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色午夜秀聊天室

      李国邦无䑒奈的笑了笑道:“谢谢美姨的体谅,来来这块大鸡腿看起来这么詀香,蜜来美姨ハ你快吃。”说完我夹起鸡腿放到了美姨的碗里。

      美姨看到李国邦夹来的鸡腿,嫌弃的又夹了出去,扔到了桌子上,生气的道:“你脏不脏,你用你的筷子㴧给我夹菜,你懂不懂礼貌啊?一点教养都没有!”

      ޥ 听到美박姨的教训,李国邦尴尬的笑了笑,道了歉。

      但是德叔却受不了,“啪”的一声把饭碗摔到桌面上,大声道:“够了,阿邦只是好意,你能不能不要借题发挥,你要不想在饭桌上吃,那你就去厨房吃。”

      听到德叔的叫骂,美姨彻底放开了:“好你个关培德,我就故意的你怎么着?只要你一天不取消掉诗文和这小子的订㐎亲,ꀎ我就悶天天这样!

      还有你徑,乘早打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念头,你现在这个衰样,你看看你那里配得上我家诗文了。”

      而德叔听到㔕美姨这无所顾忌的话语,抬手准墡备打美姨,李国邦立马拦了下来。

      ಏ而美姨看到德ጥ叔要打她,立马带着哭腔道:“好啊,关培德㓐,你还想打我,这小子是你私生子吗,你凭什么把诗文许给这个穷小子。

      他到底羚哪里好了꒪,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的,就那一幢他老爸留给他的破旧的房屋,你这是要Ф把诗文往火坑里面推啊,我告诉你,你要敢把我的诗文非要许给这个小王八蛋,我跟你没完。”

      韟 몟听到美姨的话语,李国邦心里一阵的不爽,看到又要站起来打美姨的德叔,立马又摁住了他,并ௌ劝道఍:悳“德叔德叔,冷静冷静,有煾什患么话咱们好好说。

      美姨,你也坐下来,既然今天你要说明白这件誗事,那么我们今天就把这件事,彻底说清楚吧。”

      鋑 䞳 听到他的话德叔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想说话,李国邦举起手拦了下来。

      ꈐ而美姨听到后,不乐意的坐ﳊ了下来:“算你小子识相,呐,我今天就把话说明白了,你想娶㡊我们家诗文,没门,壊打死我都不同意。”

      李国邦失望的点了点头道:“美姨,你的心情我理解,任谁把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没经过自己的同意就送给别人,谁都不舒服。”

      看到德叔要搭话,李国邦拦着他继续道:“賅德叔,你先别急,听ꥼ我说完,美姨也是为了诗文着想,并怞不是什么坏心思。

      但是我想告诉美姨的是,人不可能一辈子都是活在一个状态,毕竟我还年轻,皑年轻,就有无限可梌能。

      ǻ

      所以,美䋎姨ᑹ,毕竟德叔是个男人,我们不能让德叔为ቝ难,所以,我们➆这样,我现在才23,诗文也才21,给我三年,三年内我要能升任督察,并且能◠拿出50万,你们就允许我和诗렞文交往,如果ᗴ不能,那就是我能力不足,是我确实配不上诗文,您看这个办法怎么样?”。

      听到李国4邦的办法,德叔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向我道:“阿邦,怎么你看不起你德叔吗,我说过,男人说的话就要兑现,我既然向你老豆承헳诺了要把诗文许配给你,我就说一不二。

      ݱ 还有,阿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取消这份亲事,这事要是传出去,别伩人还怎么看我关培德,我还怎么在外面立足,诗文和阿輌邦的婚约,我好多同事都知道的。还有女儿以后谈朋友,大家都会说我们家놬嫌贫爱富쾊,你让诗文回来怎么面对Ƛ?”

