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通奸小说

      事后回想起来,不管前世还是今生,寒夜行最美好的记忆,都留给了如今这座陷入了绝境的离魂城,交给了那个名叫封夕落的女子。

      他记得自己穿越过来之后,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关于宿主的记忆只有や混沌的一片,父母家庭、族群归属、位面出身均都不可考,说他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也说ዶ得过去。

      待到长成了一个十四五岁的ꕂ少年之后,他谋生的身份是一个为姑娘们弹琴伴凑为生的乐师。

      他工作的地点是在离魂城外城北的临江码头上,一家名为风月的歌舞妓馆中。当然,他同时也是离魂城内的离魂灵院的一位在册学员。因与风月歌舞妓馆馆长紫莲妈妈相熟,又只有弹琴谱曲这一项生存的技能,便궽一直就这样呆了下来。

      紫莲妈妈说他男人女像,身段如水,不做砱花魁可惜了。馆中的姐妹们也从来不将他视为男人看待,倒像是将他视为闺密,什么烦心事都对他讲。这所有的人当中,只有夕落例外。

      只有她看出了自己内心的男子气概,也深深地理解自㗍己作为一个男子天生具有的欲望与坚守,还有那颗因残卷力量不断侵蚀而变得日渐疲倦的灵魂的坚韧与强大。왅

      风月歌舞妓馆隶属于闻名冥海的四大幻境之一中的风月幻境,分馆遍布各大位面,可算是当今世界中最为奇特的一个中立势力。它历来就以搜集贩卖情报为生,姑娘们的皮肉生意倒是⧩变成了附属产品。

      在风月的内部,姑娘们除了接待恩客的皮肉生涯。她们还有着另一个共同的큐身份:风月幻境的命运使者。

      夕洛一直就㠷是馆里的头牌,应该也是这座风月分馆最高级别的命运使者。寒夜行与她朝夕相处,自然多少知道风月这个情报峺组织是干什么的。不过为了避免卷入事非,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与夕落一直约法三章:

      从不过问彼此身上和背后组织的秘密、只说爱不谈情(欲)、还有相互依靠扶持。

      于是,在很长的时间里,夕落一直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中唯一的朋友与知已,说是两人相依为命阗也不为过。在生活中当,他们当然也会有一些小分歧,但更多的还첎是志趣相投,惺惺相惜。

      籏就比如,他们都很喜欢离魂城。푤

      …………

      作为紫阳位面三大进出位面的通商灵关之一,离魂城坐拥灵关繁华,怀抱圣湖大江,坐看荒原,即是紫阳西北最靠近于섦冥海边关的巨型城市,向来是江湖消息的集散地。 

      同时它又远离阳紫政治博奕的中心廨,也可算是一个十分适合像寒夜行这样身怀秘密之人的隐居之地。

      寒夜行记得那时的离魂城还是一座旅绎络,异族混居,商客不绝的商业城市。

      它北临风云大江,南抵临霄山脉。整座城方圆一百二十五里,城墙高处十三丈,低处十一丈淰,宽八丈,可供三马并驰,城墙全部由紫色的紫晶石筑成。整座大城街衢纵横,里坊有矩,人口骒达数百万之巨。

      每天髇清晨,从城西的风息荒原上,都✦会有无数的驼队带来许多异位面的神奇货物。风云大江上,也会有紫阳出产的临霄魂茶、未央灵瓷、云梦织锦等各类货疺物汇聚蕢。然后再经由这城中大小商帮往来贩运,便可散落于四面八方,流通于由冥海灵路所网罗而成的整个位面世界。

      他们一直讨生活的城北临江码头,也一直是个三教九流汇集的繁华之地。

      大江圣湖之上ﱷ,樯桅뽀林立,千帆竞渡。沿岸数十里,更是茶馆商铺参差,歌馆酒肆连绵。ୁ行色匆匆的商帮旅客、趾高气昂的灵柭修者、异位面的冒险者、总是把这里塞得满满当当。他在码头上工作的风月歌舞妓馆,也从来就不会缺少顾客。

      自从封夕落被派到这里,很快成为了城北码头最红的歌舞妓之后,他们所在的风月歌舞妓馆更是红极一时,客人天天爆满。

      他每天要做的工作,便是给夕落弹琴伴唱,为她谱制新曲,照顾她㷋的饮食起居。时不时的,他也会进城到离魂灵院中查阅一些资料,拜访一些新老朋友。替歌舞妓馆的紫莲妈妈和姑娘们跑跑腿,替夕落照看一下被她安顿在城内贫民窟中的那群孤儿们。

      给他们带去一些吃的,也带去夕落交待给他们的任务。

      原本,他们都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一天天的过下去。但自从紫阳位面当今灵王紫玄螭吻颁下锁国令,除了极东之地的刑天灵关,所有通关口岸一律关闭,这离魂城很快便萧条了下来。

      那条流到此处汇聚成湖,再化为股股浅流渗入荒原的风云大江,也因位面禁制开启,灵气逐渐消᯻退,慢慢变成了一汪蒸腾着冥气的死水。然后,不过短短数年的时间,便迎来了这场犹如末世般的围城之战。

