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宝福app官网入口下载ios

      金氏站在凤鸾华庭的顶楼眺望远方,眼神空洞表情平淡,她寻思:此时共同抬着晓莲离开的刘妈和鲍世仁一定在战略上打成共识了吧。今晨这事儿谁真,谁假都不重要。我不计较,谁还能计较?只是无论是刘妈用计设计鲍世仁,还说是鲍世仁强要了晓莲,都不会是晓莲主动去爬鲍世仁的床。我的刘妈妈就是一直看不透,鲍世仁终究是个玩物,玩物忠不忠心重要吗?天天扭死理,难道非要我亲口说出‘您就放心吧,不过玩玩而已‘这样有辱斯文的话不可。刘妈妈啊刘妈妈,何必呢?好的玩物不也要有个好心情才能伺候好我,给他巧翠儿这些人也是对玩物的保养不是吗?嗨!只是,这次做的过了,可怜了晓莲,我还是挺喜欢她的。不过呢,在这个庄子里,晓莲早晚是要变的同艳红一样,都会成为了刘妈妈的棋子,晓莲的纯良和懂事没准也是装出来的,如今我这眼早就不中用了,分不清啊,分不清。“罪过,罪过!“金氏口中默念着,转身去拿桌台上的心经,手拨念珠哼念起来。形静,却神不静。心经念的再虔诚,也救不会金氏一颗破碎的心。是的,金氏的心早就不在了。从那个初婚的负心人伤了她那天起,她的心早就碎了。她的人早就分裂出两个我:

      一个自我厌恶,憎恶世间无良配,找不到一颗只属于自己的心。每缝十五,刘妈去阁楼收拾那个怪胎时,她就会悄悄的从杨姐二的房间里潜身到阁楼的夹层,很爽的窥窃刘妈对那个白眼狼的折磨,痛快呀!每看一次,心里就舒服的不行。他也有今天,放着排场不不排场,非要混到扒皮断根的分上。让他得了我的心,我的人,我的财,还不能真心一对。活该!就该让妈妈折磨你,让你知道什么时人心不足蛇吞象,什么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另一个自我,不停的劝导金氏,过去的已过去,不要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耐心去找,去寻,一定会有一颗心真真切切的属于自己。当鲍施仁的小计量让她感动的时候。她真的欣喜,初和鲍施仁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没再去看刘妈折磨那个白眼郎,甚至想过放掉阁楼中的白眼狼。直到杨姐儿派人主动问鲍施仁为什么多日没去找杨姐二,她的心再次被推进谷底。好吧!这样喜欢搞,就搞死好了。

      两个不同方向的自我这么着金氏,她甚至在两个自我斗争的不行时,她还隔着楼板,捏着嗓子告诉杨姐儿逃跑的路线,后又命人将河道口封死。再毒的蜘蛛也是需要温暖的,晓莲的纯善,让她觉的金家大院的空气都变的不一样了。让她那两个自我也斗争纠结的次数越来越少。可是,刘妈妈,你终还不懂真正的金金。

      金氏加快手中念珠的波动速度,一遍,一遍的哼念着心经,良久随着面容的放松逐渐放慢下了速度,回来多时的刘妈见状轻手轻脚的从楼下上到顶楼,瞧了瞧金氏就开口回报了晓莲的安置情况,金氏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

      “夫人在怨我?“刘妈问道,

      “没有,只是不想说话“

      “不想和我说话“

      “妈妈,何必这样说,”金氏放下手里得心经,拉刘妈坐下,“妈妈做什么我都不会说什么得,这个你心里明白的”

      “金金,“刘妈听此言内心的纠结就松了下来,并被金氏的一声妈妈喊得眼眶湿润,“我知道你不愿意再提上海那个小刺娄得事,可我每到十五想起你那时被伤得痛苦想跳楼的样子,心就揪着疼。”刘妈边说,边用手用力得垂着自己得胸口。

      金氏连忙用手拉开她猛锤自己胸口得手,“妈妈,您总说我放不下,其实是您想不开啊,忘了吧,”

      “我忘不了,金金,你原本是多可爱得小姑娘,凭什么单纯善良得人就该被人欺负,为什么别人能对我们做的事,我们就不能一件件的还回去。凭什么就因为那个烂人,老夫人不依不饶的要赶您出上海?“

      “我不合适上海的生活,母亲也是恨我不成器。我难过是自己识人不清,我气自己气的想跳楼,不过都过去了。谁还能拿别人的错惩罚自己一辈子。“

      “您现在就能看清人了,那个鲍世仁……”

      “玩物,玩物而已.”

