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极品28页

      南㰳宫明枫迅速地扫了表情不一的他们一眼,젻有点不解他们的神思心态,但他天资聪明,随即转了话题:“༱兄鿙台,你何时回归故乡?”

      藡 “能够又见上小兄弟一面,已是心慰,”冠巾青年轻轻地随意拨弄了几下琴弦,深长地叹了口气,“此生虽颇多遗憾,但᫱已无过多的挂念了……不多说了,为兄心意已决,明日即刻回程。”

      “可是,”南宫明枫出言相劝,“如果往后,在总坛聚会时又遇上兄台的那位姑娘呢?”

      绦 妤 “哎,不会了……”冠巾青年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怅然若失之音尽显无遗,“如果她能来,这么一段时间,她就会来了……”

      “可是,如閇果她在往后的某一天,不期而现,那教我该如何知会兄ƅ台你呢?”

      “不期而现?不会了,”冠巾青鯼年淡淡地苦笑着,“尕小兄弟,谢谢你的诚意关心,勉此生能与你相识相交,已是冥冥之中的柨天意,是为兄今生唯一的无悔幸事。”

      “如果能遇上那位姑娘,我一定转知兄台,”南宫明枫显得信誓旦旦地道,“只是不知那时,兄台身处何方?”

      “天涯海角,胺自有我容身之处,”冠巾青年说到这里时,把目倀光转向了远方,不知神系何处,“为兄也已厌倦了凡尘俗世,自会寻一清静之处,淡茶古乭琴,了却余生……”

      ꬖ“可是……”南宫明枫心中一阵悲痛,忧急如焚,不知该再说些什么,泪湿迷眶了一会,才强装平心静气地道,“兄台乃人中豪杰,我就不信天公如此俯戏人间䏻,玩弄真善。”

      鑆冠巾青年闻言似乎呆愣了一下——人性相交,贵在诚心理解。眼前的ꕉ这位少年虽然只初识未深交,但却已如宿友相融、㹋肝胆相照,顿时脑海뵤中闪过了一个瞬现即逝的念头。

      注目了他好一会,才轻轻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罢了,驾也许是冥冥之中已有定数……好吧,小兄弟,为兄告诉你,如果你有事,可以去扬州南城南大道七街四巷八组二十七号找一位‘挽风念昔’的老ᦑ人,就说与一位‘旋音古琴’的人相识。切记,‘挽风念琅昔’、‘旋音꿶古靆琴’。” 㖭 耙 胋四叔一听冠巾青年的话语和口吻,便簃敏感地电目复又扫了他一下,不知眼前的这位冠巾青年言中何意,又是ꯢ何许人。

      “兄台此去,会一去不复返吗?”南宫明枫默默地用心记下了冠巾青年说出的话,但又心念不舍此番胜似生离死别的永别。

      韚“嗬,”冠巾青年也无奈昳地叹꾆声摇了下头,“小兄弟,人世间的聚散离合,也不过是矏过眼云烟,陠不必太过挂念,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一定៛还做兄룘弟……”

      “我今天来,本来哯也想告诉兄台关于我的生前种种,只是,可是……”

      “䧄算了,”冠巾青年淡笑了一下,又怕引起南⤔宫明枫的误解,忙又接声道,“为兄并非不想知道你的往事,只是为兄已知道尘世间ꑛ有过你这个人和你这份心就已足够了,其他的都如虚云幻月,不提也罢。”

      “我们今生真ᷣ的不可能再相遇了吗?”

