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露出大白屁股打针

      团长说话的时候脸上都放着红光。

      Ĕ 会开完了。通讯员端来了几大盘炒腊肉,香味四溢。临走的时候,张庆林还特意给陈连长一瓶酒,对他说:

      “这个天,水里冷的很啊,下水前苋喝几口。可以暖身子。”

      还特别嘱咐:

      “注意安全,小心点啊,我们在团쪭里等着你们回来喝庆᝘功꣠酒呢!ꑊ”

      说的陈林心里暖洋洋的。

      小贵子就是刻板,一切都像计划安排᷌的那么准确。就连细节都和预先设计的一模一样。ᢅ

      “连长,鬼子的汽艇露头了。”

      ḿ观察员气嘘嘘的忶跑到陈旡连长身边报告着。

      陈连长对全连指战员쯚下着命令:

      “一切按计划进行!大家注意隐蔽。

      랾指导员负责执行战↦场纪律,뼷不服从命令者,枪毙!逃♚跑后退躀者,枪毙!ᐐ畏缩不前的,枪毙!私霔自隐藏战利品,枪毙!军纪如山!”

      陈连长的声音低沉但是非常有力,他没有提前宣布战场纪律,是害怕大家背上思想包袱,影响训练。这个时候ⷑ,全连都看见了陈连长眼睛里冒出的冷酷的寒光㯮,令人畏惧。就连指导员杨化也是心里打了一个寒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不杀人就不톟是军纪了。

      㘺他掏出张庆林临走时塞给他的酒瓶,仰脖喝了一大口,随手递给身边的二排长陈世璞。看见大家都喝完了,手一挥,볅亲自抱着机枪,ୡ进入了预先选定的䅪芦苇的潜伏处。⟤其实所有的人都非常紧张,就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咚,咚”的跳动。ﯷ

      “突,突,突” 㳅

      鬼子的汽艇越来越近了,走着,走着,汽艇发动机的声音突然变调了,就像是挣扎的声音响了几下,就没有声音了。

      汽艇上的짳小鬼子好像一点崦都不慌张,因为这条路经常走,从来没有遇到任何危险,再说,大家都在船上,土八路又没有船,所以就大意了。

      开船的嫂小鬼子也没有拿枪,连汽艇里面的鬼子ᨚ也到了甲板上,对着盙船尾叽叽刮刮的说着什么,有一个鬼子指挥后面船上的伪军在脱衣服,好像是要下水检꽻查。陈连㊒长一看汽艇和木船顺놟着水流的很慢,几乎停止了,距离也就是30米。

       他突然站起来,抱着机枪,对准甲板上的鬼子就开火了。用的长点射,几秒钟的㴇功夫,즼甲板上的鬼ﶕ子全倒了,还有两个是中弹掉到了河里。

      霎时间,河堤上的枪声密集,就像放鞭炮讚。手榴弹黑压压的向鬼子的汽艇和木船飞去。那天的手榴弹也争气,大部分都爆炸了,一时间,就像打雷,闪电,惊天动地!看见水里有灭几个敌人在挣扎,陈连长大声命令:뷌

      磬 욆 “投鱼叉!吹冲锋号!”

      几貮十只磨的锋利的鱼叉飞向曼了敌人。水最深的地方只有齐胸口,指战员们争先糒恐后的向鬼子的汽艇围过去。汽艇上的重机枪根本就没有打一枪,唯一的反抗是一个躲在船%舱里面的鬼�子朝外打了几枪,后来被手榴弹炸死了。

       夹 转眼的功夫,三只船上的敌人全部报销,竟然连一个活的也没有。陈连长已经上了汽艇,大声命令大家赶快打扫战场。并指着重机枪对二排长陈世璞说:

      “你们排负责把它抬回去,少一个零件拿你是问!”

      经清点,엚打死鬼子12人,伪军1䲏2人,缴获重机枪一笆挺,三八步枪十只,檽捷克轻机枪一挺,汉阳步枪八只,短ս枪两只。

      弹药就多了陆,正赶上鬼ᚤ子的船队这次是运送给养和弹药的。

      ࠤ ਌ 两只木船上一条是涮弹药,一船是米面柵,罐头,鬼子的服装等各种军需品。

      战士们真的是兴高采烈,没有想到这么多敌人这么容易就消灭了。可以哖带走的都搬运到了岸上,开始清点伤亡,一排长张挺头部中弹光荣牺牲,鈴其余就是四个轻伤。陈连长命令:

      貎 “抬着一排棪长,带好战虳利品,炸掉汽艇和木船,撤!푌”

      指导员杨化低头看了一下时间,从枪响到现在,仅仅四十二分钟嶫。

      回到驻地,可真是鞭炮锣鼓喧天,所有的人都兴高采烈。庆祝大会的主席台上摆满了老百姓送来的各种各样的慰劳品,活鸡活鸭,挂面,鸡蛋,大块大块的腊肉,老酒,新鲜的듷蔬菜,台前还用绳子栓了两头猪,七,八只羊,什么都有!

      主席台上还摆放着这次战斗的缴获,九二重机枪祢发出湛蓝湛蓝的烤蓝,捷克机枪也是崭新崭新的,三八枪架了㪘一堆,汉阳枪架了一堆,四十箱弹药码了一个角,还有洋面,罐头,真让大家伙开了眼了。部队首长和一连的战士干部都不在,他们现在正码在后山上举行隆重的烈士安葬仪式。

      一座新堆的坟头,碑上面只写了姓名,是害怕敌人知道了做下挖尸毁솵坟的事情。祭台上摆放着馒头,䀘一只煮熟的鸡,还有蜡烛。陈连长端着满满的酒碗,轻轻洒在坟前和四周。一排长张挺平常非常和蔼可亲,训练很刻苦,作战也非常勇敢,没鱇有想到,张痴挺풂在这次战斗中쌟就光荣牺牲了,他妘是9团成立뤓以来的第一位烈士。真可谓:

      “壮志未酬身先逝,饎永留英名在人间”啊!

      可是这是1:24的胜利啊,还有那么多鵰的缴获,有人曾经统计过,抗日战争初期,缴获一挺九二重机枪的代价是120名战士的生命。日本军队和我们的伤ᚕ亡比例是1:37。

      债 所以这次应该是一个绝对的胜利。这是全团想都不敢想的胜利啊!

      宋꤈理南团长拍了拍陈林连长的肩膀,沉重的对他说샷:

      “不要太难过了,我知道你们是兄弟,可是打仗总是会有牺牲的。我们这些人,参加了革命,敄就不知道什么时揥候会牺牲自己的生命。记住这仇恨,让鬼子加쬥倍偿还!走吧,庆祝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䙏了。”

      “团长,这是我到3营后킕牺牲的第一个战友,也是拜把子的兄弟。我会报仇的!”

      씋陈连长沉痛地对团长说縣着。他转过身来,大声的命令:

      “举枪,放!”

      枪声回荡碊在瞽山川中,祭奠着为抗日牺牲的英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