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男朋友太大太长了

      过了⮼片刻ᡵ,万凌心见皇帝已经稳住了身扗子,不再是随时要倒下的样子쑾。

      他再次开口,声音已经是失了力道,仿佛归云ᨼ道长的离去抽掉了他的筋骨一般。

      ൈ“万小姐既然拿着这紫鱼符,又戴着这传说中的金冠,那一定就是传说中五百年一出的天命之女了。我们大梁的安危,如今就系在你的身上Ӹ了偆。

      你可知道ᖂ?”➜

      挳 万凌心点点头,“大师父已经给我交代了,此生本为报国来,凌心定然好好修道不误君王,不负苍生。”

      她说的是也是心里话,上一世的已ⴚ经错过了太多,这一世无论如何,都要活出另一个样子来。

      一个小ᘛ太监悄悄走上前来,伏在皇帝耳边不知说了一些什么。

      皇帝点点头,“他们说你是归云道长的嫡传人,既然归云道长仙去了,这大洪水的事情也就不麻烦你们这些后辈了。

      紫鱼符的事情你也别放心上,㡶朕回头納做了新的紫鱼符튮,还是䈪会赐紼还朝天观的。

      记住,你们是站在朝廷这一边的。”

      Ẅ万凌心上前一步,“陛下,民섻女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陛下,能不能给民女这个机会。”

      皇谂帝“哦”了一㼅声,似乎是答应,又似乎心中充满疑惑。

      他握着紫鱼符的手,有一丝的颤抖帆,似乎老年生活已经快马加鞭的来找他了。᫴

      “说吧。”终于他答应了。ᬃ

      不知为何,皇帝总觉得站在面前的这个少女既然是归云选中的,那就该给予她比常人更多的信任。

      玫 齋“早间太子殿下当众说了찔,今年这캰洪水是百年不遇的,希望凌心可以为陛下分忧㸅。ㄲ

      不能因为大师父去了,我们朝天观就帮不上忙了。

      这件事情是大师父应下的,那我就该替他完成。”

      皇帝上上下下重新ս打量了一下万凌心,“好孩子,你是叫凌心浡这个名字?是万如瑗的女儿?”

      “是,家父万如瑗,官拜赞善御史。”

      “怪不驟得…冏…”皇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转头唤了一个小太监上前,“去传定海侯府的小公子入宫来。”

      听见ر定海侯府几个字,万凌心一下子就凌乱了,怎么在哪里都能碰见他䰧呢。

      许公子跟皇家的关系,她上辈子就知道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定海侯也是早年跟着太祖皇帝出郕征过的人,但承平日勿久,历经四五代人下来巬,早就没㤨了侯府的荣光。칗

      愳而且仿佛有什么诅咒似的륟,侯府䋜人丁单薄,即䛪使有侥ꁚ幸成年的,也都是身体羸弱,櫔再也没办法去军前蟢立夢功。

      就有那些嘴碎的人说,是当年开府的老侯爷杀孽太重,才让子孙如此凋零䲎。

      许公子的祖母也是公主之尊,ᒟ只是䝅几代下来,也就不算是什么正经皇亲了。

      好在许ல公子的姑母醠早年入宫做了一个女官,虽然不是嫔妃,但由于皇后的赏识,也在宫中颇有地位。他便从小就在宫中进进出出,因为伶俐而备受皇帝的喜爱。

      最关✣键,他因为身子弱,从小就被え舍进了⧧朝天观,也是归云道长的寄名弟子。

      这样一来,皇帝对他就越发的信任了。

      这时候找他来,摰还能有什么事呢,大约就是说洪水的事了。 옊

      皇帝见她有点愣愣的,“定Ǩ海侯的小公子,也是归云道长的爱紖徒,我来引荐你们认识一下。今年的大洪水,就你们两个一起看着办吧。

      其实,朝天观的道长们,随便找一个都能解决了这个问题。

      只是今年,这洪水要途ຢ径我们大梁的龙脉,若是为保龙ꓨ脉,就让洪水改道殃及百姓,朕真的是于心不∢忍啊。

      所以本想着,约了归云道长一起去龙脉那里走一遭。

      也不知太子是怎么传话的,事情竟办成这样。”O

      说着他一ᅉ挥手,“去,把太子也给我叫来。”

      太子刚刚出了延寿殿쎢,还未走远,就被小太监唤了回去,心中老大的不自在。

      他们父子一向关系冷淡,好不容易今天办了朝天观贫的差事,父皇看着高兴,自己뻩还㜢顺焸便提了想要求娶朝天观的万小姐的事情。

      谁知,他一쭏口回绝,说人家道观是清净之地,哪能容得皇家的人随意染指。

      这会子䚄,又是亲自召见那个万小姐,怕不是真要把朝天观交给这小丫头吧。

      说什么墿天命之女,那不都是唬人的嘛,就是那个金冠也不是她一个人独有。

      临安城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这些小姐们因为不想入宫,都想着去朝天观修道。攌有了道姑的身份,也好不嫁人,学那早年间的金仙公主,一生只好名山游。

      “哼,好好的女子却不想着嫁覎人,还说什么学金仙公主,我看都是家里骄纵的过了。

      寻常女子,哪里能比得上我们皇家的尊贵。

      这个万凌心,也是个학妖孽。”

      太子一边往回走,一边嘴里嘟嘟囔囔,十分的㟑不满。旁边的小太监遂心嘴里含着笑,陦看着太子殿下这般着恼却一点也不跟着生气。

      “太子殿下,少说两句吧。这是在宫里,万一让人听了去,您这树敌也就太多了。”

      뱹 遂心仿쇙佛ↆ不经意的劝了两句,却都说在了点子上,是呢,一,这是在宫里,二,打击面也太广了。那些送女霓儿入道的人家,若都是站在了自己的对面,怕是也难齳料理。癵

      嘉陵太子叹口气,“算了,不束跟小丫头计较了。

      遂心,你说父皇㐂叫我回去又是什么事儿呢?总捵不能那小丫头还告我一状?”

      小太监Ѫ笑而不语茆,“殿下,您去了不就知道了,爚这会子,我们还是勤谨点偘,外面现在都在传,陛下早上封的那个邵王,ә怕不是早年遗落宫外的皇子那么简单。”

      “一个没有宠妃做母亲的野孩子,我还怕他不成?我可是父皇钦封的太子呢。ᐽ”说着他踢了踢脚凞下一块凸起的小石头,“真碍眼,一会叫人把这个挖了去。”

      亸 很快,嘉陵太子就又回到了昭文殿。门口的小太监上来悄悄道:“太子殿下快进去吧,陛下等着呢。”

      “里面除了朝天观那个小丫头,可还传了什么人来?”

      那小太监欲言又止墜,빀可看鍢了眼嘉陵太子凌厉的眼神,立即⮊小声道:

      “刚才去传了定海侯府的许公子,怕是很快就到了。”

      “哼,他也来凑这个热闹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