      听到德叔的话,美姨,愣了⟓一下,想了一会道:“切,这么点畻小事,我不说你不说,谁会知道。

      但是这小子的注意不错,呐,别说美姨不给你机会,这是你自己说的,三年内升职핀到督察,还䒶要能拿的出壒50万,我就同意你和诗文墍交往,如果你没做到,可别怨我们我们关家欺负你。”

      听到美姨的话,德叔无奈的“嗨”了졑一声,而李国邦也轻叹了一口气ㆼ,站起身道:“好了⧯,谢谢德叔和美姨款待,我吃饱了,我先回家了。”

      说完后穿好衣服,提起包就准备走,但是德叔却拦住我道䴰:“等下,阿邦,我送你一趟吧,我还有点话给你说。”

      看到李国邦和德叔都要走,美姨低喃了ᣩ一句“切,正好还省了一顿!”

      竞 听到美姨的话,德叔狠狠的瞪了一眼美姨后说道㥇:“你等着,等会我回来再跟你算账쿴!”

      说完穿好衣服,出门下楼开ꋏ车。车辆开动后,德叔用抱歉的语气说道:“阿邦,让你受气了。这臭娘们,ヹ好久没修理过她,晚上回去我好好收拾他一顿。

      ߎ而且,你也太冲动了,督察可不是那么好升的,你德叔我奋斗了20多年,才是个警司,你说你要三年就升到督察,不是衵你德叔看不起你,实在是不可能啊!”

      听到德叔安慰他的话,李国邦立马出言阻拦道:“德叔,美姨又没做错什么,你打她干嘛?美姨也是为了我和诗文好,而且美姨说的本来就很对啊,我现在连我自己都照顾不好,您怎么能放心把诗文交给我。

      再说,我也不是冲动说的话,人总要逼一逼自己吗,现在这个时代,一切皆有可能。”

      听到李国邦半是回答半是期望的话,德叔֗笑了一下道:“或许是德叔真的老了,不过也许真的有可能,就像澩我们西九龙警署▽一样,我上面的张警司就比我小五岁,你说得对,现在这个社会只要肯干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德叔ᖪ给你打个警告哦,一些塑违反我们警察纪律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朗粘哦,你德叔办起橓案来可是谁都六亲不认哦。”

      听到德叔낞这具半是玩笑半是警告的话,李国邦无语的敬ꇭ礼僳并喊了一句道:“yes,sir!”

      ⥨看到李国邦没有正形的样子,德叔笑着摇￀了ᩊ摇头,然后뢢提议请他吃饭,毕竟刚才谁都没吃。

      ק 然后德叔领着짟李国邦,找了他房子附近的大排档家了两个菜,吃了倒点又把他送到他家楼下后,交代了李国邦三天后到警局按时上班后就离开了。

      낵而李国邦站在自己家的楼下门口,发了一会呆后,循着记忆慢慢的走了上去,爬到三楼,找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股霉味冲了出来,他赶紧进去,打开屋内的窗户,开始散气。

      看着陌生又熟悉的环境,李国邦百感丛生。这栋房子是他父母留给自己的唯一财产了,虽然有点破旧,但是面积还是很大的,有个八十多平米左擏右,两房一厅ᅩ,뿃一厨一卫。

      ꀆ 走进他的房间,打开灯,看着凌乱的房间,墙上贴着几幅李小龙的海报,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上面放着一个录音机和几盒磁带,翻着看了下都是许冠杰的歌曲。

      꺎 鞞 自己正好无聊,打༃开录音机,随便放了一盘磁带进去,接着就是一阵歌声传来,是许冠杰的“半斤八两”...

      接着李国邦跟着歌声,收拾起了屋子,把一些发뵗霉的衣物还有床单清理到了卫生间,拖地,把乱放的物品摆整齐后,꺿突然看到摆在一旁李国쐅邦父母的灵位,突然有点愣神。

      婆婦走到ꇽ灵‥牌前,心里怪异的拿起三只香点着,拜了三拜,然后祈祷道鮆:“叔웺叔阿姨,虽然我已经不是你们的儿子了,但是以后你们就由我来供奉了,请你们保佑我平平安安!”

      接着烧了点水,躺到浴缸里面洗起了澡。躺在浴缸中,慢慢的想起了李国邦记忆中死亡的情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