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将机机捅女人

      在得到准备庹袭ﯬ击自己的人的地址后,东平本来是直接杀过去,将除了那个女孩外的雇佣乤兵全灭掉的。 

      但考虑到他的行踪实在太好找,蠫所以身边极有可能已经有潜伏着盯梢的人了,ಢ他要是直接杀过去怕是会被发现,到时候潜入变强攻,是闹大了引起政府和其他大势力关注,那就得不偿失了。

      濫 而要是就为了搞定这些可能的监视者,他就大费周章的用“我流隐身”,把路上遇到的所有人的视力都祸雟害一遍,那他还不累死。 ః

      至于寻⼾求博物院的帮助,在这个关键时间点,还是算了吧。

      想来想去,东平还是选择了㧊别的方法。

      뫝 东平自从穿越到新启星后,也不知是因为小时候被负能量骨灰沾染,还是真的太过怀念地球的一切掹,亦或者这二者都有,总之他心理上出了氃很大问题,那时候的他对万事都不怎㖢么上心,自然就几乎没有外出游玩过。

      直鎥到㯠几个月前,东平获得特殊能力后,这才接连去了几次郊外,感受到了新启星与地球不同的自然景致。

      在亲近水和自然后,东平感觉精神特别放松,很舒服,所以在解决惠民生物之后,他就一直想找个景色优美的地方休假一天,但由于这些日子大Ⓤ事一件接着一件,一直没机会去,趁着这次必须出门,他打좭算趁机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守株待兔,两不耽误。

      在贏三山市的旅游地图上一番寻找,东캼平手指停在了地图东南方的一个大湖上。

      这里十几年前是旅游胜地来着,它曾经在电视里﹥播放的广告风景极美,让ׄ年幼的东触平印象深刻。

      东平由于之前大爆炸,让他的美容院生意变得很差,除了几个因爆炸烧伤,但并不严重的富人来祛疤以外,就没怎么开过张,໨而今天下午更是一个预定都没有,所以他在中午就兴致勃勃的准备妥当,准备开启行程。

      两小时后。

      写着“万舟湖-巨轲岛”的木牌斜插离湖水不远的岸边,这招牌上文字的颜色已经已经有些褪色。

       岛上的小码头旁空荡荡的,一艘船都没箓有停泊,整个景区听不到丝毫与自然无关的声怰音,没有攒动的人头,没有无处쥖不在的垃圾——这里空无一人。

      琏这个岛本来就因为离市区更近的水上公园、舟上水城之类的同类旅游项目开业,被吸引走了៎大多数游人,再䀗加上睓前的牵大爆炸惨案,以及随后的骚乱引起的治安问题,多重因愣素结合,造成了这个岛上成了౶鬼岛,此刻竟仿佛被东平给包下来了一样。

      本来应该在湖里的那些小឴观光船,都被抬进了陆上仓闙库;原本刻意营쨵造野趣味的林间小道,此刻也长满了杂草,货真价实的野籇性了起来;岛긶上的公园都被重重铁链紧锁,那些略陈旧游乐设施,在尘封中静待岥新老朋友归来。

      东平此刻盘腿坐在湖边的一块礁石上,先是从身旁的桶里抓了一把饵料抛洒入水,吸引湖里的袛鱼群聚集,等做好㾌鱼窝后,他手持新买的钓鱼竿,把挂着活蹦乱跳肉虫的ⵤ鱼钩뾋抛入水中,然后一边观赏美景,一边安静等待。

      湖水幽碧,从岛上一直到遥远的对岸,如同一块巨大的碧玉,那颜色沁人心脾,让人一看就清凉了下抰来。

      湖边草木向阳而生,各色叫不出名字的植被被播撒在视䩋线所及的土地上,不经修饰的自由生长,而一排排被湖水淹没根部的红色树叶的怪树则分布的很有规律,它们列队整齐,如堤坝一般守护着这个岛的水岸——前者就像是杂乱无男章的辅兵,后者恰似训练有素的战兵,它们组成뗻了自然大统领手下的一个小战阵。

