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桥未久1日10次

      一处高档小区,叮叮叮,闹钟响起,一只手从被窝里伸出摸索这床头的闹钟,然后关掉,然后接着睡觉,又过了两个小时又一个闹钟响起뎮,这次床上的人掀开被子做起来伸手关掉闹钟开始穿衣洗漱。 瑫

      这正是我们的云墨뺋小朋友,昨天参观完博物馆后那个“梦”一直在他的脑海中不能离去。所以回家后洗了洗衣服,就开始在网上查资料,关于巨龙瑜他在网上搜索出的答案都是一些西方神诌话、或者动漫。

      当他看到其中一部动漫封面后,动漫女主穿着得体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点了进去,然后就看到了后半夜,这也是他早上赖床的理由,绝不是他起床的意志不行。当云墨洗漱完之后,看了看宎时间已经11点多了,他打开冰箱开始做午饭。

      自从10岁开始云墨就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他的父母因为工嗘作关系经訸常䎔出差,每次出差将他托付给他爸爸的“狐朋狗友”楚先生,云墨叫他楚叔。在他九岁那年他父母出差飞机在雨天起飞刚刚起飞就发生了事故,全部罹难,时候云墨知道了这个消息后当场哭晕殆过去,然后发高烧昏迷了8天,等在医쥀院醒来之后,“楚叔”已经帮他把父母的葬礼一切从简办好了

      他当时差䢜点换上自闭症,在楚叔照顾一年紡之后,✢云墨便开始一个人生活,虽ɖ然楚叔ⳣ帮他雇佣过保姆,两年之前他就辞退了,他觉得花钱,虽然他靠ⓙ着他父母留下的钱和航空公司保险公司赔偿的钱,雇保姆就是洒水了,但是在云墨看来能省就省。云墨一个人生活的原因,一是因为楚ﺓ叔的工作,二是,云墨内心是个要强的孩子,或者说他内心已经开始封闭了。要不然凭他自身的条件也不至于16年单身,好朋友ା只有两个。

      云墨随便做了点饭吃了之后,写了写假期作业,又想起了那个“梦”,那㾜个“梦”仿佛对他有着致㹯命的吸引,让他想知道“梦”到底是什么。

      关于巨龙떝他也就查到了那些祒,越想越乱,云墨狂抓了几下头发,想到轫了那把古刀,他不是没搜索过那把刀,出了出玝土时间地点之外,什么也没找到,他突然想到了李沐阳,李沐阳好像知道这把刀。去博物馆问问或许有收获,云墨立马行动,出门打车到了㒞博物馆。

      云墨到了博物馆直奔二楼那把古刀展区,但是他到的时候发现原本的刀换成쳾一顶小钟,他眉头微皱,看向了附近的工作人员之后,便过去询问,

      工作人员的回答道“那把古刀..出了一些问题,拿去检修瀯了㕁。”

      这个回答让云墨뮴眉头更遞皱,他从工作人员的脸上看出了些许紧张,说话断断嘄续续的肯定有问题。

      “那李沐阳你知첞道在哪吗ᇴ?”云墨问道。

      햔 “ぷ我就是李沐阳啊”工作人员李沐阳有点惊讶说道,他不认识这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问他他自己在哪,这个博物馆洿里就自己叫李귻沐䋒阳。

      “你是李沐阳?”云墨惊讶道。“可是昨天....”“昨天什么”云墨在李沐阳满是疑惑地目光下摇了摇头,说了句“没什么”,看了一眼李沐阳,便走了ۏ,留下满是疑惑地李沐阳。

      云墨带着满心疑问出了博物馆,看了看开始变得阴沉的天,这个城市就这样快到夏季天气就开始变得反复无常了,打车回家。

      云墨躺在床上想着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情,先是那个无比真实的“梦”,然后是真假李沐阳。他跟李沐阳交谈完之后看李沐阳那一眼其实看的是李沐阳胸前的工作证,上面确实是今天见得李沐阳的照片,昨天的“李沐阳”掏工作证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漏出照片只是简单的示范了一下有蒩工作证三个字一面。

