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把尿bl

      林澈这边打着,塔内顶楼的光明左右使却已不见了踪影,就连四大护教法王ﬠ、掌旗使和在明教辈分较高的老教徒也都一同消失了。

      众人关注比试,倒少有人殠注意到这些人的消失。 崓

      而在二层天字门门外的看台上,ᵋ王寅悄然消失了,但方腊气定神闲,视若无睹。

      吞此时,喧闹的摑木塔后方,一间密室之中,薛卢与冷庆各坐在左右的高位上,两人中间的主位空着,下方是一张长桌,四大法王、掌旗使和各分舵舵主依照主次坐着,每玌人都低头看着ᨮ桌,不发一言。

      읠冷庆沉着脸,喝道:“说啊ᮘ,那位持有圣火令的教徒在哪?你们不是都消息灵通吗,老夫上个茅房你们都知道,如今真要你们查了,却个屁都没幝有!”

      冷庆有意连薛卢都骂,暗指薛卢在他身边安㝨插暗子,而他对此了如指掌。

      䄖薛卢一脸无所谓,呵呵笑道:“不是被你派人杀了䁻吗?”

      “胡说八道!”冷庆鸒怒道:“老夫쳶只是试探,真要杀他,现在他的橼尸体早在这凉着了。㛚”

      薛卢早就不满冷庆派人刺큋杀,此刻既然都挑明了说,他也就不遮遮掩掩了,怒道:“圣火令刚出现韨,你就派人刺杀,是个人都要给你吓跑了!”

      “我呸!这就给吓跑,还当个屁教主。”冷庆声音更大,在韛密室之中回荡。

      ‌薛卢冷冷说道:“见圣火令如见ឈ教主,你是想造反吗!反正今륹天谁要拿ء来圣火令,我就奉他为教主,若是没有,我ꚲ就直接一掌把你劈了,也不让你当教主。”

      冷庆不怒反笑:“就怕你没这本事ゃ,那要是一头ᗅ猪嗑着圣火令,임你也要带回家供着吗!”

      薛卢气得不轻,臭骂道:“我他妈说的是教规!你在这少跟我扯,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当教主!”

      ䷅ “这话你说了可不算!”冷庆喝道:“要是在座诸位都不同意,老夫就此作罢!”

      这是在逼人站队了,长桌两边,众人面面相觑,有人正要表态,糳忽听薛卢摔椅而起,指着冷庆,怒道:“你是要让明教分裂才甘心吗!”

      Ķ

      㼢 薛卢说得一点也不严重,一旦此时分派站队,无论今后谁成为教主,明教都将不会再是铁板一块。

      “那也好过一直半死不活!”冷庆哪৒里不知,但他就喜欢推毁重来。

      ᩚ两人又再次k大吵起来,众人被薛卢抽离出来,寻思没了他们轠的事,也就继续低头发呆,反正听他们吵架也不是一䲇两天的事了。

      棟㝭便在此时,一个细弱但坚定的酎声音在桌边角落突然响鵟起:“我知道教主在哪。”

      众人齐齐看去,说话之人正是ᕓ王寅。

      冷庆森森反问一句:“教滦主?”

      王寅虽地位低于光明右使冷庆,但也不弱了气势,肯定道:“教主!那位持有圣火令的教主!”

      冷庆没像跟薛卢说话时那般激动,而是冷声罴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ƶ ꃒ 王寅扬声道:“当然知道,见圣火令如见教主,何况教主还会圣火令神功和乾坤大挪移,他不当教主,谁人来当?”

      謖 薛卢一愣,忙问:“持有圣火令那位会乾坤Ḹ大挪移?”

      鶮 “如假包换!”䕵王뗄寅不假思索回答。

      乾坤大挪移失传已久,冷庆自然禶不相信,沉声说道:“那便请出来瞧瞧吧!”

      王寅回道㠉:“教主说,既然诸鶮位武功高强才能짐当錕教主,那他便打一打!”

      这是由他人转述,众人听不出是狂妄还是自信,但至少在这群性格乖张的人心里留下一个不错的印象。

      此㨄时,外面的比武台上,又有一名挑战者檧被打下台,迄今为止,林澈已经连挫四十三名挑战者了。

      칂在林澈挑衅光明左右使后,上场挑战的人皆是高手,都是薛卢和冷庆暗中安排来削弱对方的好手,媬却不料都成了林澈的经ᙫ验包。

      林澈估뒑摸着已经刷有五十年内力修为,心情大好缎,催促着孔玉堂快怂恿下一位挑战者下场。

      众人看林澈越打越精神,不由发愣,皆是好奇,这家伙就算内力深厚,力气也该使没了吧,怎还生龙奻活虎㽄?

      就连慕容复都不由皱眉,回想吴房镇一战,若不是两人以伤换伤,怕是要生生ꗬ被累死。

      “还有没有挑战者?”孔玉堂邀着手问道。

      ෺ 掎 无人应答,自认为打不过的人自然沉默,而自认打得过的人寻思对方早已筋疲力尽퐺,胜也不武,便不答话了。 敄

      ⌳ 这时,光明左右使等人已走出密室,返回原处,看到场上之人仍然是林澈,皆ኛ是譶惊诧。

      薛卢轻㹢声笑道:“风轻语,形势有变,你先让那位小兄俶弟下台吧,别伤着人了。”

      风轻语虽在楼下一层,但却听得一清二楚,脚下一蹬,从空飞下。

      明教教徒见状,齐声大喊:“风王!风王!风릭王!”

      疯王?

      林澈ﮤ一愣,抬头看去,只见一簺名俊逸的男⳶子从塔上跃下,一脚轻点在台上,落地无声䷡。

      就单单这一点,江湖之中能做的人屈指可数,足见其轻怉功非凡。

      风轻语笑ꮒ道:“鱌在下明教法王风轻语,阁下能否透露个真名?”

      林澈寻思对方恐是已查得一清二楚,也不再隐ꨃ藏,拱手回道:“毒谷掌门,林澈。뚺”

      风轻语故作惊讶뺊:“哦,原来是之前在少室山大展身手的林掌门,久仰久峞仰。”閷

      林澈也客套回礼:“风王的名号才是懻如雷贯耳뱀。”

      听到林澈并非明教中人,塔内教徒登时喧杂喝喊,⨄不满其뵽他门派的人在明教选举教主时故意ꑍ找茬。

      簌点林澈视若无睹,置若罔闻,穿越久了,杀人多了,胆子也就越壮了,只有石窟的功能,他甚至自信捱只要给他时间,他能将整个明教的人打趴。ç

      薛卢听闻林澈并非明教中人,心里失望,但好歹对方也是一派掌门,有心交好,却也圆不了场。

      人家比武选教瓲主,你一个外派掌门跑来瞎掺和,还一连打趴了四十多人,这让明教的脸往哪搁?怎么也得断俼支胳膊ᩣ少条腿让人抬出去才能让明教挽回箲点颜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