      水下的颜色Ꮖ和草木的颜色竞绿,倒影썔的红树又和真实红树争红,那红红绿绿间,竟让东平品出쿴了甚为独特的美。

      突然,水׿中浮漂一动,像睡着一样一动不动的东平突然一拽鱼纃竿,鱼线绷直,线的末端水花翻腾。륪

      从弯曲的鱼竿和溅起的巨大水ᙼ花来看,这次东桳平钓到了一只大家伙,刚一接触,因为没有准备,以他的体重,在站起后竟然被拖得有些失去平衡。

      在东平认真后,站稳壶发力,他璆的巨力得以发挥,这时鱼的力量就痐不能再对收杆造成太大阻碍了,但他仍没有只用蛮力,而是几收줅几放,使用了一些溜鱼得技巧,这是因为他텚担心用力过猛导致脱钩、鱼线被崩断。

      在几个回合后,东平把鱼的躈体力消耗差不多时,这を才较췗为轻松地把它拉上岸。

      这时,东平才看到这只鱼的全貌。

      这是一只一米四五,跟个少年一样大小的巨뒧鱼,鱼身无鳞,结实的鱼皮下,肌肉线条竟然挺明显。

      “咦,‘杀人鱼’呀。”东平惊讶道,随即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

      即便因为少有外出游玩ꩊ,缺乏一些常识,ᝓ但这种经常被഼安娜婆婆拿来吓小孩,让一些孩子产生童年阴影,从此不敢随便玩水的著名淡水鱼种,他还是知摯道的。햴

      当然,它被取这么个外号,只是因为它体型巨大,长相凶恶而已,东平记得虽看到过它攻击游얞泳的人的新闻,但从未见过它吃柳人的묘记录。

      闻名已久,第一次见到实物,东平对它킝拍了几张照后,开启߫拳头的【硬化】吾,对准因呼吸魥困难开始亡命挣扎的鱼头就是一下。

      砰的一声后,这㒹鱼就晕晕乎乎,不再动弹,任他施为了。

      之后东平用终端查找了一下杀人鱼漗的做法后,对网上众多菜谱中,选了一个앻能够靠手边材料搞定的烧烤菜谱ᡦ,开始准备烹磱饪。

      在来之前,东平就考虑到了钓⇄上来鱼后就以它来戰做晚餐来着,于是准备了烧烤所需鍛的工具和材料,但他没想到运气这么好,两个小时后就钓起了Ἃ大鱼;这一下午的度假时间才刚刚开始呢,这就要吃晚饭啦?

      摸了摸肚子,东平心想中午跟佳佳他们的聚餐主要是聊天来着,没有吃太饱,感觉其实现在就吃也不是不可以……好吧,其实是他找菜谱时,看到那些食얯物照片,馋了。

      莼 芇 之后东平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给杀人鱼放血后,又把它剐皮、分解、切段,把刺极少的鱼肉穿上带来的铁钎,码上调料,堆在鱼皮上,腌制入味。

      就在㟊等候腌制之时,东平习惯性的以岛上除他以外的人为目标,使ᷤ用能力;之前每隔五分钟,他就会来这么ᔪ一下,像雷达预警一般,定时扫描敌人的踪迹。

      东平솏设定的五分钟扫描一次是有依据的,他现柍在守着的,是岛上唯一的港口,其他地方都是乱鷗石滩和陡峭的崖壁,岛上另一个ㅁ可以被登陆的滩涂,在他所在地的正对角。

      无论是敌人从不适合登陆的地方上岸,还是从滩涂登陆,要到达他所在的地方,他们至少都得花费十多分钟才行,所以他五分钟扫描一次₊,就能够保证足够的预警时间。

      这次,东㪋平在选定目标后,脑海中终于浮现出了“是否杀死人类”的确认提醒。

      롘“终于来了。”

      杺东平选择取消后,双手插兜,又对身后三个ﭪ方向依次使用能力,试图确认敌人的具体登陆点,两秒后,他得到了自己更确切的信息,抬腿往正对面的滩涂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