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探花第二场白衣

      “佛兰克伯爵阁下,您应该是明白的,商ꘊ船是不可以安装武器的,否则的话只能算是军舰。而军舰出访是需要获得所在国同意或是邀请的。你们这样的行为是违法了国际法的!而且有没有违禁品不是您说了浣算的,要我ş们检查后才癛能下定论!”阿方索气籠愤的说道,胡子一翘一높翘的。

      “而且如果您ԣ的船队涉嫌쯭非法拘禁的话,我们法里西政᡺府一⿷样不会坐视不쎑理,所以希望伯爵大人配合!”阿方索硬气的补充道。

      大国政府就是有底气啊,ꁐ咱们西拉这种小国,ě在国际上肯定是处处手受气的,就连崔凡克联邦这种二流国家也敢打咱们的主意就能看得出来。

      撃 “我当然知道安装鞛大炮的问题,但是事宨出有因,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我还是耐着性子和阿方苽索解释了一下,毕竟闹僵了吃亏的是自己:

      “阿方索阁下之前可能也知道,这阵子我齫们王国q被海盗抢劫了多次ꆄ,货物被劫就不说了,船和人也被海盗掠去,至今不知所踪。我们这䴔也是没有办法的举动,希望贵方能够理解。”

      “你们可以派军舰护航啊,打击海盗都是可以的,但是把安装了大炮的船开到商业港֦口这算什么ἳ事?”阿方索并不同意我的说╗法쮙,质问道。

      “我们也尝试过护航,但是不可能对所有商船都提供保护,我想就算是法里西这样的大国⋂也是做不到的。”我一边说一边给磒阿方索戴了个高帽,随即话锋一转,发起了反击굦:

      煵 “而且特别奇怪的是海盗似乎总能找到我们护航的漏蔣洞,专门找没有护航的时间动手。特别是从你们福斯港返航的商船,损失尤为严重。难道贵国政府不应该为此付出一点责任吗?”

      “你们的商船ᛚ又不是在我国港口和领海被劫的,我们要负什么责任?”阿方劃索不以为意的讲道。

      “哦?是吗?那你们能解释为什么我们商船的航程为什么被海盗掌握的如此清楚吗?我们已经进삇行了调查,排除了内部出现问题的可能性。那现在贵国是否也应该调查一下,给我们个说法呢?”我欺气愤的讲道,开始给阿方索施压。

      “并且我想知道,局长阁下,是谁向您举报了我们步的船上安装Ⅻ了大炮这件事的。要知道,没事盯着别人的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我很怀疑举报的人有閮所图谋。”我尽量缓和语气,但是话◳一点都不软:

      “我建议阿方索局长查一查,毕竟每个国家都不希望自己的商船被其他国家觊觎。”

      “你讲的这些我会考虑,但是该有的检查必须要有。”见我态度强硬,阿方索的态度也软了下来,但是职责所在,他必须要进行一次ꀔ检查,否﹢则不好交代。

      我是非常不愿意让阿方索检查的,主要是怕那五十多个海盗起事,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我知道㪃和他继銴续扯下去不会有结果,而且这事肯定是有人在捣鬼,否则以法里西这个国家的尿性才懒得管这种破事。

      闄 西拉王国和法里西的关系比较好,贸易也很密切。这就是是所谓的远交近攻。正常情况下只要我们不把蒙在大炮上的帆布取下来打法里西的脸,他们的官员才不会来找茬呢。

      所以说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必须要和这个阿方索的上级聊一聊,或是找一卍下领δ事馆爪,通过臊外交途径解决这个问㩫题。

      “这样吧,上船检查也不是不行,但是我需要见一下贵港口的负责人。”我想了一下对阿方索道。

      “也好,那就麻烦佛兰克伯爵和我走一趟吧!”阿方索显然也是不想惹事,责任能推给领导那简直再好不过。

      “劳烦ꃟ带路!”我也很绅士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廒

      路并不远靖,港务局就在港口内,做车没用局上十分钟,我们就来的了到了港务局长的办公室Ꜯ。

      リ徐三和赵六依旧尽职的守在门口,看得阿方索一愣一愣的,心道这跟个年轻的伯爵好大的派头啊。

      “局长阁下您好塯,大卫.我是佛兰克,西拉王国伯爵,今天抵达的商船队负责人。”셥我先与港务局长问好,并表明了身份。

      ᅔ“硭哦……原来是佛兰克伯爵阁下,有失远迎,我悾是加斯东,港务局长,不知阁下此来有л何贵干?”干巴巴ヱ的小老头一看就是官┥场上的老油条,处事很圆滑。

      “加斯东局长阁下,情况是这样的……”我把事情的进过和港务局长讲了一下,并强调到:

      “也不是我方有意的挑衅,加装火炮也是实属无奈。

      本次出悡航,因为护航舰只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返航,我们立即就遭遇到섢了海盗的袭击。

      钰 如果不是因为安装有大炮,我想我现在已经被海盗抓了,卖到新大陆当奴隶了吧。”

      ⎲“佛兰克伯爵阁下的话可当真?那真是太危险了!您的船队没有遭受损失吧?”加斯东表示了一下关切,然后话题一桓转:

      “ᮆ听伯爵ꌠ阁下您刚才讲,你们击沉了海盗उ船并俘虏了海盗,⇻那他们人在哪里?”

      “船上关着呢,偄我需要利用他们找到之前被卖掉的船员,把他们营救回摀来。”我说道,可不能让法兰箓西政府把人给弄走了,我还指望把这些海盗的油水榨一榨呢。

      “嗯,佛兰克伯爵阁下的心情我十分理解,海盗的事我们可以不管,但是大炮的事还是要管的,否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加斯东为壁难的讲道쾦。

      “那这样好不好,我们将船上的大炮安装封住炮口的装置,在港时将钥匙交由港뵿口安全部门,并接受检查。为此我放愿意支付一点额外的管理费用。”

      这是我在路上想的办法,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㉊,对方也明白就我们船上那几门火炮根本搅不起什么风浪。

      “局㎠长阁下您要明白,如果没有这些大炮的保护,我们㺁的商船根本午无法出航,那与贵国的贸易必定受到巨大的影响,对我们双煩方都是有害的。”我补充道:

      “如果贵国无法䢶满袊足我们对于安全的基本需求,那我国只能寻求西潘亚或是别的什么国家加强合作了。”㣷

      愉썰我的话里有那么一点点威胁的意味,但是确实是这样,如果无法保证出航安全,那对西勷拉王国的海运无疑是哥巨大的打击。

      但同样,对于法里西좾也是不小的损失。毕竟双方是友好国家,贸易濊份额不低。褥

      칎 “伯爵阁下能代表贵国韫政府吗?”加斯东显然不觉得我单单一个伯爵能代表西拉王国做出如땬此重大的决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