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dta792

      朱天赐在发动ᛓ天眼施展雷击术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凌风身上的弱点。

      眉心。

      凌风的“气”集于眉心。

      因此他迅速作出决策,握住对方的剑,防止其远离,然后想办法引开对方的注意,以期发出致命绝杀,哪知对方非常配合,竟然将脑袋送到ে近前。

      精石正中眉心,将凌风高速뼓运转的精气彻底打乱,并且反噬。

      朱天赐毫不犹豫,下了杀手。

      但他右臂也已经严重脱臼,左手更是被剑刃割得深可见骨。

      他将左手松开,右腿游踹了一脚,将敌人踢飞出去,然后狠狠的唾了一口:“呸!高手,不过如晜此!”

      这一战惊心动魄,但喋过去之后,也没有什么后怕,他是被逼无耐,对方想直接废了他,他怎能不反抗,此时不反抗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忡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虽然重伤,但朱天赐心情不错,他用牙鍿咬住袖口的一枚灵针,刺在左手几处穴位上,将血止住。

      这时,孙香儿主仆已经下车,惊慌地来到朱天赐面前。

      因为交手太快,两人并不知道凱发生了什么事情。

      “呀,你怎么了?”蕊荷看到血,向后退了一大步。

      孙香儿却反应极快,冲过来,捡起地上的长剑,刺入地绻上尸体的心口,然后,松手退了几步,大口地喘息,显然怸也没杀过人。

      朱天赐彻底放了心,用左手食中二指夹住一枚灵针,在右肩处刺了几下,止住痛,然后走到车前,用缰绳将右臂草草地绑在车辕上,向上向外一拉,猛地下压,⛺将脱臼的关謓节复位。

      他学医多年,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蕊荷惊奇地道:“你干什么?”

      将手臂解开,向后看了一下,说道:“路上很快就有人了,你俩将尸体扔到旁边的沟里,等等。”

      他走过去,在凌空身上搜肸了一下,搜出一小袋精石,还有三瓶丹药,却并无玉简。

      “你们俩。”朱天赐招呼,“别傻愣着,帮我把他的斗篷解下来。”

      “这上面有血,有很多血!”蕊荷又向后退了一步。

      “别废话,你们还想不想回家了?”朱天赐怒道:“这是飞行缝法器!” 껖

      孙香儿胆子更大一些,解开斗篷的结,然后招呼蕊荷将尸体ڙ向旁边扯去,但毕児竟腹人小力弱,只能拖着,朱天赐两只手都䀷不能发力,帮不上忙,将斗篷折誷叠起来,走过去,塞进车座下面的工具箱里。

      此地不可久留。

      但看着地上的血迹,朱天赐皱起眉头,这些痕迹是掩饰不住的,何ꅗ况凌风长时间不归,仙剑派还会再派人来。

      他走过去,将长ꠡ剑捡起,扔到旁边的草丛中,又指挥二女搬来一些干土块,踩碎将血迹稍作掩盖。 浠

      “快走。”朱天赐招呼二女上펭车。

      孙香儿却取出一只手帕将朱天赐的左手ட扎住,才钻进车厢。

      朱天赐喑叹口气,这一次与仙剑派的仇结大了,被抓住了只有一个死。

      他驾驶马◇车急行,心中无比的焦燥,却一时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躲避强敌。숉

      在他离开后不久,便有一人纵马来到,一身普通的衣服,一张大众脸,身材瘦高。

      正是在此前见过的收费高手。

      תּ 他看着现场零乱的情形,下马找到草丛中的剑和道边沟里的尸体,皱眉:“他竟然能杀仙剑高手!只是经验不足,这样子很快就会被发现,还得让我来擦屁股。”

      朱天赐一路急行,一个小时后,到达平安镇,这是个大镇,各种店铺都很齐全,他买了金创药和两套굈武士装,自己穿上一套,也给孙香儿换上一橕套,﹄孙香儿毕竟瘦小,化成男子模样破绽并不明显,蕊荷却一看就知道是女人,仍然作丫鬟打扮。

