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人萌

      朱雀动了,遮天蔽日芧的庞大᫳身躯햑,行动起来却迅如闪电,眨眼间就来到仇满洲面前。

      绚丽而恐怖的玄火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红线,像极光一般美丽却无情,整个龙王谷都被莫大的图腾櫨神威压笼罩。

      所有生活在龙王谷内的妖族全都沉默不语,尚未开启灵智的小妖则蜷缩在巢穴中瑟栘瑟发抖,对于超越一个生命层次的威压他们是无力抵抗的,即便是仇满洲也不例外。

      毫无疑问,下一秒,收到正面冲ᶬ击的仇满洲顷刻间便会化成一捧飞灰,甚至连渣都不会剩下丁点。

      “审判——赐予你,死亡。”图腾神的声音似雷声滚滚,在这片曵空中뛵炸开,明明是后开口,但它的声音옷却在瞬息间传遍每一处角落。

      避无可避之下⯰,仇满洲表情倒是从容得很,他要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极致的圣龙道,给自己的小师兄“上一课”!

      “他强任他䳈强,清风过山岗!”仇满洲的身体依旧在神威震慑下僵直佚,所以他平日最为仰仗的天地极速根本无法施展,但他口中如吟唱般,讲这句话说出来。

      下一刻,朱雀玄火轻易地融穿结界,一举将仇满洲渺小的身体淹没,整片天空都被点燃一般,⇆鲜艳血红。

      被放大数倍的朱雀神形瞬息千里,携无尽神威远去,余焰未息,路径中仍满是燃烧着的玄火,一道透明޺的身影突兀的浮在空中。

      浑身肌肤都变得透明一般,体内的血肉눞更是变成炙热的红色,除了衣物与毛发被燃烧殆尽外,似乎毫发无损。

      “༊神乎其技...神乎其技!”尚有一丝意识的鬼七由衷的发ڋ出一声赞叹,至于柳白只是深色畏惧看着那个“怪物”,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飱他了。

      一些稍具名望的妖族大神通,天宫都有详细的记载⥙,所以对于他们这些星宿来说,足够了解敌人也是一种策略。

      不过,眼前发生的事情,显然有点超纲了,在天宫的记载中,可以用这种举重若轻的方式,躲过朱雀致命一击的神通只有两种!

      一种是四圣山中圣猿族所拥有的大神通之一的——混沌法则!自人类与妖接触,除却圣猿族섐,再无任Ꙙ何妖族可以施展出混沌法喷则,这是人类一直想要得到和研究的终极法则之一。

      률混沌法则,通过扭曲面前的时间空间,进行绝对防御,号称不可攻破的绝对防御之一,先前张讼就亲身体验过了。

      同暗阶之间可以立于先天不败之地,即便是跨大境界,甚至也能有一战之力,大神通法则便是如此恐怖。

      另一种则是妖神的大神通——万法不侵⾫!这一点人类并未见证过,只是通介过搜集来的证据推断而出。

      根据记载妖神是万妖始祖,是于混沌中先蛬天而孕育的生命,先天ꑤ地而生,所以不蝟受世间一切条条框框的约束。

      폿再加上他开创了世间法,以一己之力带来阴间的万妖盛况,所以阴世间的法则与神通,自然都对他无效鐄!

      仇满洲这种难以揣度的手段,看起来与㑩两者都很像,甚至更加匪夷所思。在图腾神氏降临的情况下,五十年多前也有过前ᘟ车之鉴,修为的天差地别是绝对无法旧凭借一个大神通就能够抹平的。

      但细细比较起来又㋝觉得二者在本质中有极大不同,更像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厮杀至今,他们反应再慢也发现,在战斗疎中每一句仇满洲的话,都会变成神通法则般的存在,这似乎是一种独特而又威力恐怖的神通。

      如果说神通真的춣这般容易,动动嘴就能修成,那么当年的妖族绝㖠不可能那么轻易落败,圣猿族的混沌法ꈯ则也不可能至今没有其他妖族能够用出!

      同时“身及法,言即则”这种境界,天宫早就推测过这种境界,在星宿境的实力划分中,恐怕要达到至高的无极⊅境,才有可能做到。

      要知道,星宿四境中,每一个境界都有些天堑鸿沟的区别。归墟,太一,登天,无极,每一次境界的提升都会称之为“超脱”,会得到更加接近神灵的力量。

      ꦈ 即便是初代星宿,都未曾摸到无极境的门槛,据他们的推测,恐怕只有曾经的妖神才能쩌够达到那种神灵一般的境界。

      想到这里,柳白倒吸一口冷气,难道天宫记载有误?这家伙并非蛟龙族后裔,而是那个流传于妖族之间传说中的“妖神后裔”?

      鬼七的反应更加简单粗暴,他只是对仇满洲这种神乎其技的术法甚是感兴趣,他一生都在追求更强大的术法,除了初代星宿以外,几乎无人会选择修炼天尸莛钟灵这个神形。

      原因无他,天尸钟灵的神形一旦显化必然伴随着浓烈的死气,无论是人还是妖都会天生抗拒这种气息,“好容易”成为一名星宿,圵自然正派一些会更加受欢迎。

      但他却对力量的追求始终如一,一百多年来都不曾放缓脚步,这一切造就了他的强大,同时也成全了他的孤ঙ独。

      图腾神氏降临的秘法,本该七位頡朱雀星宿齐聚共同召唤,这次只他们三人超能召唤出拥有一半实力的图腾神,鬼七在其中功不可没。

      “站在星宿境的每一个境界都是终点,也是起褈点”,这是每一位新晋星宿被册封时,都会听到的一句话。

      三人中实际最为强大的鬼七,已经突破归墟境,达到太一境,另쳺外两人还远远没有摸到太一境的门槛。修行到这般境地,才能体会到那种深深地孤独。

      如今他们ꭤ的年世已高,最小的巫卓凡已经七十余岁,由于他修炼了星宿神术中“金刚与魔焱”的神形,䶪主力与杀伐,所以他气血的流失要更唬快些,已崷经开始步入血气衰败的年龄。

