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多芬暴风雨第三乐章

      除了这些搞䇪艺术的大学生们天天往宁卫民办公室跑,模特队里的成员也免不了常来常往。

      像演过电影的宫海滨,银行柜员出찶身的荣伟,还有当过⌿女工的孙婷、刘亚⤖娟。

      他们几个本来就属于模特队里思想옒成熟,和宁卫民比较谈得来的人,又是队里的新组成的两对恋人。

      周末的时候喜欢成双成对来公园约会,免不了来宁卫民这儿坐坐。

      时间一长,看见宁卫民这儿老这忾么热闹,他们几个也就鰐逐渐成了沙龙的非常謿驻成员。

      ㇴ 不过要说模特队里最常来找宁卫民的,肯定还是曲笑和石凯丽俩丫头。

      她们在队里跟宁卫民最熟络,也最信任他。

      几个月一直相处下来,几乎把他当成了哥哥。

      샋所以哪怕宁卫民如今已经离开了덯模特队㠁。

      可ꚉ队里有什么事儿,两个姑娘还是都想和他商量。

      反过来,宁卫民也对这俩姑娘另眼相看,与别人不同。

      要知道,曲笑和石凯Ⰰ丽如今成为T台上最耀眼的两颗明䬘珠,都有宁卫民很大的一份功劳。

      尤其是曲了笑,完全就是宁卫民发掘出来的。

      那他当然乐意继续帮助她们,捺期望她们俩能在事业上更上台阶,尽快走伡上国际舞台,获取最大的成功。

      同时也ꉆ因为两个姑娘年龄小,性情讨喜,纯洁可廳爱。

      让宁卫民有一种㜂一下有了两个妹妹的感몘觉。

      自然而然就让⯽他有了一种责任感。

      为此,他不但凘在公司的事儿上尽力出谋划策,她们每次来了,也以超常规格热情款待。

      像公园方寄存在咖啡厅的一些汽水和零食,本来是准备营业后在这里售卖㔽的。

      宁卫民就会豪爽的拿过来一大堆,让俩姑娘随便吃。

      ꔆ 而且只要没有特着急的工作,他就会像个最贴心的导游瞓全程陪同,毫不吝惜自己时间。

      弄得无论公园的ꃄ工作人员,还是斋宫的那“十二钗”。

      真的都以为曲笑和石凯丽臉跟宁卫急民沾亲带故呢,对她们俩无不笑脸相迎。

      而所有人里,唯独心里不乐意的,恐怕就是霍欣了。

      一是因为她得知曲笑就是宁卫民在台上抱起那个姑娘后,警惕性大大增强。

      二是因为宁卫民对她就从没有这么热情₭、体贴过。她看着泛酸,实在来气。

      就比如说吧,这俩姑娘都爱下跳棋。

      宁卫民멖就买了一套放在办公室,待曲笑和石凯丽来的时候哄她们用。

      而且他也䧴非常善于渲染气氛,就使得这种游戏的乐趣大大增加。

      比如每次,他都先用特猖狂的态度下战表。

      “来来,陪你们俩丫头下盘指导棋吧,也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高手。”

      然后铺蘟好棋盘,摆好了子儿宖,就大模大样坐在桌前,点起一支烟来。 㲅 縪

      “我赢你们太ꕪ富裕了,这对我来说纯粹小儿科。先说好,输了可别哭鼻子啊……”

      弄的俩姑娘抿嘴而笑,同仇敌忾之情油然而生。

      于是不一会⣷儿宁卫民就会输掉头一把。

      銰 但他绝不在意,多半还会说一句“好汉不赢头一把”䲫。

      䶑然后再收拾棋盘重鸣战鼓삜。

      不过第二盘儿的结局,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那么宁卫民盯着只❳顾嘿嘿乐的曲笑和石凯丽,便会假装变得凝神棆贯注起来。

      “别得意,不过让你们一盘,高兴高兴。”

       “行了,就到这儿了,下一把就不让你们了。”覣

      “哼,我自个甍儿也得高兴高兴了。”

      结果第三盘走了半天后,宁卫民的棋路照旧不会有什么起色。

      他턿这ᵍ时又会说,“这盘还是让䁘你们吧。进步真快。看到年轻人这么有出息,我比自己赢棋还高兴。你们俩下棋,很有我当年的风范啊。”

      不用说,俩姑娘就会被他大言不惭的自吹自擂逗得的绷不住,大笑特笑起来。

      就这样,往往ㅳ六七盘下来,在宁卫民的蓄㞔意放水下龝。

      两个姑娘一汬定会被哄得高高兴兴,洋洋得意,满怀胜利的喜悦离去。

      可反过来呢,要是心怀不满的霍欣,冲宁卫民说上几句酸溜溜的风潹凉话。

      “你得算臭棋篓子了吧?怎么连彆女的都赢不了?”

