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勒比一本道青青草

      苏照问道:“卫姑娘久在卫国ྙ,可知卫国朝廷而今是何人掌权葍用事?”

      他在不久之前,废黜了卫国国君的妹妹,卫姝,来日消息传过丂去,卫国不可能无动于腏衷,这就需要未雨绸缪。

      而且……想起刚才机灵而退的蔡安,思忖道:“卫国的情报也需要收集一些,不仅是卫国,还有郑国,宋国,以及那些稍远的齐鲁晋楚,都需要收集信息,尤其是秦铝国,这个要重点监控。”

      这些想法在之前他调淳于朔듁出征之时匟就有,随着他进入通法道行,以及ਣ获得朝堂宿将重臣的忠诚,袁彬眼下给他的如芒刺背之感已然大为减轻,那么他就不能将目光放陪在这方寸之地,而需放眼天下,未雨绸缪。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嫮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这些想法,在一瞬间在苏照心头闪起,眸光不由深深。

      卫湘歌雵抬起头,目므光疑惑道:“你问这些作甚?”ꔍ

      苏照微微笑道:એ“随便问问,卫姑娘不方便说䏍?”

      ꞛ 卫湘歌沉吟了下,说道:“倒无不可嗄,这些在卫国都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继而,皱뫲眉道:“此代卫君宠⯻信宦者令阙康䪟裕,又喜长生之术,年前不知从那里来了两个魔道釼妖人,向卫君进献了双修采补之术,卫ⰿ君从此沉迷罓女色,上卿孙焕、宁遵也为之推波助澜,在国中搜罗处子,太宰蒯阳谄媚迎上Ꮍ,一味逢迎,司寇屈朴如泥雕木偶,袖手而观,卫国朝堂如今已是万马齐喑。”

      说到此处,见苏照凝眉思索,解释道:“癙我的祖父是卫国少宰,上溯至成公之时,也曾是卫国五服宗亲,祖父常在餐饭之时愤愤言之휨。”

      说来,卫国朝堂局势比苏国돀还要错综复杂,毕竟是拥地十五郡的大国,疆域广袤,人才济济,摨内觑斗更为剧烈탊,此代卫国国君就是通过政变,逼得前代国君禅位而上位。

      年前,卫国国君不知从哪里听得流言,天地乾坤易转,国君䴂有一ⵋ法可去人道之干扰,以修长生之术,当时,二妖人现于卫国,进嫌长生之术。

      펓 卫国国君,故而信重宦者令阙康裕,两位上卿也是帮助其搜集国中处子㯄,供卫君修炼햮,卫国百姓已经渐渐怨声乭载道。

      苏照闻言,㣔面色微顿,道:“我听卫国太子卫仲雅量高致,素有贤名于外,难道没有规劝吗?”

      这些都是前世卫国内乱大戏的主角,“清귷君侧,诛奸邪”,口号还是很响亮的。

      但可惜,素有贤名的太子卫냦仲,许是不善权术,最终还是被政变上位的卫国国君轸灭,卫湘歌也是家破人亡,从此归于女帝麾下。

      “子不言父过,这又要如何规劝。”卫湘歌诧异地看了一眼苏照。

      苏照闻言,一时语塞,还真没办法反驳。

      卫湘歌似乎也不想说这些烦心事,好ꭣ奇问道:“对了,忘了问你,你也是苏国国君,为何能修道法?”

      在这时,在仙宗玄门几乎是常识,国君承载江山社稷,就不能修道,按着前世时间线发展,还是要等第一波灵气潮汐开始,整个天地才会乾坤易变,人道和仙道终会形成一个契合点。

      苏照正፛要出言解释此事。 

      䠤 “你不会也修得……”卫湘歌打量了一眼苏照,摇了摇头,说道:“法力气息倒是玄门正宗,奇怪。”

      쩛 不过,转而想起这人有쟣些特殊,连那物都给予回应,她顿时也不再觉得惊异。

      苏照道:“事无一定。”

      卫歌点了点头,⺪想喝一口茶⾨,忽而拿起一旁的点心,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我饿了……这个能吃吗?”

      “当然可以。ᯌ”苏照微微一笑橡,抬头㠓看了看外间天色,发现不知何时,已至午时,的确到了该用б餐饭的볥时间了。

      未至金丹,就谈不上辟谷。

      蚻 卫湘歌拿起桂花糕,咬了﨔一口,入口酥糯香甜,一双眼睛都弯弯成ꪥ月牙儿,唔༵唔道:“你这里厨子不错,혍比我家好多了。”

      “额,那个不是御厨做得,是我姐姐做得。”苏照看着卫湘歌吃的开心,微微一笑,目光渐渐和煦,同样有些开怀。

      阿姐苏子妗平时没事儿,䱩就喜欢做一些点心,这几日都是让人往这里送。

      说来,自从那天之后,他已有几天⯰没敢去阿姐苏子衿了,无他,太丢脸了。

      卫湘歌拿起桂花糕,不大一会儿,就吃了半小碟,不由打了个饱嗝儿,只觉心满意足,片刻之后,才发现不是自家,见苏照看着魠他,一张脸颊就是有些羞红,支支吾吾道:躃“那个,太好吃꽅了。”

      苏轾照看着卫湘歌,微笑道:“喝点茶,压压甜腻。”

      “你阿姐手艺真不쫝错,这点心做的又䤧精致、又好籩吃。”№卫湘歌眉眼弯弯,一如月牙儿。

      苏照看着率直튐的少女騆,⬀目光微鴥动,笑道:“那一会儿带你去见见她。”

      其实,他的姐姐很是孤独,因为苏国重臣年龄都在四十开外,女儿早已嫁人生子,因此,ꦞ苏子妗连个可以说话的闺蜜都没有。

      如果这卫湘歌能留下,起码有个玩伴。

       卫湘歌点了点头恭,清眸之䝏中也隐隐生出期待,她虽然不擅女红、厨艺,但却对这样的女孩子天然有些亲近。

      玉华宫 ᾋ

      此宫所在,其实离甘露殿不远,宫前矏庭后,遍植木槿花树,此刻已近夏日,木槿花已开出细小或粉或白的花朵,随风摇曳生姿。

      㜫 콬窗前,此刻的苏子妗着一袭青白色烟罗裙,如瀑青丝随意以一根青绳系住,悬긷垂于腰际,因是孝期未去,晶莹玉容不施粉黛,夏日眀阳光映照在纤丽的身躯之上。

      少女掌中拿着针线,一针一掤线低头绣着什么,看着似乎是一个荷包。

      远处几个宫女给盆栽或洒水,或松土,一副恬静自然的田园劳作혥之状。

      ᚏ◁一旁的宫女芍药,轻声道:顙“唉,我的长公主殿下呀⻶,这些让尚衣局࡜的人缝制就是了,殿下怎么ִ还亲自上手呢?”

      “尚衣局宫女韖的手艺,我不太中意,我缝制筧就好了。”苏子妗抬起螓首,眉眼一如如潇水依依,柔声道:“左右也没什么事情。”

      芍药道:㐎“长公主殿下,还真是疼爱君侯呢,就是君侯,有几天没来玉华宫了呢。”

      ꬛苏子妗颦了颦修丽的柳叶细眉,道:“他如今肩负宗庙졟社稷,诸事缠身峻,没时间过来也是正常的。” 誥

      就在这时,远处縨忽而传来此起彼伏的见礼声,分明是宫女的声音再响起,“獒见过君上。”㚎

      “殿下,君上好像过来了鼻。”芍药听着声音,笑着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