      所以昨天的“李沐阳”拿到李沐阳的工作证,或者根本就是随便一个人的工作证冒充成李沐阳,因为那天博物p馆专门闭馆一天天让蕽他们整个年级来参观,不会让其他人进入。这样也就说的清楚了。再有就是那把古刀出了问题肯定跟“李沐阳”쒪有直接关系。

      云墨在床웖上翻来翻去然后使劲抓了抓头。“不想了,说囉白了滟自己想搞清楚那个“梦”,但是出了真假李沐阳的事情,以ݴ及古刀的事情,肯定有很大的麻烦。毕竟破坏或者盗取文物是犯法的。不ꔭ想了䗧、不想了,就把他当成梦算了”

      就在云墨就这样自我安慰的时候。一道雷声响起外面的雨水如豆子般大小打在窗户上,“我靠”云墨惊呼道,“我的衣服”。

      云墨急忙跑到阳台看着自己昨天下午洗好了正晒晾的衣服,原本快干的衣服愧又变⯻的水湿,云墨快速的即将衣服收回到客厅里ͻ,心中有些凄惨。收完衣服,云墨接到了路明非的孠电话邀他一起打星际。要说路神人那点最让人佩服,还得说游戏,毕竟云墨跟路明非PK的时候大多Ჭ都是以云墨惨败而归。

      云墨申一下懒腰,看了一下时间发现已ٗ经快晚上八点了,嘀咕了一下打游戏的时间过得真快,跟路明非说了一下就下了,吃了点中冴午的剩饭,看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莫名的压抑。

      因为大雨的原因,路边的人几乎不縛见,很多出租车也早早收了。

      “这该死的雨怎么还不停”马路边一၌手握着雨伞一手提着菜篮妇女咒骂这天气,妇女看了一荗下手腕的表,“车怎么还不来”语气满是埋怨,又等了几分钟,见车来不来,妇女离开车站开始步行往家里走,边走边痛斥盾天气,殊不知危险已经来到뎪,

      当经过一个漆黑巷子的斁时候,妇女还在地走前行,一个身穿蓝色雨衣的男子出现在她身后,一只手快速将妇女嘴巴捂住,另一只꾤手将妇女从紧紧抱ુ住Ⅺ,妇女想要高呼,因为嘴巴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男子将女子拖行进巷子里,拖行过程中妇女双腿不断挣ﹹ扎뎹,双腿罂的挣扎踢到巷子里摆放的垃圾桶,垃圾桶倒下的声响没有阻止男子的嬌行为,也没有吸引来任何人,᛿妇女双眼惊恐绝望,突然΀妇女感觉到脖子一痛煐,双眼外突,满庡是恐惧,双腿不断的挣扎,一会妇双腿逐渐停止靟挣扎,眼神变得惊恐峲绝望空洞。萎

      男子感觉妇女生命流逝结束后将其放在巷子中央,男子雨ﷸ衣帽子摘下,两道金黄色在黑暗㻍的巷子亮起,那是男子的双眼,云墨若是看셾到这一幕肯定菦会惊呼,这双眼跟他在“梦”里看到的巨龙的眼一样,但ኜ是远远比不上巨龙那䗛样宛如熔炼的黄金那样的双眼。

       在黑暗中男子錭看着妇女的尸体,耳边是雨水击打的声音,男㫚子用手背擦拭了一赛下嘴角,戴上놘雨衣帽子,然后拿出自己藏在雨衣下的刀,对着妇女的尸体Ÿ挥下,大约10分钟后,男子隸此时看着让人ᙀ看了就要呕吐的尸体,没有丝毫的厌恶,明亮的黄金瞳流露出兴奋疯狂迷恋,此时的男搡子仿佛是一名刚刚完成著作的画家,亦或者得到满足的瘾君子。男子在欣赏了几分钟后离开了。大雨还在下着,巷子回归黑暗。

      楂仿佛一切绱都没发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