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班长的大屁股

      “芽衣,我们回来了。”还没有进圣芙蕾雅的宿舍,琪亚娜已经扯着嗓子叫了起来,蹦蹦跳跳的跑到꺄前뛫面开门。

      宿舍灯火通明,範芽衣应该是把房间里的灯全打开了。

      “欢迎回来~”穿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的芽衣满面笑容的打ᰑ开宿舍的大门。

      깰“这两位是?”因为在医务室里害羞跑开了,㢝芽衣并숧不认识面前的八㫘重樱和绯玉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芽衣总感觉面前的少女和自己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这位是八重樱,我在长空市的救命恩䠇人。这位是绯玉丸,可以说是我的妹妹。”想了想,还㹄是这么介绍比괘较合理。

      “对了,樱的剑术可是很厉害的,芽衣有时间可以找樱切磋切磋麯,我的剑术就是樱教的。”

      “是啊是啊,八重樱姐姐的剑术特别厉害,而且看起来特别优雅,让人赏心悦目的。”

      曾几何时,八重밍樱的剑䮭术让德莉莎萌生자了想要学习剑术的念头,可是看了看自己的小短腿,德莉莎默默抱着不知道会不会被流云抢走的犹大痛哭流泪。

      軍“你好,请多指教。”看着面前的八重樱,芽衣放下了心中的思绪,轻轻的弯下腰,表示请多指教。

      殊ή不知,八重樱看到芽衣也是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好了好了,赶紧进去啦,榔我都好几天没合眼了榺。德莉莎的工作是我帮忙完成的,记着ᬽ,这次是你欠我的。”K有了这么个理由,姬子Ʋ下一次偷懒摸鱼稳了。벟

      “我没想到还有人会来,晚餐貌似准备的不是很充分,我再准备一点吧。”且不提莫名其妙的熟悉感,뚓对面还是流云的救命ᾙ恩人,芽衣肯定是要盛情款待的。

      在芽衣睿准备晚餐的时间,德莉莎帮忙安排了龇一下住宿和身份的问题。

      锾住宿倒是很潵简单,在德莉莎的强烈要求下鋥,八重樱和她ꛛ住在了一起。

      但是绯玉丸非要和流云住在一起,德莉莎뮋说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绯玉丸直ᛵ接回到了地藏御魂⛎中。一副我是一把武器,我찍只是哥哥的武器,䯌你们不用管我的样子。﵏

      꿪众人无奈,绯玉丸如愿以偿的以地藏御魂的身份住进了流云的房间里。

      七月的天气已经不是闷热可以形容的了,Ⲗ好在芽衣打开了空调,刚刚一行人踏进宿舍䤤的时候扑面而来的凉气惹的八重樱惊疑不已。

      ᧲ 五百年的文化差异让八重樱多少有一点不适应햄,好在八重樱ྌ也ῥ是个好奇宝宝。拉着流云到处问东问西,比ᰂ如说为什么水龙头拧一下就会有水流出来,再比如为什么冰箱里可以把饮料冻起来。

      一对狐狸耳朵跟着主人兴奋的心情跳动着,就好橧像跳动着的音剫符一样。流云带着八重樱参观了自己和德莉莎的房间。

      就像小孩子一样,八重樱的脸颊因为见识这些新奇的东西而兴奋的红扑扑的。 쉃

      芤“开饭啦—̱—”

      鹥 从厨房里传来了芽衣的声音,赖在流云房间里着躺尸的姬子ჴ瞬间睁开了眼睛,打着吼姆电갤动游戏的德莉莎和布劉洛尼亚同时ꤢ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手柄。至于琪亚娜,这家伙在厨房骤忙着偷吃,小嘴就没闲下来。

      除了执行任务的班长,宿舍里的人一个不ﭻ少,流云带着八重樱从浴室里走出来,拖了两个椅子来到客厅的餐桌旁。

      芽衣和八重樱负责端菜,布洛囙尼亚和德莉莎负责盛饭,琪亚娜配姬子拎了一箱啤酒和饮料,流云和绯玉丸负责摸鱼。

      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

      ……

      在某处执行童任务的符华:

      웭 “怎么感觉怪怪的,有一种被人遗忘的感觉呢?”

      ……

      这一顿饭吃了挺久,令流云没想到的是琪亚娜在姬子的激将法下愣是灌了两大瓶啤酒,才吃了一碗饭就睡沙发上了。

      櫵 布洛尼亚和绯玉丸倒是处的不错,两个少女﫺欢快的打起了游룎戏,绯玉丸的游戏天赋可以说和布洛尼亚不相上下,所以每一次쵒打游戏ያ都是平局告终。

      至于芽衣和八重樱,芽衣带八重樱去洗澡了,毕竟八重樱く不认识什么沐浴露,洗头膏,洗面奶这些东西⤟。

      姬子和琪亚娜喝的一脸红晕,商量了一下,流云负责将姬子送回房间,德莉莎将琪ᣣ亚娜抱回了房间, 愍

      ⍋“啧,姬子姐,你这又变成垃圾堆啦。”姬子的房间,籨且不提满地的食品垃圾,贴身衣物堆的满床都是,流云看也不好,不看也不好。

      只能先拿起旁边的扫帚打扫房间里的垃圾쇓,再将姬子的内衣捡起,叠好后放到衣柜中。

      “嘿嘿,看到姐姐的性感内衣有没材有动心,姐姐现在可是没有能力反抗你䷍的暴行哦~”倒在床上的姬子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奢看着帮自己收拾房间的流云语气带뒿着诱惑的说道,至于内晣容有几分真假,只有她自己知道。

      Ẉ 可是她஍自己也想不到,流鹝云停下了奄叠衣服的动륅作,将手中衣服放好,衣☰柜也整理好,真的来到了她的床边。

      շ“你说的,就算我真的做什么,大家可是真的不知道的。”流云来到姬子的床边纶,左膝盖轻轻跪在床上,两只手撑在床上,整个人俯身看着身下的姬子轻声劘说道。

      在姬子看来,流云现在脸上的笑容是有多可恶就多可恶,明明就是个情感初手,还敢调戏自己。

      喝醉的䨾姬子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理智,缓缓闭上了眼睛,红通通的脸颊配上一副任君享用的神情,实在杀伤力巨大뵱。

      流云看着耍流氓,一脸无所谓的姬子,苦笑的坐了起来,姬子真的㷏是自줧己的克星。

      刚刚姬子说的话流云不动心吗?那是不可能的,可是脑子里的那根弦死死的绷住了,流云想看看姬子会不会知难而退的,没想到还是自己放弃了。

      捏᭾了捏姬஬子的脸颊,顺手帮她把被子盖好,调好空调,流云轻轻关上了房门。

      樹 “笨蛋……”㣅等流ݤ云离开了房间,房间里轻轻的传来了ꮡ一句笨蛋,只是那一句笨蛋不첩知道是说流云,还是说她自己呢?

      芽衣和八重樱还在浴室,其他人也在各忙各的。

      息 流云将桌子上的碗筷收宁拾了一下,摞了高高的一叠。将붗这一ዐ叠放到厨房的池子里,流云理섐了理衣袖开始了洗碗的天下大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