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头条6.6.7蓝奏云

      “武林捕”总坛的后山,宛若风中的景色,独居城中一隅。唯一的小道,由于世人的偶有行走而荒落得杂草丛生,有点遮道掩路了。

      냱 䖏出总坛、过“龙虎堂”、转入山路,ꐬ一路行来,与其说ꀀ是釢盈婷姑娘带路陪同,还不如说是南宫明枫和四叔率先引路,因为山道荒落杂草、时而狭窄难行,盈婷姑娘只是一位弱女子,怎如他们身手敏捷?

      䥐娇艳姑娘和那两位汉子不知是有意还是在无意间,落在了他们的身后,不疾不缓、不离不弃。好在他们也是有功底在身,些许难路倒也能闲庭信步。

      刚出总坛时,他뽭们倒也能一路偶尔闲聊几句,只是、也许是盈婷姑娘和娇艳姑娘心㚛中各有心感所思,故而她们渐渐地轻缄其口、默默随行……

      山路不太长,刚行至半山腰时,一阵哀伤忧郁的琴声传入了众人的耳中,合着琴声,一位男子在凝声吟唱着歌曲:“……本是尘世中的尘埃,晨风带走尘埃去,不留一丝丝的痕迹,就象一切没有过,别等到追悔的冬天,让一切都已变成空…쀑…为了日落的再起,我뭜愿不归与心相伴,任由长夜落㢥泪,风儿吹干成痕迹……”

      䮼 南宫明枫知道他就是那位兄台,只是不知他今天为何会简居不出而抚琴吟唱……

      娇艳姑娘和那两位汉子׿也已跟妏随走上了ᮬ山顶,只是远远地停住不前,目注着南宫明枫他们윶向那两间毗邻的草间茅屋径直走去,她说是随行겜赏风观景,虽是言不由衷,但也言出必践。

      归 虽然区区的“武林捕”总坛后山的风景难登大雅之堂,⭞难与킴名胜古迹分庭抗礼,但她也确实被那阵哀伤忧郁的琴声有所吸引。

      只是明知是南宫明枫的那位둥兄台所奏,自己又心仪神往他,是以不便多加趋前神羡,只是那确是好词好曲,好声好音,由不得她不去向那两间草间茅屋频闪美目…… 卂 ࿈

      在围墙庭院内,那位冠巾青年正面向着峰下的城内,倾前端坐在小木桌飈旁,抚拔挠弹唱着摆放在桌上的一口青色微光的旋音古琴,就连渐行走进草间茅屋的룻南宫明枫他们也浑然未觉,依然抚琴凝声吟唱着:“……蓝天空里的白云,请带走我的忧思,任天空之大,卓何处才是心的归宿……”

      声音忧郁,琴긃音低沉,宛似在向世人诉듼说着쿏心中的郁怨ख,世事的不公,内心的向往和惆怅……

      “好!”南宫明枫鼓掌大声叫好,“抚琴神曲、惊词忧声、喻事于词、诉说心声、五音닼六律、行云流水,兄台果真是音律界奇人!”

      四叔和ㄠ盈婷姑娘䶰也附合着轻声㯿鼓掌示好,他们跟在南宫明枫的身后ᩓ,相继而入了겞围墙。

      当一曲终了时,冠⯔巾青年뜖才双掌轻抚在古琴上,双目抬望凝视着远方,随曲而␴潸然泪出的双眼茫然迷糊䙆地随心所思。

      緎忽听有人话语,忙止住泪眼思心,疾拭去泪湿盈衫所留的櫯情痕,强颜欢笑地侧头朝南宫明삑枫喜色道:“小兄弟,你果然来㝡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边说边准备起身相迎,但薂却被南宫明枫轻轻地摇手停住了:“不䯦敢搅了兄ﱏ台的琴思雅兴,只是兄台今日未来聚会,我甚是心牵难安,故来探望拜访。”

      퇬 “谢小兄弟牵心挂念,”冠巾青年既不能起身相迎,干脆就坐椅相邀,ꓱ“大家都来请坐。”

      在冠巾青年面前的小木桌的左右两端,早已摆放着两杯尚在飘溢清香的淡茶,看样子冠巾青年是早有准备而刚沏上香茗不楡久,只是不曾想南宫明枫会随行偶带了一位姑娘。

      好在一副茶具也是成双成对,所以微讶之余,也就摆杯沏茗诚待,只是不知在围墙外不远处还有娇艳姑娘￿和两位鎻汉子,也就姑且不论了。

      陴 四叔和盈婷姑娘与南宫明枫一起朝冠巾青年道了声谢后,便在小木桌旁围缘而坐……

      “兄台,”南宫明枫静静地在冠巾青年的对面坐㳼下,淡淡地看了茶杯一眼,轻轻地䫯道,“知道我们今天会来?”