      柳白所修炼的“万物生长”以及“通天圣树”两种神形,都与生命休戚相关,所以能够稍微延缓一些气血流失的速度,即便是这样,他已经接近二百岁这道坎了。

      嶟 无论是何綴等强大的降妖师,最终逃不过的就是生老病死的宿命纠缠。修行并不能增添寿命,人力终有몱竟时,即使是第一代为人类开疆拓土的初代星宿依然无法逃脱这样的宿命,因为这是人类的天命所归。

      长生,是摆在所有生灵面곪前的一道坎,年少时的意气风发同样敌不过时间摧残下的风烛晚年,没有人愿意在一片遗憾中结束自己的一生。

      也许无极境下一个便是长生≈境,或许是下下个,更摆有可能,长生境덛也无法真正的长生,这谁又能说쯰的准呢?

      薬 探索未知是克服对死亡죯恐惧的一剂良方,生命会因为伟大的事业而变得不朽,也许这才是长生的意义,谁又会信呢?

      妖神陨落,星宿凋零后,这世间齨似乎从未寂寞过,他们的新生后代錫,就像是他们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在同样的一片土地上继续上演着。

      ⟝所以即使希望渺茫,看不到方向,无数的降妖师依然롉前仆后继的在这条路上前进着,薪火相传,始终生生不息。 剗

      不知道是不是死亡来临Ꮪ前的征兆,仇满洲居然出现了通感——他能够清楚具象化面前二人的刚才脑海中所想的内容,所以他对人类这种自私贪婪而又渺小|的生物,里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于是,仇满洲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哈哈哈哈...蝇狗之辈,却想蛇吞象,不自量力!所以说你们人类,就是永远喂不饱的野狗,从来都是被撑死的!”

      “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去送死...可悲,可怜,又可恨!”

      图腾神自然不会给他再次逞能的机会,一次失手可以说是意外,即便它不是完全体降临,也不是这个“蝼蚁”可䭳以轻视的对象。

      “댚来吧,你这个伪神!”

      “仗义多是甸屠狗囜辈,早晚这把火会将这世界点燃,괆直到烧出个朗朗乾坤为止!”ᄿ仇满洲咆哮着说道。

      “以我血,染苍天!地狱不灭我不亡——杀意永恒!”

      “圣域——归虚!”

      整个阴间世界的时间在这一秒彻底的陷入停滞,仇满洲쮛狰狞的表情依然清晰的留在脸上,光芒逐渐暗淡,他眼眸中的红光缓缓熄灭。

      就像一阵吹过的吂清风,仇满洲便化作尘烟消散,被那阵风带到了远方。时间再度恢复运转,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样之处。

      只是鬼七与柳白望着面前空⯺荡荡的天空,久久不语。见到一座高峰,会让人心生攀登的冲动,但若是一个望不到尽头终点,任谁都会一下子陷入茫然之中。

      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失去行动能力的鬼七发出毫无语气的笑声,没有人能明白他的内心的感受,这是自他修炼“天尸钟灵”神形那一刻起뇾,就注定的结果。

      柳白的眼神相比之前通透了许多,一株娇小可爱的柳树浮现在他背后,树根扎进他后背的肌肤中,开始治愈他的伤势。

      其实早在仇满洲被困在结界中的时候,易就已经醒来,看到඿仍在昏迷中的师傅和小雪他便知道,这是仇满洲有﯋意为之。

      只不过仇满洲在山门处设置了结界,他不能行动亦不能言语,只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一切的发生,并且通过仇满洲共享的画面,面对那种扑面而来的恐怖威压与䆭直䋄逼心灵的死亡威胁。

      易紧紧的攥住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他此时终于明白,这一切都是仇满洲为了向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示他所理解ꌀ的圣龙道!他要完成代师授艺,将圣龙道完整的传承下来!

      핪 原来这就是被自己忽略的那一处至关重要的地方...他早该想到,只是凭借那一道残余的神念,怎么可能传承下完整的圣龙道法挲...

      老师当年很可能也是因此才썯传过他圣龙道秘홋术,但易无法理解的是,五百年前,老师何以预见今日之事,又如何能确信五百年后仇满洲依然能信守誓言呢?

      搾 巧合吗?还是说圣龙道真的强到没边,可以洞悉未来?

      一时间,易的心里百感交集,恨、疑惑、感动、遗憾...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酝酿在他的胸口,汇聚成一滴䇉泪水,从他醚的眼角淌下。

      纷扬的雪花大片翀落下,带来一阵阵玄妙之音,雪山神庙在这烘托下更显的圣洁斐然,同时也将里面的人小心翼翼的保护了起来。

      真正的离别,是来不及告别的,这是易第一次懂得这个道理,他甚连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说出口。

      一代大妖仇满洲,纵横大陆五百余载,于天历四百九十年殒身雪深山侧늢。想必这一句冷冰冰的记载,是无法承托起他这传奇般的一生。

      “唉,人心不足蛇吞象,终日打雁险䄵些被雁啄了眼...老鬼,我们走吧...”柳白重重的叹了口气,对着依然处在癫狂之中的鬼七说道,经过柳树的治愈后,起码他有了基本的行动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