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万万碎4

      푉一个小时之前,云墨已经跑了半小时了,云墨一边躲避着死侍的袭击,一ዌ边蓛试图寻⋳找出去쪇的方向,在这片白雾中云뾠墨按照一个方向全力奔跑了半小时碋也没跑出去,云墨看看着身后追杀的死侍越来越多汷,这种无౦边无㛳际的死侍群,云墨心中一万只神兽奔腾퀌而过,他怀疑过是不是奥丁来了,但是这种怀疑很快ෞ就打消了,要遺真是奥丁来了,自己Ᲊ面对的就不是这些死侍了,而是奥丁。

      云墨看着前面白雾얦中突然亮起了金黄,云墨手中的鸣鸿直接朝着前面攻了过去,云墨直接冲杀了过去,一刀砍死了挡在前面的死侍첑,手里的鸣鸿划过봷一个半圆,又是几个死侍头颅冲天而起,云墨停下了,他被包围了,四面八方涌来无数死侍,无᝛数的黄金瞳在白雾帙中亮起,就像无根鬼火,诡异恐怖。

      云墨看﵅着围而不攻的死侍,横过手中的鸣鸿,他不是束手就擒的人,与其被动防守,不如主动进攻,言灵·碎裂,⯻猎杀领域开启,云墨瞬间来聙到离自己最近的死侍身后一刀贯䐱穿了他的心脏,眨眼的功夫,一圈黄金瞳熄灭,距离云墨最近的死侍全部死亡, ⺲ 

      云墨此时来到了一个死侍的头顶上,将死侍ै的头当做跳板,杀向了一大片死侍群,七秒过后,无数ਿ死侍倒在了地上,云墨看着前面包雅围过来了的死侍,朝着一个方向冲杀了过去,一ﲱ只雄狮抵挡不了狼群的进攻,这些死侍看鱻着无边无际,云墨动用了两次猎杀领域了,体力消耗᯽了五分之一了,不能跟他们消耗,一旦体力耗尽就危险了,云墨想到,云墨看着前面不断阻拦自己的死侍,手里的鸣鸿没有丝毫的犹豫,一双双黄金瞳熄灭,一个个死侍倒在了地上。

      寉云墨一边奔跑一边砍杀前面围起来了的死侍,白雾阻挡了云墨的视线,云墨不知道前面䎌是什么,他心里只有了一个想法,杀出去,杀光这里的死侍,云墨的黄金瞳不在璀璨,赤金色替代了原本的金黄色,如果说云墨金黄色的黄金瞳是一Ⱗ把锋芒毕露的宝刀的话,云墨赤発金色的黄金瞳,就是入鞘的绝世武器,不露锋芒,却又锐不可当。

      云墨此时身体上爆发出无边的杀意,赤焱金色黄金瞳中暴露出丝毫不掩饰Ӏ的杀意,手中的鸣鸿在白雾中留下챭一道道赤红的刀影,云墨此时宛如浴血的魔神,身上却没有沾染任何血液鏵,云墨一直躲避着这些带有腐蚀性的血液。

      魫云뼹墨杀⧆通一条路,云裥墨看着身后不断围过㫹来了死侍,加快了逃离的速度,云墨快速的奔跑,试图摆脱后面的死侍,云墨感觉不对了,脚下的感觉不对了,原本松软ἦ的积雪消失了,脚下是水泥,云墨心中欣喜,这意冸味着他的方向是对幣的䔗,有水泥路就意味着这里有通往城市的公路,云墨看向周围煩,白雾笼罩,挺拔的银杏树在白雾中只能看清釖大概的轮廓,一切是那么ច的虚幻,但是身后的死侍传来的脚步声却又那么真实。

      云墨閭加速向前跑去,拉开了与身后死侍的距离,白雾中被哳撞断的围栏显示出一角。

      很快前面出现了亮光,在白雾中,这亮光是那么的的耀眼。

      云墨看着前面的亮光和身姙后消失的死侍,心中大喜,但是心中很快就又沉了下去,看着前面的亮光,不知道是幽冥摆渡人蘔的船灯高还是普罗米修憨斯紀盗取的火种,但是现在云墨没有别的选择,只有向前这一条路,云墨握紧了手中的鸣鸿,向着亮光跑첀去。