      将马车贱卖处理之后჏,三人登上一条渡船,却是往东南方向行驶,离妖族越来撎越远。

      仚 㕜 当天,在下一个渡口,便弃舟上岸,歇息了一晚,雇了马车继续东行。

      这次雇的是一辆大镖车,一前一后各有一个镖师骑着马护镖。

      以朱天赐前世的经验,越是张扬,越没人怀疑他干了坏事,何况镖局路熟,沿途都打点好了,可以免去很多麻烦。

      此时↷,还没有出玄ौ天派的地界,他用的身份簽仍然是玄天派外门弟子李山,这是个正经身份,不㦽怕查。

      一路行了三天,终于离开了玄天派的地界,也离开了四大门派间,让朱天赐奇怪的是,凌风的死似뜕乎没有激起任何波澜,没有追兵,也没听到什么风声。

      前面是一个小城,叫玄武城,像盟城一样,也是个三不管的地方,却同时受玄天派和武阳派保护逽,是个交易之城。

      剠 再往前,就是武阳派的地界䊏。

      朱天赐打听了一下,武阳派以武入道,也服食丹药,修炼法术,但更重武技,势力范围与玄天派差不多。

      镖车护送到这里,就算完成了任务,但镖局安排的时间很紧凑,到纴达玄武城正好是傍晚,并给三人安排好了客栈投宿。

      玄武客栈是玄武城最大的客栈,价格虽然贵,但很舒适也很安全,对能花大价钱雇镖车的人,这里当然是首ꪓ选。

      朱天赐没有推辞,与镖局结清帐目,便带着二女住进玄武客栈。

      客栈的卧房很宽敞,各种设施都很齐全饬。

      店小二给浴盆加满热水,却低着头站在门口不走。

      朱天赐以为修炼界也Ⴌ要小费,稨便从口袋里取出一两碎掱金子递过去:“辛苦你了,这是赏你的。”

      店小二却不接,抬起头到对着ᛝ朱天赐笑了笑。

      朱天赐猛地向后一跳:“鸿达!”

      丹清门仅存的堂主,被鸿方说是邪㼦道奸细之人。

      朱天赐做梦也想不到鸿达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找他。

      “是我,朱公子,咱们又见面了。”鸿达大敕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手好了塗没有?” 럠

      朱天赐一햑震:“你说什么?”

      “我杀了凌逸,你杀了凌风,咱们彼此彼此。”鸿达轻轻一笑:“朱公子可别不承认,亏我让人替你擦屁股。”

      朱天赐皱眉:“你是说,后来有人去了现场,帮我掩盖痕迹?”

      “不错。”鸿达点头:“后来现场的痕迹怎么看都寀是凌风与我们邪道鞳中人㤗比拼被杀。”

      ࿋ 难怪一路没见追兵!

      鸿达果然是邪道中人!

      朱天赐问:“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帮我?”

      “我唤你师父牧林叫师叔,咱们是师兄弟,当然要帮你。”鸿达笑道:“不然,在丹清山上我岂能饶过你。”

      “师兄?”朱天赐小心地问䢁:“㳽能告诉我师父的真正身份么?是늅什么派?” ⩵

      “不能!”鸿达很坚决,“你还፛不算真正是我们的人,另外,有些机密你知道的越䙱多越危险,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朱天赐点点头:뚯“说的是,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鸿达伸手:“丹清门的掌门令牌玩够了吗?拿来,我有用。”

      朱天赐一怔:“那令牌你早就可以取去,为什么留给봭我?”

      “原来的时候,那令牌不仅没用,还是个祸害,如今丹清门要重整门派,有了令牌,我的人就好控制他们。”

      “不是你亲自操作?”

      “怎么可能,我现在是他们的敌人,他们恨不得喝我的血!”

      “过去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丹清门现在才要重整门派?”

      “因为你杀了凌风!”핲鸿达ꮟ赞道:“没想且到你竟然有这等本事,不愧是师醂叔的弟子,哦,之前仙剑派一直打压丹清派,你杀了凌뽄风之后,我又组织人埋伏,做掉了排名第二的凌柏,륮现在只剩下掌门凌瑜鏽雪逃有心无力,丹清门的人这几天喧嚷着要⪦重建门派,我怎么能不加以利用呢?㨉”

      “啊,又死一个?”朱天赐不解地问:“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他又摆図摆手:“好,我不问,你也知道令牌那玩意是祸害,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它在丹清派女弟子驻地的湖底。”

      䢀 朱天赐将那处湖底洞穴的情形细细描述了一下。

      “呵呵,正派掌门却偷看女弟子洗澡,这是我们邪道中人也不屑干的,真是曳想不到。”鸿达啧啧连声,“唉,时风日下啊,也该我邪道昌盛了,我行我素,问心无愧,㟺比那些禁欲的伪君子强得多。”

      他站起身来:“这样更好,让他们自己找到,反而不会怀疑有人搞鬼。”

      送走凌达,朱天赐顿时放松下来,多日的焦虑使他心神疲惫,现在却突然发现,自己白紧ೃ张了。⼯

      难뾾怪玄天派也对他无动于衷,四大门派同气连枝,如果确认了他干的好事,不ꂱ可能让他这么逍遥自在⑪,还给他护镖。

      现在,可以放心醊地慢慢养伤了。

      另外,还要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实力,这次是侥幸杀了凌风,不然他就成峫了个废人,被带回仙剑派᥂的结果肯定很悲催。

      要想提高峜自己的实力,还是需要大量的钱财,来购买高级功法。

      赚钱,始终都是一条饕通向实力꾷巅峰的捷径。

      朱天赐决定在玄武城滞留一段时间,妖族领地又不홿是他的家,他不急着回쌅去。

      从怀中取出洗干净折叠好的银色披风,这东糶西极薄,叠起熦来也就像一块手帕。

      朱天赐尝试操纵这뤈件飞行法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