堀川奈美怎么看不了

      独眼剑犆手跌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身旁ꕽ的尸体。

       迻 他实在想不明白,明明在自己手里的重剑怎么会跑到对方手上。

      他更加想不明白,自己的重剑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刚刚那道像海浪一样厚重的碧绿色剑气,一瞬间便将一灬同出手的另外三人吞没。

      若非自己탦太过恐惧,脚下一滑跌坐在地上,此刻,躺在这里的,就不会只是三具尸体,而是四具。

      此刻,萧无定眼中散发着嗜血的光芒,巻盯着独眼男子,阴森森的道:

      “你这恶贼!你的人,杀光了我的朋友,今天我也要杀光你的朋友匸,也叫你尝尝孤퐍独쫲的滋味!”

      说着,竟将手里的重剑一把插到地上并转过身似要䧅离开。

      帙 춨 就在独眼男子以为自己凼躲簡过一劫的时候。

      萧无定突然回过身,用手掐住独眼男子的脖子并向前奔跑了五步,同缠时喊道:

      㸱“你是᠓谁?!你쌩到底桦是谁!你杀光了他们,我要掐死你ဧ!”

      “嘿,嘿,嘿!可惜你㎫就是掐死他ឬ也没有用!杀⌄光他们的又不是他!”嗉

      说话的竟然是罗浩浩,没有人喢注意到熙他什么时候进到武斗场内的。

      此刻的他,正站在萧无定身后十步左右的位置。

      萧无定转过头:“你怎么知道!难道杀光他们的是你!”

      “答对﹟了!但是没奖励!”

      罗浩浩邪笑着回答。 䘾

      闻言,萧无定的双目更加赤红,身体不住颤抖。

      ఌ ﷜随着其呼吸的加重,周围陷入了一片死寂。

      疾风吹动着萧无定的衣袂,铁锁链叮当作响。

      न忽然,萧无定动了,只见他松掉了手里的独眼男子,转过身走向罗浩浩。

      步伐越来越快,一步,两步,三步,每迈㹵一步ዚ身影就变得눈模糊一分,第五步时他顺手拔起了插在地上的重剑。

      第六步长剑펃斜挥向前成刺,第七咡步剑尖闪烁起碧绿光芒,第八步人剑合为一体,第九步化作流光!

      第十步,剑尖१刺中了罗浩浩右手那根爆发出圣洁光芒的精钢龙头拐杖。

      剑与杖交锋,“嗡”的一声。

      罗灥浩浩,只觉一股大力如巨浪般袭来,身子腾空而起,顺着剑势向后飘去。

      与此同时,萧无定以脚踏地,如影随形。

      罗浩浩见势不妙,龙头泔拐横着一扫直奔萧无定面门。

      萧无定手中腕一翻,一柄剑彷佛化成千百柄,再化成一团灼目的光芒。

      重剑竟被他使得灵巧无比。

      팿 片刻之间,萧无定竟剌出数百剑之多。

      罗浩浩쁉只得仓忙招架。

      善两人的额上都已冒出了汗珠。

      那一团光芒由迷蒙变成清晰,由一团而合成一股,似百川入海,奔流而去。

      罗浩浩眼一眩,双手已感똟到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传来。

      ꄙ他双手终于弃杖,“咔”的一声,那根龙头杖被巨力折断,横飞上半天,再重重落在地上。

      퍯剑光与剑势同时一弱,也就在剎那间。

      罗浩浩双手一拍,将那柄剑夹在双掌中。쒊

      剑光立敛,剑势亦停顿,萧无定左手一抬,往剑柄上搭下,双手즜捧脇剑刺前。

      ľ“噗!”的一声重剑直直刺入罗浩浩的左胸,将其贯ቃ穿,鲜血顺着剑尖滴落。

      长剑贯穿罗浩浩身体的一刹那,萧耩无定赤红的双目出现了一丝清明。

      几乎同时,罗浩浩左手手指点在了萧无定캚的头上,一股圣洁的光芒随之没入。

      “给我,醒来!ᭃ”

      伴随罗浩浩的爆喝,萧无定双目的赤红褪去,变得清澈无⚥比。

      “你是谁դ?”

      쳴 萧无定松开了手中剑,此刻的他已恢复心智,知道眼前人绝不是敌人。

      “你丫的,我救了你,连句谢谢都不会说的吗?”

      罗浩浩坐在地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抱怨到。

      쏅 “抱歉,你的伤不要紧吧!”

      “我呸,别臭不要脸了,你以为凭你刚才神智不清的情况,真能伤得到我?”

      说着,罗浩浩将长剑ᦙ拔出,脱下肥大的院长졉袍,将腋下夹着䛵的柔柔兔放到地上。

      只见巴掌大的柔柔兔,身上占满了鲜血。

      “你得赔我件衣服!”ﴘ罗浩浩指了指醺被染成红色的左腋。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救我?”萧无定再次㴝问道。 ऩ

      “想知道,跟我来!”说着,罗浩浩背着手向外走去。

      “你是怎么让我清醒的,我试过很多办法都失败了!”萧无定沉思了一会儿,跟了上去。

      由于剑意初成,境界不稳,心境崩坏时带来的剑意侵蚀,使萧无定常常陷入疯狂。

      为了不再胡乱杀人,他用锁链将自己锁起来,并鬲且不再用剑。 

      踠 但过度压制显然不是个好方法。

      烍由于长期的压抑,他疯狂的时间越来越长,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少。

      过度的压抑,也导致他不到四十的年纪,便已满쉯头白发。

      意识到自己的方法存在问题,于是他来到了武斗场。 ಜ

      在这里,杀戮맭是件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作为一名剑客,比武时杀死自己的对手,远比发狂后胡乱砍杀普通人,镼要心安理得的多。

      尤其是当他发现,每次到武斗场杀戮过后,都能换来一整崡天的清醒。

      武斗场便出现了屠戮者白发魔。

      冹閽 餟追问是因为他发现,这次的清醒绝不是杀戮导致。

      ᓨ 若知道方法,有可能以后不再需要杀戮,甚至连破溃的剑意也可能重新凝聚。

      “秘密!”罗浩浩故作楛高深道。

      这个答案,显然不是萧无定想知道的衫。

      二人进入厢车里,罗浩浩伸出了右手:

      “蛮国兽武学院院长,罗浩浩!”

      “萧无定!”萧无定见⥄状也伸出了右手。

      “救你,是因જ为윁看你身手不错,想聘请你,做我们武技管的教ᷫ员。”握过手后罗浩浩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鷁

      “聘我当教员?!”

      “怎么样,考虑考虑,报酬丰厚,待遇从优!”

      “没兴趣!꣯”

      “先别急着ଘ拒绝,有什么疑问或者要求尽管提,我想,我都能帮你解决。”

      “为什么选择我?”

      “兽武学院里缺一名厉害的剑客老师,看得出来你的剑很厉害⃩!뺂”

      “厉害的剑客很多!”

      “但是愿意当教员的太少!”

      “难道你楷认为我会愿意?”

      “我认为,你更想知道,我是怎么把你叫醒的。歵”

      輮“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解释起来很麻烦,这么说吧,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是一名驭兽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