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黄丝瓜视频和向日癸视频

      呜呜丫丫,叽叽呱呱。

      对牛弹琴,老和尚念经。

      你讲的折磨,我听着遭罪,来吧,互相伤害啊!

      苍了个天,这哪是补习,分明就是听天书。

      不过,就算听的再云里雾里,妮妮都必须挺直腰板不能打盹,美名其曰,态度得端正。

      嘿,这俩小兔崽子。

      至于妮妮为什么没有发作,眼前坐着的可是擒拿王者,就问谁敢动?你敢啊,敬你是条汉子。

      收到妮妮短信的时候,傲雪刚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换鞋。

      “在何夕家补习,还有思泽,晚点回去。”傲雪念到。

      天哪,没看错吧,补习这个词还能出现在自家闺女的校园生活!

      新华一中真是个神奇的存在。

      至于,

      妮妮为什么突然这么听话?

      当然,是被把连带责任挂在嘴上的何夕安排的。

      心情不错,傲雪看了下冰箱,存货濒临欠费状态。

      “时间还早,去超市看看。”傲雪自顾自的言语着。

      提包,拿车钥匙,一脚油门,超市到了。

      不逢周末,超市外的停车位还是能自由选择的。

      车位?这一想起车位的事情,总是有那么一丢丢不好的回应闪现脑海。

      傲雪晃晃脑子,乱想什么呢,今儿这么开心的时候,敢不敢想点高兴的人和事!

      可是,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有些人吧躲也躲不掉。

      “赵老师?”傲雪这刚进超市就碰到了妮妮老师。

      也对,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在这个超市。

      要不是这个超市的菜着实便宜,傲雪还真的不会再来。

      “妮妮妈妈,好巧啊,你也来买菜?”老赵正捧着个白萝卜仔细端详。

      眼前的女人,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精致,但是身上却少了找女儿那晚的烟火气。

      “对,妮妮这不补习吗,得多做点好吃的给孩子补补!”傲雪回到。

      “补习?在哪补习?”老赵下意识的反应到。

      “就是和何夕思泽他们在一起补习。”傲雪下意识的拿出手机翻出信息。

      “我果然没看错,白妮妮同学确实是有上进心在的。”老赵一脸的欣慰。

      “这还得感谢赵老师教育的好,不夸张,我们家妮妮都把附近的高中读遍了,也就这新华一中管学生有一套。”傲雪的这商业客套绝对是下意识的,毕竟职场浮沉快二十年,一些习惯早就融进了血液。

      “妮妮妈妈客气了。”

      不管是客套还是假意,听到夸奖的话,老赵确实挺开心的。

      “对了妮妮妈妈,你要买什么菜,不怕你笑话,我挑菜有两下子的。”老赵这有点上赶着了啊,装看不到装看不到。

      “这我清楚,上次我买回家的车厘子确实坏了很多。”傲雪一个没过脑,又把第一次见面时,略显尴尬的场景提了起来。

      嘿,这嘴,这脑子,怎么还带掉线的。

      “对对对……我挑车厘子也挺厉害,今儿超市的萝卜不错,要不要来个?”老赵赶紧转移话题。

      “行,那就来个。”傲雪立刻挂上微笑,对,多笑笑,笑笑就不尴尬了。

      “妮妮妈妈,我这么称呼您行吗!”老赵把刚刚给自己挑好的萝卜放傲雪购物筐里。

      “行,您也可以叫我傲雪。”傲雪说到。

      “傲雪这名字好,光听听就有生命力。”老赵回到。

      别说,这人真的是个奇怪的生物,不管最初见面是什么印象,接触两次,聊上两句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改观,更别说赵老师那天晚上那么晚还帮着找妮妮。

      在老赵的帮助下,一会儿傲雪的购物筐就塞满了。

      最初在傲雪眼里婆婆妈妈的行为,现在看来也没那么碍眼了。

      “赵老师,妮妮这孩子品质不坏,您多费点心。”傲雪认真的说到。

      “没事,只要是我班里的学生,我都上心。”老赵回到。

      两个人又各自客户了两句,也就各回各家。

      回到家,戴上围裙,傲雪连妆都没来得及卸,直接抱着菜,奔厨房去了。

      一顿切切煮煮,起锅烧水,大火爆炒,小火收汁儿。

      不得不说,这人高兴了,那炒出的菜都是格外的香。

      装盘,摆桌,看表。

      傲雪披上毯子,跑去阳台,往不远处的地铁站看去。

      半小时后,妮妮回来了,送她回来的是何夕和另外一个男同学,不用说就知道是思泽。

      傲雪赶紧从阳台跑进屋,将扣着的汤打开,秒秒钟退回自己卧室。

      傲雪这边刚关上卧室门,妮妮就钥匙看门进来了。

      得,妮妮这一进屋,玉米排骨汤的香味直往脑子里钻。

      这一通补习,不光累脑,更累心,想早走都不被允许,虽说吃了些点心,但对于吃饭就必须正儿八经摆桌的干饭人白妮妮小仙女来说,那还是一个字,饿。

      四下瞅瞅,厨房没人,阳台没人,紧闭的卧室门?

      瞬间得出结论,王傲雪已经睡了。

      书包飞沙发上,妮妮撸起袖子就往餐桌铺去。

      一顿胡吃海塞,满足。

      玉米排骨汤里加了两块白萝卜,没想到清口的很。

      隔着门板,傲雪听见自家闺女吃饭的动静,就知道这丫头肯定是饿坏了。

      至于为什么要躲起来?

      傲雪要是在的话,妮妮就算是饿的前胸贴后背,小丫头也得咬死不吃的。

      一脸不情愿的提着书包回卧室,然后拿出何夕给的笔记,叹了口气。

      “不行,再这么补习下去,我肯定是要废的。”妮妮直接趴书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得想想办法才行啊,不然真心挺不住了!”

      “能想什么办法啊,打了打不过,跑了跑不了。”

      “新华一中是不是跟我犯忌讳啊,怎么最近老是水逆到不行。”

      “白妮妮啊白妮妮,你也是搅乱了好几个中学的风云人物,怎么一到这高二九班就缴械投降了?懦夫啊你!”

      妮妮倒是下的去嘴,抨击自己都不带手软的。

      手机震动,何夕发来消息。

      “笔记看完十页再睡,明天到校抽查。”

      苍了个天,这哪是补习,这是在送命的路上策马扬鞭哪,嘚儿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