      事实上,对于这场战争,寒夜行并非没有预感。

      事情是明摆着的,不用花钱去买风月的情报他都会知道,城外的风息荒原一直连接着位面蟨之外的茫茫⹚冥海,灵气薄弱惇,物产贫瘠,还时常会被冥海冥气侵袭。除了一些喜爱袭击人类的凶兽之外,别无长物,向来就是帝国流放凶徒罪犯、异位面躲避仇家的冒险者、还有彪悍荒原圄部落的混居之앎地。

      这荒原纵横千里,生俬灵百余万,他们全都指着这离魂城的通商而活。断了商路,即是断了他们生存的根基。嵨

      很快的,他们就为这去留问题第一次产生了分歧。寒夜行说世界这么大,他想去看看。夕落则对他说,她很想跟他走,但作为一个风黨月的命运使者,她有着自己无法逃避的责任与任务。

      于是就在他即将离开离魂城,展开为期数年的冥海漂泊之旅之前。在与夕落分别时,寒夜行曾有些赌气地预言说。

      这离魂灵关关闭之日,便是荒原暴乱之时。

      没想到真的被他ᒞ不幸言中,几年之后,当他带着一身疲惫再次归来,却发现这离魂城早已是风声鹤唳,物是人非。

      曾经熙攘繁华的临江码头一片肃杀萧条,因为湖水冥化,已变成了一个人踪罕至,生灵勿近的生死绝地。风月歌舞妓馆早已经人去楼空,那个名叫封夕落的姑娘也不知所踪。

      他四处打听寻找夕落的下落,但得到的却尽是些荒原上妖魔汇聚,异位面敌军来袭的消息。城内守军不时派出斥侯前去打探,ㅝ传回的消息,也是日坏一日。

      덨但令寒夜行有些诧异的是离魂城的居民们并没有惊慌,有能力逃的人早就逃了,这剩余的人该怎么生活还得怎么生活。

      寒夜行其实也能够理解,作为紫阳的传奇紫玄象幽的龙兴之地和紫阳位面不可撼动的象征。这离魂城从来就不惧怕战争,在他建成五百多年的历史中,它见证了太多的战乱,太多的敌人。

      它一次次见证了紫阳帝国内部的往来攻伐,腥风血雨,也一次次面对过异位面敌军的入侵。但不管是凶兽、幻境冒险者、还是异葕位面的正规军团,最终全都倒在了城关之前。

      ⣍五百多年过去了,城还是那座城,人还是那群人。

      离魂城从来就是一座因战争而生的城市,也是奇迹的代名词。

      据说它是为了镇压五百年那场席卷了整个位面世界的凶兽之灾而建的,由位面世界的七大传奇灵皇之一的紫玄象幽亲手设计。

      돴 锭 时至今日,城墙上,每隔二十步,仍有神兽饕鬄的雕像立在城垛墙上。城墙四角的角楼上,还有四座巨大的紫阳真龙雕盘蜛其上,显得威武肃杀,气势撼人。

      䱁更为传奇的是,据说这座城池乃一夕建成。

      从日暮到清晨,不过一夜过去,它就这么矗立于天险之间。然后在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的照耀中,ۋ便在紫玄象幽的率领下,与那席卷而来的凶兽狂潮展开了大决战。最终抵住了那疯狂兽潮,拯救了ꍻ紫阳位面。벁

      它的落成,恍若神迹。又因战役结束时,正好紫色䭍的太阳出于云海之上,映照战后的血色荒原。紫玄象幽立于஽一묅尊毙于他紫阳枪下的巨大魂兽残尸的骸骨上回望雄关,一时只见残阳如血,袸同袍的尸骨如山。

      便神情抑郁地摇指雄城,脱口而出,名之为离魂。

      只是令寒夜行没有想到的是郡,他还没有打听到封夕落的下落。这风息荒原上的部落战士便拿着兽骨长矛,骑着荒狼弓箭,裹挟着无数的难民出现在了这城关之下,开始了他们的围城之役。

      而且这一围,便是经年!

      …………

      在围城之初,城外⿓的叛军不计代价的攻城,数十次城头攻防,人命如草芥一般被收割。所谓生命,就像这入城的雪花,还未与水面接触,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再之后是断粮、瘟疫、敌军细作눓在城内楻搅起的风云。 ⏨

      在战争开始的一个月以前,在任城主紫阳敬塘弃城而逃。带着他经年搜刮而来的灵物财宝,妆扮成商帮䙀船队顺着风云大江一路向东,进入紫阳腹地后便腞再也没有了消息。

      他曾经呆过的那座所谓的离魂灵院,从院长到学员,足足数百位强大的灵者,平时号称背负着拯救天下苍生的责任,天天在风月搂着姑娘喝㝏着花酒纵论天下的老师和学员们,也礀全都跟着逃了个精光。

      צ 反倒是灵院中一个毫不起的眼的一个图书馆管理员挺身而出,⺋他重整城防,聚起士气,带着慌乱的守军上阵迎敌,前后十余次血战,居然奇迹般地阻住了城外号称百万的荒原叛军。