      刘妈听的一愣,又道:“为何对他千依百宠?“

      “图个感觉,真心是没有了,想看起来像那么回事。“金氏起身,重新握住心经,拨动着念珠。

      “别骗自己了,还是有情,我做那样多,还是没让我得金金看清楚。“刘妈说起来也是痛心疾首得样子。

      “非要像您那样费劲巴力的把那个烂人从上海拖来这里剥了皮,每逢十五再喂点春药观赏,就算是看清了?你去折磨他,自己不费劲吗?我不喜欢那样,还有刘妈,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我不说,只是感念你对我的真心就一切由着你,但是今天晓莲这个事儿,多余了。“金氏长出一口气,回头看着刘妈:“她和鲍世仁都是来装扮我梦的道具,你却损坏了她。”

      刘妈彻底的顿悟了,原来她低估了她一直认为长不大的小金金,她小金金的心比她自己想象的大,深,颜色重。

      “妈妈为我做了很多,很多也是很顺我的想法的,妈妈的手段也对我的梦添色不少,只是妈妈差不多就行了,最近您的装饰多的让我厌烦。“

      “什么是:也是顺了我的想法的?“刘妈在心底思量着这话。”是说当我煞费苦心谋划,又担心我单纯的小金金发现难过的时候,我的小金金其实都看的给明镜儿一样?还很享受?“

      “金…金……夫人,您是说我的所作所为……”

      “我是说,你永远是我的妈妈,我不能没有您。“金氏起身用手搂住刘妈,在她肩头蹭了蹭说:”妈妈今天就别忙了,回去休息下。“

      刘妈若没听明白刚才金氏的话语,此时金氏的动作又会让她陷入,对她的小金金纯情外表的迷蒙之中,但是现在,她觉的后背发冷。

      刘妈走后,金氏嘱咐小丫头去小厨房让徐婶儿送来一碗银耳八宝粥。很快徐婶就来到了金氏面前,金氏道:“晓莲可已成了刘妈的人?“

      “回夫人,我看可能性不大,晓莲这个丫头倒是从根上老实的人。“

      金氏刚张开继续说话,有急促的脚步声从楼下一路跑上来,来人称凤鸾华庭外晓莲要闯进来见夫人。

      金氏看了看徐婶道:“你怎么想?“

      “那孩子定是不想待在老爷房间里。”

      “晓莲真是个好孩子?”

      “我不会看走眼。”徐婶肯定的回到。

      “那你去给她领走吧,在小厨房给她单独收拾间房子,除了我谁都不能动她,还让她正常在卤水台出工吧。告诉门上的管事,去给老爷说一声,误会终究是个误会,晓莲的卤水手艺我爱吃,晓莲还是回卤水台就好。“

      徐婶子领命而去,晓莲听闻金氏虽不愿意见她,但安排她搬出鲍施仁的院子,还能跟徐婶子回小厨房,就感激的在凤鸾华庭大门口拜跪金氏,响响的磕了三个头。

      但祸不单行,回到小厨房的晓莲原本以为可重新开始她喜欢的小厨房生活

      转眼到8月份徐婶子无意间看见晓莲似乎比以往胖了很多,尤其是腰部明显的粗了很多,徐婶子就有意无意的问晓莲平日多久来次月事,上次身上来是什么时候,晓莲说自己的不准,没有固定的时间。于是当晚徐婶子就领着郎中给晓莲把了脉,晓莲也怀有5个月左右的身孕了,徐婶子和郎中退出房间时就顺手落了锁,晓莲再次陷入危机中。

      第二日当门再次打开时,久违的刘妈出现在晓莲面前,二话没说一通嘴巴子打的晓莲鲜血顺着嘴角流出,稍作收拾就被一众婆子驾到巧翠二曾经开脸的堂屋。

      堂屋的布局和观礼的人与那日巧翠儿开脸的架势一样,不同的是将要开脸的人是晓莲自己,金氏依旧的没有表情,鲍世仁一脸的得意,刘妈也很得意,开口道:“莲姑娘如今你有了老爷的孩子,夫人开恩收你做老爷的姨娘。“

      晓莲挣扎着欲扑向金氏身旁告诉她,她不愿意,无奈自己被打肿的嘴发不出声音,刘妈的人以晓莲怕开脸的疼为理由,早已两边架住了她动弹不得。

      怀孕的日子对于晓莲是份煎熬,她再也没见过金氏和徐婶子,刘妈日日来训话,鲍施仁时常骚扰她,晓莲想逃走,但都无济于事。来年春节前夕晓莲生下了一个女孩儿,那晚刘妈闻讯是个女婴高兴的不得了,还攥着晓莲的下吧说:“你真是个有福气的人,生的是个女孩儿,若是个男孩儿,就要和杨姐儿一个样呦!哈哈......就好好的喂养我的孩子吧!”

