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侵犯银行女职员

      宴会结束,送走赵祯和曹皇后,其他的人也都陆续离开,文彦博留在了后面,叫住了欧阳辩:“小和尚,我马车坏了,今晚你能不能送送我?”

      欧阳辩心下腹诽:有事和我说就说嘛,何必找借口呢。

      ᴦ“那是自然,수世伯请。”欧阳辩笑得人畜无害。

      马车辘辘,大雪纷飞。

      “风雪兆丰年,来年又是一个丰收年啊!”文彦博츥用手指挑鍐着车帘赞道,又道:“人家都说鹳欧阳明月生活奢靡,尤喜象箸玉杯,乘肥衣轻,日食万钱,鼎铛玉石……”詴

      欧阳辩:“……”

      “……你看看你컰这马훚车,行劓走之间静谧无声趢,毫无瓻颠簸之䫿感,在寒风凛凛自己,犹然暖茸如春满,可坐可卧可打滚,一看就是顶级豪华马车……”

      欧阳辩道:“是小侄考虑不周了,明日我让人送一辆备用的马车给世伯돀暂用,等世伯的马车修好了,再送回给我便北是。놺”

      文彦博满意捋须:ޑ“少年人不要过于奢侈,舒服是留给老年人。”

      欧阳辩呵呵。

      文彦博话锋一转道:“春闱准备得如何了?” ٓ

      寕 说到这个话题,欧阳辩便有一种颤栗感,最近欧켵阳修和王安石跟疯了似的,根本不顾他还是个孩子的事实䇍,根本不顾他又得在资善堂௄读书,又得照顾一大摊的生意,又得享受……嗯,经受讫生活的毒打,疯狂一般的逼他稶写策论。

      当欧阳辩提出题海战术不可靠的质焱疑之后,便被什么论写百遍,其义自见的说法给打了回来。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封建社会的专制。

      즛 륣줉欧阳辩顿时有些不开心起来:“哎,大约是很难的吧,上次能够通过已经是叨天之섍幸了,这一次怕是难,没事,我还小,过十来年ﭲ再考也不晚。”

      的确ᓼ是不晚啊,再过十几年,欧阳辩依然还是二十岁出头啊꽆。

      文彦博顿时脸色一变:“那可不成。”

      晫 欧阳辩一愣:“为何?”

      곴 文彦博苦口婆心解释道:“你퓏看啊,有句老话说,出名要趁早……”嘖

      欧阳辩:듆“……홉”

      “……咱大宋朝有这么一句话么?”

       文彦博怪欧阳辩插话,瞪了他一眼闂:꼓“《古䎻诗十九首》里的《回车驾言迈》里说道,盛衰各有时,立身苦不早,岂不是说出名要趁早么?”

      欧阳辩露出尴尬的微笑。

      “哼,不学郲无术!……欸,我刚刚说到哪里了伒?”

      “你说到出名要趁早。”

      “对,出名要趁早,做官更要趁早,做官要有后台有背景,๔但自身的资历也很重要,年轻就是资本,你看韩稚圭,少年成名,现在已经入主枢密院,再进一步就是要封相了,还有去年仙逝的晏相公,也是年少成名,之后也是一举登上相位,可想年少做官是多么的重要啊。”

      文彦博剖析道。

      欧阳辩:……

      “您老的䇟期望还真的不小,对着一个十岁的孩童道,你小子天赋异禀,以后可以当⮒丞相哦,这传出去怕不是要让人笑话。”

      文彦博捋须笑道:“若是对着别的孩童说这话,我还真ㆼ是要让人笑话,但对象是你的话,大家只会夸我眼光毒辣。”

      欧阳辩尬笑:“能够让您老看好是我的荣蟌幸,但我真不想……”

      文彦博闻言嗤之以鼻:“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你掌ᜲ管着一个西湖城,一个农业银行,就天天在那里自我满足,当你掌握了真正的䌽权力之后,你会发现那不过是小孩子玩泥巴罢了,你根本不知道掌握真正的权力究竟有多么的令人满足䀧!”

      欧阳辩沉딱默了下来,他终究不是个真正的孩畛子,他当然知道权力是怎么回事。

      文彦博继续道:“〩你的文章没有什么问题,秋闱时候原本是要提一提拊你的,但你本身实೬力是够的,那个名次也是你的腆真实水平,所以你不必妄自菲薄。

      春闱的时候갱好好考,一个进士出身是非常重要的,一定要把握住。”

      葠欧阳辩点点头。

      如果要做官,进沥士出身非常重要,尤其是有大野心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宋代进士分五甲,第五甲为同进士出身。 羇 㘿 排名某种程度上也就决定了个人的身份和地位,而有另一个好处是遇缺先补的原则。

      科举考试虽ҏ然并不如现代的高考那么频繁,但是这种选拔人才的速쎗度对于封建王朝来说,还獙是显得太快,因此就常常出᫂现,虽然是堂堂的큪的两榜进士,却赋闲在家的现象。

      此时,ﮄ进士出身的优势就凸显出来。

      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遇缺先补,只要有空缺的职位,进士出身就是要比同进士出身要有优势。

      ⱺ 当쀁然,如果是进Ŋ士及第,那就更加了不起了。

      进蕠士及第的三人,基本上考完试就直接蘜做官了,一般都是翰怂林院编修等歨职位。

      虽然不是要职,但是后来的相公,基本都有翰林院编修的经历。

      当然事无绝对,之前因为小石榴案被贬谪的陈执中,连罼同进士出身Ꭶ都没有,就是父荫出身,这也是被排斥⢕的原因彉。

      文彦博的话都对,但欧阳辩心有疑虑,文彦博是个官场풅老狐狸,自然是看得明白,笑道:“不明白我为什么这么积极?”

      欧阳辩赶紧道⎇:䝸“不敢,世伯是长辈,自然是想要瀟提携我这个后进嘛。”

      文彦博点点头:“自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不过긺这是官家的意思。”

      欧阳辩霍然抬头,惊诧道:“官家?”

      文彦博道:“你知道陛下看重你什么吗?”

      欧阳辩想了一下:“理财?”

      文彦博笑着点头媈:“你的瓮西湖城、农业银行,朝中大臣都看在了眼里,尤其是陛下,原本是想着直髜接用父荫提拔你的삈,但陛꒶下觉得不能荒废了人才뮁,所以你要好好的努力,考个进᰿士出身,以后的前程……呵呵。”

      欧阳辩的心情颇鰓为复杂。

      这lj用文炍艺话来说蛒就是简在帝心了。ܞ

      简在帝心的人大多升迁如同乘坐火箭一般,升官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和谁吃饭一般的㔆轻松,但隐藏在幕后和自己上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文彦博褓似乎是知道欧阳辩的心情,安慰道:“你不必担心,扶上马,也会送一程的,三司的活到时候你要⨪干஡起来,但你压不住阵,肯定会让一个能够压住阵的人帮你。”

      欧阳辩这下子真的震惊쯦了檨,这么快就来说这样的话合适吗,这就内定了让他去掌管三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