      宁卫民却保准儿不留余力,能在棋盘上杀得她彻底傻眼,连一盘也赢不了。

      而且最后往덫往还得甩给她几句难听的。

      䘾 “行了行了,就到这儿吧。我不忍再赢你,怕你想不开上吊。”

      什么叫不患多寡患不均啊?

      陝这样的区别对待就是!

      那到哪儿都被馛捧着的霍大小姐,要不气得浑身哆嗦,恨得牙痒痒,对曲笑和石凯丽心生厌恶才怪呢。 

      可更让霍欣恼火万丈的是,她却偏偏拿这俩姑娘没辙,甚至就连明面上甩脸子都不行。

      因为她们不但是皮尔·卡顿最看好的模镤特,是公司已经点名重点培养的掌上뇐明珠。

      而且据说,由她们俩穿上展示过的丝绸服装,外贸订单签的金额都明显比别人롲高一倍。

      已经成了经ᅱ贸部和商业部点名每次必要的模特。

      这种情况下,跟她们明着起冲突也太吃亏了。

      不但宁卫民会护着,宋华桂▭会不高넥兴。

      恐怕就连霍欣后面的靠关系,也得数落她不懂事呢。

      霍欣不傻,知道自己不能明着针对,于是,小女人的阴招也就使了出来。

      有那么一天,当曲笑和鰇石凯丽再来下棋,她们一找棋,就发现跳棋不见了。

      쾥“棋呢?”她们俩问宁卫民。

      甞“不知躙道呵。”宁卫民ꜧ也没找着,“这事儿真怪呵。”

      “是不是你给扔了撪?”

      “哎,我扔棋干吗?上次下完,我不就就搁这桌子上了……”

      “那怎ጊ么会没有了?这屋里就这么大地方……”

      㬘 “等等,豐我问问啊……”

      宁卫民就推开沙龙那屋问霍欣,“哎,你看见紧里头那屋的跳棋了吗?” 塜

      “没看见啊,我可没拿你棋。”

      霍欣登时睁大眼睛,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㧃 “要不我帮你问问别人吧,看看是不是他们拿走玩儿去了……”

      㶦 跟着她就假积极,掉头去问屋里那正聊国家大事的几个大学生们㸁。

      “喂喂,你们刚才谁去过紧里头那屋啊?我骬们经理的跳棋不见了……”

      不用ⱛ说,这话无疑是把别人当贼啊,那谁能认啊。

      眼瞅着几个大幇学生脸色不对味儿了,宁卫民赶紧摆手。

      “没事没事,什么ਲ਼也没丢。”

      ␨跟着就走了。

      而看着宁卫民黑了脸,吃了个不大不小的闷头亏。

      霍欣的心里却无比씠得意,暗暗乐开了花。

      她心说了,你要能找得着才怪了。还想玩儿?让她们俩回家玩儿去吧。

      只是可惜啊,没高兴多一会儿,很快霍欣就傻眼了。

      因为人算不如天算。

      让她万万没料到的是,宁卫民并没有因为跳棋失踪束手无策。苄

      ⎓ 反倒带着曲笑和石凯丽又̭进入了这间屋。

      连带屋里的几议个人,都一起被他撺掇着玩起了一个퇺名叫“杀人”的集体游戏。

      结果完全是事与Ჵ愿违啊,那游戏是真有意思。杢

      쌺 这一天,曲笑和石凯丽不但玩儿的更开心了,而且还有融入文艺沙龙的趋势。

      这可是霍欣自以为专属于自己的禁区啊。

      恳ϛ ⟳ 岂能坐看曲笑和石凯丽把她取而代之,日后成为受追捧的焦点人物?

      所以这天回去后,她越想越亏,越想越觉得自己蠢。 삻

      没辙,只能赶紧补救。

      第二天她就又买了一套新的跳棋给宁卫民送屋里去了。

      ೔虽然获得了宁卫民的表痛扬,可她ꐠ心里都快郁闷死了。

      ꆒ 판瞧这个哑巴亏吃的,失策ꅳ!

      也不知道那俩丫头今后还会不会再往沙龙那屋凑。

      气啊!真气啊!太气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