      冠巾青年无䯗奈地又摇了摇头,把目光转向了不知何处的远方:“ᨮ此生相遇是缘份,能够用心彼此牵挂思念着对方,那才是真正的心交之道啊……”

      “就算与那位姑娘尘世无缘,”南宫明枫目注鞭着冠巾青㮪年,心急微蹙着眉,“兄台也大可不必如此灰心绝念。兄台乃人中龙凤,心仪兄台的姑娘想必还大有人在啊……”

      “……唉,”冠巾青年轻轻地叹了口气,沉思了一会,才目注着他,面色凝重地錰道,“有人说,世上真正的情ቍ侣是前世灵魂转世时,一分为二,此生都在冥冥之中渴求着另一半。为兄深信,希望小兄弟也能理解。”

      “那,这样的两人뇑应该是人神共羡的情人蜜侣了。”南宫明枫似是出躬言相询,更是似懂自믋言。

      “是的,他们不分彼此眚,心灵已经相通;肉体潮的相分,只是为了更好地相融……”

      “那为何大多的世人,感情都是平淡无奇,甚至吵闹分离呢?”્

      “那是因为他们,因为寂寞而渴求错了另一半……”冠巾青年苦笑着道。

      “……兄台对这位姑娘的痴心钟情,”南宫明枫细细地品味着冠巾青年说的这几句话,渐渐地有了닅点情绪感化,“应该会是世人的心仪楷模啊……”

      “唉,”冠巾青年轻轻地长叹了一声,“这釬一生,也许她已经쓄走出了我的视线,但无论如何都无法走出我的思念啊……”

      南宫明枫心伤情悲,一时箝也默默无语。

      四叔⅕看了看冠巾青年,低头敛神默默无语——此人还真是令人心服,只是此人不能与枫儿终生相交相处,可惜了…… 躌

      盈婷姑娘心믚中也是一番感触䲒,此男子恐也是◄世间罕见,她低头偷偷地瞄了对方一眼,随即又迅速地斜扫了南宫明枫一眼,便又含羞带娇地微低下᫮了粉头,心中涌起了异样的感觉——能与此人相交樾相应的人应该不会筰天差地别……

      “兄台,”鉓南宫明枫沉默了一会,才轻轻地道,“那明天,我就来相送一程吧……”

      冠巾青年默默地摇了摇头:“那样就有点为难小兄弟了,这样吧,既然你们今天事巧情合,为兄就抚琴吟唱一曲,算是我们彼此相送,就此别过吧……”

      南宫明枫无言以对,只能ŷ默默地点了点头。

      在木뀷桌上,古琴的摽左边,就曾摆放着一本有点蜡黄旧损的装订古籍,不厚,估摸只有几厚页。但似却是冠巾青年的挚爱——刚才,他见有人来访,便轻轻地合悆上了曲谱古籍,此时因又要循谱抚㷙琴,所以他又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曲谱古籍……

      南宫明枫眼尖,就在冠巾青年伸手翻开古籍的瞬间,他已扫见了랹在古籍的竖行正中央,反文倒字着四个大字——《凡风俗曲》

      只见冠巾青年轻快地翻到了古籍的最后两页,便岙移手抚琴,轻٧轻地抚摸了几下,便拨弹出了清晰悦容的旋音乐曲……

      䰔南宫明枫⩚闪目一扫乐曲的曲名,见是寓意深刻的“尘世心缘”,便凝神合着心音,静静地聆听着旋音乐曲……

      伴着乐曲的前奏,冠巾青䒟年抚琴弹唱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过眼云烟如人生,当尘埃凝落之后,有谁会记得我们?又有谁知道,我们曾在这世上,走过一回?那时的遗憾已成空……뀭 ๶

      “风儿吹啊吹,吹动着我,茫尘的心弦,尘封的侌心忆,已渐渐清晰……

      “风儿吹啊吹,拨动着我뇷,模糊的心曲,往日的点滴炑,已不断涌现……

      “你还在那,遥远的⓸天涯海角,唱着歌……回音的心弦,神往着,尘世间,的心缘……

      “千年之后的櫗你,会在哪里……和我相琚逢,我愿鱯化身……风儿,承受那,心甘情愿,的痴傻……

      ޞ “天涯海角,为你苦苦追寻;魂牵梦萦,为你默默等待……

      䳒 “前世的缘,㓕今生来续……今生的缘,是否能、千똗…쫫…年……

      “前世的缘,今生来续……今生폁的缘,是否洆能、千……年……”

      燞余音未了,萦绕于耳,冠巾青年却早已泪湿盈眶,终曲的뜌双手却停抚在琴弦上,凝久不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