      他的话音一起至㩜闪落ꁋ,在旁的四叔立即向冠巾青年闪过了一道骇人的寒芒,当然只是一闪即没,也是外淁蕴内敛砓,旁人不易察觉,同时原本已伸手去握拿茶杯的右手便迟疑着迟迟没有回收——静待着冠巾青年的言行反应…ꄧ…띤

      “嗬嗬틨,”冠巾青年未知旁枝末节,露出㫹舒心的一笑,目注了南宫明枫一会,又迅速地扫了淽旁边的盈婷姑娘一眼,然后又回望着他,“我今天没去聚会,昗如果为兄猜得没错,依小兄弟的秉性,定会来的。”

      “如果我没来呢?㟿”南宫明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了一句。

      “那就说明为ᝰ兄看错了人,”冠巾青年复又哈哈一笑,“不值得为你守候……”

      “哈哈…없…”南宫明枫閬释怀地大笑,“兄台也是性情中人……只是,不知兄台今日既身在此处,为何无意总坛聚会呢?”

      在旁的四叔眼观耳闻着冠巾青年的豪爽性蒧情,不觪由得神芒淡收,缩回握拿茶杯的右手,淡淡地轻呷了几口ὼ,果然清鿲香润甜,颇有袪暑解渴之感——看样子又是自己多心了。

      “嗬,”冠巾青年淡淡地讪笑了一声,“不瞒小兄弟说,上一次我们在此相聚珑之后,我又接到了一封家书,双亲因我离去甚久,故心思难安,催信言情并茂,让我舍取决➽断,只盼早葓归免心焦…䡣…”

      南宫明枫静静地聆听着,不敢打扰。

      冠巾青年注目凝视了他一会,才接着道:“但我无论如何都要等到再见上小兄弟你一面…῰…”

      “为什么呢?”

      “學不为什么,就为了我们曾经ᶼ有过的心约。”

      南宫明枫闻言心里一阵感触,似乎有待情绪感化,但转念又强忍了下来,轻轻地转了话题㶑:횻“那,兄台的那位姑娘呢?”

      푒 “嘿,”冠巾青年又摇头苦笑了一下,“算了,我们之间也许真的是有缘无份。既嘒然是天意弄人,那就让我㢱们这对不能在一起的ቕ恋人,彼苑此在对方的心䷱中留下当初曾经有过的最美꬛好的回忆吧……”

      “兄台,你……”南宫ㄐ明枫这回不能再说什么,鼻头一酸,眼眶中已蕴含着两颗晶莹闪动的泪珠……

      糧 “小兄弟,听为兄一言,”冠巾青年看了他一眼,又迅速地㵃扫了在旁的盈婷姑娘一眼,然后回转着他,神情认真地轻声道,“好好把握人世间的缘份,为兄已是前车之鉴,别再步入为兄的后尘了。”

      낽情真意切,内心的情感隐露言表,既惆怅又憧憬。婃

      南㾚宫明枫愣탨了一⺣下,看了看冠巾青年和盈婷姑娘,随即回过神来,忙连声道:“哦,不,不是……”

      “……会是的,”冠巾青年轻轻地点了点头,淡笑着道,“갴人生苦短,弹指尘世,当尘埃凝落之后,你就会庆幸当初自己的决择……”

      셖 盈婷姑娘早已羞红了脸,本想故作大方仪体,但美目一抬南宫明枫,便又羞低下了粉头……

      在盈婷姑娘对面端坐的四叔眼숫观耳听着冠巾青年的神情言语,也同时各扫了一下南宫明枫和盈婷姑娘,露出了微微的轻笑,只是時不语浅淡着采香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