆枝枝的腰上,他的女孩真的很厉害啊。

      七月,盛夏,南方又潮又热。他们抓住青春的尾巴去浪漫一次,订好了到四姑娘山的车票,从a城坐绿皮火车到b城,再转巴士到四姑娘山。陆枝枝没有坐过火车,她喜欢爬山,想要去人少风景好能包容下所有好的坏的地方,一切都是他的女孩喜欢的。

      火车上那两天他们饿了就一起吃泡面,困了挤在两张小小的硬座上面,何斯年会把她圈在靠窗的那面,走廊形形色色的男人们走来走去都盯着陆枝枝坏笑,他实在不爽,又不能对她发火,只能生自己的气。坐巴士的时候,何斯年突然从兜里掏出来三颗荔枝味的棒棒糖真被何斯年吃的死死的。

      到了四姑娘山,何斯年定了一间双人间,两张床。

      白天清晨裹着棉袄出发爬去山顶,撒泼似的追着满山的牛羊,阴晴不定的天也叫人捉摸不透,傍晚又带着满天的星辰回到民宿,洗个澡坐在一起吃特色的藏族特色菜,撸老板大叔的肥猫猫,看花园里遍地的格桑花,何斯年用蹩脚的两脚猫英语去跟新西兰来的奶奶聊天,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奶奶好几次转过来对着她慈祥的笑……

      到了晚上,何斯年总是心不在焉,有时候陆枝枝喊他好几次都不出声,像是有很重的心事一样,陆枝枝就走到他面前抱住他,“我一个人睡害怕,能把床拼到一起吗,我保证不碰你!”说完还黑猫警长一样的敬个礼,这么可爱的女朋友谁人心拒绝啊,何斯年舍得,他下床把女孩乖乖的哄到床上,蹲在床边陪她聊天,给他讲故事,等她睡着了才坐起来仔细看着她,唇覆上了陆枝枝饱满的额头上,时光就停在这里多好啊,谁都想,谁也做不到。

      七天的旅行结束后,他们的相处更自然了,何斯年要回老家去办相关的证件准备上学了,陆枝枝想陪着去的,但是家里的弟弟还等着她给补习呢,说补习是假,照顾才是。

      于是接下来的将近两个月时间里,两人再也没见过面陆枝枝忙着减肥学化妆,她实在是太期待下一次的见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