      后来,这满城찡的人都知道,那位离魂灵院的图书馆理员、胻那个对寒彜夜行一直颇为照顾的儒雅老者,竟是传说中㣪的未央九子之一。是曾经追寻过紫阳传奇灵皇紫玄象幽战斗过的故老宿将,也是当今紫阳政治能量惊人的政坛巨擎之一紫阳负屃。

      再说这紫阳负屃也是奇怪,这离魂城压力与日俱增,他非旦不向帝国求援,反倒关闭了东边的望央门。同콋时又下令开启风去大江的禁制,禁绝了一切水上航运,也绝了自己的一切后路。

      他颁下军令⢿:但凡出云城民,许进不许出。

      此举不但令敌人的攻城变成了围城,也令整座大城变成为了一个犹如末日般的生死绝地。尤其是入冬以来,这小雪大雪夹着冰雹,一刻就没有停过。到了年关时,大雪压塌了城内许多房屋,许多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死去,甚至连尸首也不见踪影。

      寻找夕落一直无果,在杉围城的半年之后,他依靠着残卷的作弊,顺利了成为了一名最低等的随军炼灵师,얒勉强活了下来。

      但是他一直没有去找那个一直对他颇为照顾的负屃将军,这倒不是因为他清高,而是他不想被人看穿手中残卷的秘密,也希望自己能够一直保持着与这个世界若即若离的关系。

      可是现在,当他喊出那声“跟上那只黑猫”,随着追捕小队撞开寺门,冲进了古寺之后,这一切全都开始改变!

      …………

      至于眼前的这座镇魂寺,在离魂城一直大名鼎ஆ鼎。

      出于一个历史学者的本能,他早就研究过相关的文献。而这웊里,也沾满了他与夕落往昔生活的点点滴滴。

      传说它与离魂城几乎同时建成,是紫玄象幽为在那场与凶兽的大决战中战死的同袍们举行安魂仪式的圣䑲地。在䄵寺中镇魂殿正面的墙壁上,还绘有《象幽镇兽图》的精美壁画。他和夕落还曾特地前往瞻仰过,可算是城中不可多得的古迹笇。

      早些年间,这里一直就是城中豪门大族前来上香的清悠之地。

      每年离魂城的建城日,还会从帝都未央城下来的大人物与本地城主一同在此举行祭奠活动。但随着这寺庙周围的穷人越聚越多,自然地形成了城中最大的贫民窟,环境变得拥挤杂乱后,那些贵人们的热情也就慢慢淡了下来。

      벍再之后,就连每年固定컐的祭奠仪式也不了了之。

      此举虽然让离魂寺少了许多的香火钱,在城内的地位一落千丈,但却也让陑它正真的热闹了起来。再加之寺前有一个硕大还的广场,一直是쐳坊中自发形成的市集所在地,可算是整个云中坊的核心。

      在往昔和平的时ܒ光中,这个广场可算是坊中最为䅖热闹的所在,也是饀寒夜行与夕落经常光顾的地方。尤其是那个小吃琳琅的夜市,他曾与夕落来过无똹数次,经常能勾起他前世在广州的大排档中宵夜时的美好记忆。

      但是不知何故,就在三年前,听说这《象幽镇兽图》在一个雷雨交加之夜突然渗出血水,开始剥落。自那天起,寺中和尚便关闭了庙门,不再接待香客。

      Ꞛ 经年之얘下,传闻那幅壁画如今只剩下一幅模柶糊斑驳的残卷卝。再后来,寺中不时有闹鬼传闻传出,就连在寺前广场上的集市也受到了波及。待到敌军围城之后,这寺庙更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再已没有了往日的光景。

       …………

      如今放眼望去,只有一片萧杀,阴气森森。

      望着这眼前的古寺,其实寒夜行一直就在后悔。满城打听了夕落近一年,尽管他曾无数次从紧闭的庙门前徘徊过,竟是没想过到这窱座老寺中仔细的查探,这是他的失察,其实也是他的懦弱。

      寒夜行捧着残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一路追踪。

      ꫚ 他很快发现,说是依靠手中残卷。但冥冥之中,还不如说是靠着前面那只一路乱窜的黑猫,在带领着大家一路前行。

      灵光闪烁,依然是那个敌人,并没有脱离他们的追踪!

      쮫 所幸的是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凶险,他跟着那只黑猫窜进庙中,越过一片枯枝曲桠的古树林,翻过一座不算大的小山。最后到膪了一座名为镇魂的古老大殿前,那只黑猫“喵”了一声,嗖地一声便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他手中一直泛着灵光的残卷,又黯淡了下来。

      寒夜行深吸了一口气,⍖收起残卷,接过一个队员手中的火把,缓缓推开殿门。目光扫过幽深的大殿,他心上一紧,看到둈了满地的尸首。与㕗此同时,他终于发现了封夕落的踪迹。

      就在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寒夜行只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一直隔着的某种无形的屏障轰然坍塌,消于无形。

      잦他知道,自⚸己已经再也走不了⮠,回不去了。至于残卷的问题,他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思再豹去顾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