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下面会湿的语音

      窉 “本相没有想到,京兆府尹居然如此纵容下属,不塎分尊卑。”唐旭冷眉轻骂。

      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官职不论大小,为官者自当为民请命,身居高位的大臣若是不能办实事,在百姓眼中,怕是连一个小知县都不如。”

      唐旭望去,发现是杨志兴亲自带着人到丞相府拿人。

      “牙尖嘴利!”唐旭不屑怒骂,随后反问道:“不知杨大人有何证据证㔮明那女子是ࡩ本相府中之人。” ఄ

      杨志兴按照礼制拱手行礼之后,方才컒有理有据的罗列所有证据:“回丞相,如玉父母前来寻亲已入京兆府认詘尸,确认那女子是他们的亲生䂶女儿。不仅如此,老夫妇手持那化女子五年期限的卖身契,上面还有丞相府私印,如今臣要将相府众人带标回府衙问案。”

      本来是要请太子亲来。可孙先生说的对甕,拿処人㚯这种小事若是都需要太子出面的话,那以后审讯又如何能够ꪍ服众?

      明日就是㒶皇上寿诞,所有官员都将到场为皇上贺寿。案子便会被涢耽误,今稅天必须连夜突审。

      丞相明᳙白,今天挡不住杨志兴拿人,好在他提前譄得到了消息,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

      浩浩荡荡的衙役,进入ᴓ丞相府,将丞相府里里外外所有人带走。

      可到了府尹衙门,得到的答案却是一问三不知,没有一个人说见过死去的如玉,不仅如此……

      唐婉气度从容,温婉大方的看着杨志兴,话语间带着一丝轻蔑:“大人,家父位高权重。为官多年,不知惩治了多少贪官污吏,哪对老夫妇说竱不准就翆是他人买通了用来污蔑〲家父清誉的无耻刁民。”

      “大人啫,事有可为,有可不为。身为京兆府尹,你的职责是保护民众,为民谋福祉。ጐ可大人莫要忘记了,维护相府清誉替人洗脱冤情也是你的责任。ሓ”唐婉一张小嘴,能言善辩,瞬间颠倒黑白。

      片刻鍌之间,就把自己乃至整个相泯府塑造成了一个受害者。

      曲云霞见ꎽ唐婉颠倒黑白,拒不认䩾罪,立刻大声嚷嚷:“大人,民죕妇的女谑儿真的是在丞相府当差啊!他们害死了民妇的女儿还在这里颠倒黑白,请大人为民妇申冤啊!”

      “大人,她是相府千金就可以枉顾人命,颠倒黑白,我䮤们这群小老百姓就活该被他们凌辱折磨吗!”碝李培嬕田哀痛不已的怒吼道:“他们命是命,我们小百姓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杨志兴出生寒衣,自幼丧父,靠的母亲给他人绣衣将他抚养成人。过的也是㭽清˥贫日子,他深知百姓不易。穿上ꛭ官服戴上官帽的第一天便下定决心终其一生溸为民请命,为百姓申冤。

      如今一对老夫妇丧失女儿,又被人污蔑,哭的声泪俱下。杨志兴心有动容,看向唐婉的眼神也愈加컮凶狠:“唐婉,你是丞相府大小姐,他们是ⴈ丞相府的丫鬟仆役,对你们的命令自然是无所榭不从。你以为你们抵死不认便可摆쉩脱罪名了吗!”

      봑 杨志ၣ兴惊堂木一拍,忿忿不平,怒斥唐婉:“本府走访得知,你身边的丫鬟频频换人,而被换者皆ῇ下落不明。本府已经竭力走访,找寻失踪不明丫鬟的家属。到时我看你如何抵赖。”

      唐婉本跪在地上听见杨志兴的话,优雅起身不屑一笑:“我爹是当朝丞相,我뻌姑姑是当朝皇后,我娘是大越镇国邜公之⪍女,先皇册封一٘品诰皿命。我ƍ堂堂丞相府嫡女,丫鬟伺候的不顺心,我将他们打发走怎么了!他们离开相府之后,遭遇不测难道也要我相府负责吗?”

      唐婉起身来到老夫妇两人面前,挑起眉毛,高傲的扬起下巴:“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官不与权争。”

      随后又蹲了下来,勾起唇瓣轻笑着,十分嚣张的说道:“你们女儿是我下令活活打死的,你们能耐럎我何?”

      㳓“我杀了你!”曲云霞爬了起来。怒目䝮圆睁,一脸悲愤的怒吼着。

      她伸出因常年劳作布满老茧죸又充满力量的䀌双手,疯了似得向唐婉的脖子袭去,想要活活쇜掐死自己面前的켒杀人凶手。

      唐婉立刻后退躲开,一众丫鬟仆人挡在唐婉的面前。

      衙役뵜处于本能,上前阻止曲云霞:“大娘,你要相췪信大人,万不䮾能惒在堂上行ᭀ凶啊!”

      李培田也是同样,站꠶起来阻止自己老伴。

      㾰 ᐾ 众人的集中力都在昘老뢴人身上,䏎并没有看᫙见,若不是衙役出手快拉住了老人㖖。

      一柄散发着寒光的匕首差一鼘点就捅进老妇人的身体。

      “放肆,公堂之上餡,岂容你撒野。”杨志兴身为詢朝廷命官蛤当然不能容忍有人在府衙大堂闹事。

      京兆府詏尹下午开庭,结果不尽人意……

      孽 老百姓甚至广为流传,暗骂府尹无能。䞸

      但流传更多的却ꭠ是丞相府被人故意诬陷。

      相府小姐唐婉向来温婉善良,更有书院老师证明,唐婉在学院时待人和善,性格温顺。

      嚏 甚至为唐婉打抱不平,言说府里丫鬟不近人情,时时不把温婉和顺的主子放在眼里,所以才会频繁的换丫鬟。

      一时间众说纷纭。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돕遭殃,丞相府深知这个道理,最先将丫鬟欺负主子的谣言传出,谣言⨇越传越多,以至于金陵城的老百姓更倾向于丫鬟欺主的谣言。㍆

      —甚至有人暗中猜测到底是什么人买通了哪对老夫妇污蔑丞相唐旭。

      “太子妃,真没想到现在金陵城的㿧人都相信是丫鬟欺主,根本没有人同情哪对ࡂ老夫妇。”风月暗咬银牙怒声骂道。

      唐凝叹气,安抚道ꢺ:“人们不知道事实真相的⮦情况ⱥ下第一反应便是䯢相信位高权重的人。天왎鸿书院的老师,向来德櫈高望重,人们相信他的言论也在情理之中。”

      “为人师表居然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些年死在唐婉手里ᡁ的丫鬟仆人没有六十也有五十。难道唐婉就不怕夜半三更会有故人问候吗?”风月气愤难平之余,将目光放到了唐凝身上:“太子妃,你要想想办法,为枉死之人做主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