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攻略男主HH

      “国公,怀道兄弟就在里面,晚Ǜ辈就不进去了。”安顿好其他人,秦岳带秦琼ꞹ来到别院。

      神情激动的秦琼,也不知道听没有听鞜清楚,只是点点头,神情复跧杂的看向木门。

      秦岳悄无声息的离开,ૂ鲁策和秦琼的亲卫,都知道原委,也没人去打扰他,Ꞌ退到了一边。

      ゑ “呼…”长处一口气,秦琼定下心神,推开了门,向院子中走去펕。

      秦穆正在练字,鰿突然感觉光ᶫ线一变,不由抬头一看。

      门麝口是一个中年人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秦穆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心里一阵一颤,脑海中立马浮现出秦琼的名字。ꨗ

      “父亲!”那是폵一种血脉相连的悸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喊了出来。

      냢“穆儿!”虎目含泪的秦琼,喊了一声,忍不住踏步上前,一把把秦穆抱住。

      一股强烈的男人味,把秦穆刺激得回过神来,本想推开,不过馱想到自己雀占鸠巢,也该承担前身的义务,完成别人的愿望。

      不过秦琼也并非ჿ常人,一开始确⬗实万分激动,很快冷静下来,松开敕秦穆,满脸笑容,不断的上下打量着。฻

      “好!好!” 

      “你请坐。”秦穆看着任然还激动的秦琼,有些喊不口出来。

      㱸“唉!这些年苦了你们母子二人了。”秦琼鼻头一酸,随后压制住悲伤感叹道。

      这话秦䌩穆也不好接,毕竟以前过的日子,他没有经历过,但是乡村的生活,想来肯定没有那么容易,尤其ꢦ是孤儿寡母的,喇那怕有一个奶妈和仆人。

      “当年我回老家去贀找你们,但是已经人去楼空̃,村子也被战火烧毁;后来多方打探,也没有你们的消息。不但是我,陛下ϲ,탑程知节他们都安排了人打探,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停止过。只是都一无所碁获,为父已经渐渐绝望⨁,天可怜见,让䷣我们父子,还瀐有重逢之日,只是你母亲命苦,没有等픒到这一天。”拉着秦穆坐下,秦琼解说道。

      玊“你也不要悲伤,这只能说是天意弄人吧。”噊秦穆安觴慰着悲伤的秦琼,毕竟他对这个父母↳的感情,非쪞常单薄,悲伤肯定没有多少。

      ̸ “是啊!真是天意弄人,给我说说,这些厓年你ꭄ们母子,怎么过的。”秦琼感叹道。

      끤滼这个问题还真有些为难,秦穆只得故作平淡的说道:“母亲也没有让我做农活앿,只是教我识字,然后看家里的书。”

      “是了,你母亲不懂武艺,不过她祖上也是书香门第,虽然没落,到也识字。”秦琼回忆着道。 瘫

      䶗 沉默,当然是秦穆最好的应对方式,虽然塺他已经想৏过许多次,父樦子相见的场景,不过对于往事,챊缺少认知。好在秦琼也以为他只是因为一直生活在乡里,有些内向,加上才刚相认,鄾有些陌生的缘故。

      “燕郡王,也就是你姑老爷写信到长安,为父就立即动身,只不过扑了个空,这又转到前来居庸关。好在这次没有失望ﯜ。”祻

      뮁 “我本想去长安寻找你的,ࠈ只不过姑老爷说路긏途遥远,不甚安全,不如等父亲的消息,在做下一步打算。”

      “呵呵,只要我们父子团聚就好,等秦府大寿之后叵,ﶓ你就跟为父回长安,让我好好弥补一下,这僼些年对你的亏欠。”秦琼笑着说道。

      对于罗艺只是写信给他,他也猜到了原因,况且这次前去幽州的时候,罗艺为说了他的打算。最开心的还是儿子找到了,而且铔这个儿子还很不错。

      嬇 秦穆在幽州弄出的动静,他当然靃也知道了,本来就很开心,如켗今隐约知道,秦穆对秦家,还有恩情,这让他感觉更加自豪。 ꦄ

      秦琼父子在经历㗜重逢之喜,秦岳已经回到家里,正在汇坜报情况。

      秦府粨这段时间,相当忙碌,那真是上上下下,㼾忙着一团,小字㿇辈跑腿,老一辈出䘯面招待各方宾客。秦耀这一辈的,就主持着大局。

      蹥“梁师都的人,不请而来,닕城外还有三百多个骑兵㒄,可一定要留意,别惹出麻烦。”王卫提醒道。

      “这种不请䯱而来的人,接下来块肯定还有不少,毕竟秘境的事情,久远一点的家族,都知道。关键还是得防备兽族。”秦家老二秦先摇摇头道。

      “兽族肯定会来的,这毋庸置疑,加强戒备就是,这里来了这么多高手,他们肯定不敢明着露面。”王卫很肯定的说道⣚。 ᡏ

      “刚刚我接到一쫌个很有意思的消息。”秦耀手里拿着一封信,笑着说道。

      他见所有人都看着自썔己,也就不卖关子,继续说道:侌“这是幽州传回来的消息,据说幽州出了一㤎位天才,接连做出两首引动天赐的诗。”

      “这么厉害!是哪家的人?范䘘阳卢家?还是博陵崔家?”秦先惊讶的问道。

      “都不是,这人我们都认识,正軤是岳儿好友,秦穆秦怀道。”

      “啊!”书房之中,所有人都不騤由愣住了,秦̈́岳也想不到,自己交的这个好友,居然这么厉害윘。

      ˫ “看来我们都小看了这个年轻人,幸好家主英明,送出背手剑交好。”王ዔ卫感叹道。

      “送出背手剑,只是不想秦家欠别人太大的人情而已;交好更多还是看在翼国公秦琼的份上,想不到还是走眼了。”秦耀略带苦笑的说道。

      ݲ

      其他箌人还以为秦耀是早⛱就看出来秦穆不平凡,哪里知道答案是这个,顿时有些感觉好笑。

      “此子如此有才,밬又有翼国公府做靠山,日后前途不可限量。还好大家표关系不错,我建ꮲ议多投入一些结交。”秦先说道。

      “不用了!就让岳儿他们谥,以平常心交往就好,过于功利,न反而容易被人看轻。”正在这时候璕,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随后一名头发全㛮白的老人,大踏步而入。

      “父亲!秦老!(爷ᒄ爷!)”房间里面的人纷纷起身。

      “父亲,你怎么犐来了。”秦耀̐上前,伸手去扶。

      “滚开!老夫还没也到走不动的地步!”老人正是这次的寿星,秦家上一代家主秦啸天,只见他一甩手,眼睛一瞪,吓得秦耀这个家主急忙把手缩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