      云墨看着着近在咫尺㟓的亮光,马上就要到了亮光的所在地䉚,可是亮돟光丝毫长了腿,云墨再跑他也在跑,跟云墨一鿣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近在咫尺,却又是天涯海角的距离。

      云墨很快意识到不对了,云墨停下看着始终保持着两米距ᦣ离的亮光,脚下是坚硬的沥青路,而云墨两边是隐藏在白雾中若隐若现的㝲银杏树,身后是雾茫茫的白雾,云墨看向天上,也是一片雾茫茫的岍什么也看不见,云墨不断的思考㺐着,哪里不对,却又想不明白。

      他让自己努力的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屇他很快意识到哪里不对了,是死侍,这些死侍出了个鯭别几个之外,其他的从来没有对他发起进攻,而且死侍的数量也不对,如果是那个组织得到消息将自己弄到这里,瀔并且派死侍来杀死自己的话,他们所鱷拥有的死侍未免太多了,无吋边无际的死侍አ,如果他们真拥有这么多的死䅊侍,这个世界恐怕都是他们的了,还用躲着分部和洛朗家族吗?而且这些死侍围而不攻,这也不是来杀死自己的更像是拖住自己,他们要拖住自己干潯什么呢?

      云墨感觉到什么液体滴到了自己的脸上,云墨摸了一下在脸上划过的液体,是水,或者说是雨,不断的雨水开始落下,天空下起来小雨,云墨更加疑惑了,现在的巴黎处于冬季,应该是下雪,ᜤ而不是下雨㍫,难道自己已经不在巴黎了吗?不可电能,云墨想到。

      难道这里是一个尼伯龙根㗡?云墨想到,如果是尼伯龙根的话,自己要出去就难上加难了,云墨在图书㼫馆看到过关于尼伯龙根的信息,很少,尼伯龙根是亡灵的国度,同时也是纯血龙族的老巢,能进入尼伯龙根的人除了他的主人之外只驈有被选中的人,要想出去要么尼伯龙根的主人同意,要么摸清楚尼伯龙根里的ス规则,依照这个规则离开。

      或者说这里是一个开放的尼伯龙根,那个组织发现ࡉ这里,并将让贝趥斯将自己送到这里,很快这种想法也被云墨否定,如果巴黎地区存在尼伯龙根的话㖽,分部应该早就发现并上报了氜,然后派人将这个尼伯龙根封锁。

      云墨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他站在原地,握紧手里的鸣鸿,朝着前面的亮光投掷过去,就在鸣鸿的刀尖将要触碰훚到亮光的时候,一个身影显露出来,挡住鸣鸿,云墨看到这里,果然这个亮光就是自己桧离开的关键,被挡住眀的鸣鸿,变成云鹊钳,飞到云ᛦ墨手里又变成了长刀。

      此时雷鸣的般的马嘶鸣声传来,云墨脸色大变,他记得这个声音是Sleipnir的嘶鸣声,是奥丁来了,云墨想起了那个雨夜,那个自己无法匹敌的“神”以及死去的楚天骄,云墨脸色平复下来,赤金黌色的黄金瞳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杀意,心中的怒火燃烧,他要杀死奥丁,杀死这个杀害自己为数不多的亲人팃的凶手,这是他跟楚子航的约定,向奥丁复仇。

      ⇓ 此时天空的小雨慢慢变大,云墨四周的白雾也慢慢消散,白雾中的银杏树也消失了,狂风袭来,暴雨倾盆,冰冷的雨水击打在云墨脸上,云墨默默的看着远处骑着Sleipnir,手拿Gung쏰nir滜的奥丁,巨大的黑影向着云墨缓慢走来,雷鸣般的马嘶鸣声传来,金色瞳照亮了周围,云墨看着慢慢向自己靠近的奥丁,感受着冰冷的雨水,攥紧了手里的鸣鸿。四面八方涌来无数死䚶侍将云墨包围。

      这个场景是那么的的熟悉,仿佛是鷥那个雨夜再次重虅演一般,只不过这次是云墨独自面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