      晓莲心惊自问是否听错了?刘妈刚是说自己的孩子是她的女儿吗?为什么?

      鲍世仁倒是很生气,说晓莲是废物,肚子不争气,生的是个赔钱货,还命令晓莲的院子一个月不许点灯。屋内晓莲凭借一盏小油灯给怀里的孩子喂奶,

      “小茹,妈妈怎么样才能保护好你。”两行泪顺着晓莲的脸留了下来,除了父母去世这是晓莲第二次落泪。

      有了小茹后,晓莲的饭食好了很多,刘妈日日来不再一脸怒气,对小茹甚是爱抚。在鲍施仁喝醉掐着小茹的脖子,折磨小茹时,总是一马当先想尽办法保护小茹。还交代晓莲要好生喂养她的孩子,晓莲每每听闻刘妈如此表达就感觉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不的好事,刘妈不糊涂,却总说自己的孩子是她的孩子,她绞尽脑汁的去思考。

      只到某日离开庄子近一年的艳红踹门而入,来道晓莲面前,未开口就是一巴掌。口中还吼道:“你个贱人是不是换了我的雪花膏?”

      晓莲还没出月子身体虚弱,被艳红的一巴掌打的脑壳嗡嗡。艳红还不罢休双手揪着晓莲的衣领前后猛晃,晓莲躲闪不急从绣堆儿上跌落,并带倒了绣堆儿。一通响声惊吓道了小茹。艳红闻声立刻冲到摇篮前,晓莲连忙喊道:“别碰我……刘妈的孩子。”

      此话一出果然有效,艳红转身回到晓莲面前,先是怒目瞪着晓莲,随后又哈哈大笑:“你个可怜虫,原想凭什么你过的如此好,不曾想你生的种要和我一样喊刘妈为母亲了,哈哈哈……好!实在是好!让我帮助我娘好好的调教下你生的贱货。”

      “你……你说什么?什么要认刘妈为母亲?“晓莲此刻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脑子不好,耳朵也坏了?听不清我说的话?”艳红再次揪起晓莲的领口。

      “这就是你换了我的雪花膏的代价,你让我的孩子成死胎,你的孩子就活该经受我从小经受的一切罪。“

      “什么雪花膏,什么死胎?“晓莲虚弱的说。

      “还嘴硬,咱们搬到这里时夫人让我给你选庄子里最好的用品,我们专门给你挑了金家特质膏子涂脸确实能使人皮肤白皙,但长期使用可使人怀孕死胎的,你是不是给我换了?你说,你说!”艳红说到此,再次愤怒的对着晓莲的脸呸了一口。

      晓莲这才想到,那日正式认母后,金氏赏赐了自己很多的物品,其中就有玉面膏。那时她感激艳红对她的照顾,想报答艳红,女孩子都爱美就想夫人赐给‘莲小姐‘的玉面膏包装这样精美,应该给艳红,作为自己对艳红的感恩,但又怕艳红不要,就插空换了两人瓶子里的膏子。不曾想,艳红给自己的膏子是这样的毒物,反而害了她自己。

      艳红从晓莲愣怔思考的表情里获知果然如此,就又是一通打,口中还呵斥道:“你个贱人,我们都被你的假善良给骗了,害我被凯瑞尔那个假洋鬼子给赶了回来,今后我会和刘妈好好的照顾你和你的种!好好享受这孽种断奶前的日子吧,想想,想想你就要和杨姐儿一起做伴了,是不是很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

      打累的艳红终于还是走了,晓莲爬伏在小茹的摇篮前默默流泪,不是哭自己即将摧毁的生命,而是哭小茹未来可能会变成艳红和刘妈一样恶毒的人。那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成为她们那样的人,那样的人活着满心的仇恨和害人的想法,披着人皮却做着拨他人皮的事情,我该怎么办?就这样等吗?等着她们把我的小茹变成恶鬼一样的人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