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洋草郑爽弄

      往生堂的队伍可能是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钟小离估算了下,前前后后加上维护秩序的千岩军,总归有快超30人。

      出城的时候还有一大堆,自己组织来试胆的年轻人跟随,但城门口全部都被千岩军给拦下了,以百姓安全为由,凝光今晚上还发布了宵禁令,当然是小宵禁不让百姓出城,至于早早提前出城的人,有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

      “嗯!璃月这些爱看热闹的人,是该好好管管了,凝光今晚宵禁得好”钟小离也赞同道。

      同时,凝光也展现了对钟小离的绝对重视和保护,虽然她身为七星必须稳坐高台,但是还是派出了千岩军当今教头逢岩亲自护队,挑选的也都是千岩军中精英好手,相传其中好几个还保留有远古的先祖【千岩血脉】。

      钟小离对千岩血脉虽然第一次听说,可倒是非常了解,因为有一张特火的关于远古千岩军和当时千岩军的狗狗对比图,简直是一目了然,印象深刻,完美的便介绍了千岩军几千年来的发展。(兄弟们此处来图)

      千岩军虽然如今实力衰退了,可是其中还是有保留先祖纯粹血脉的千岩世家传承下来,其中如今的教头逢岩便是其中一位,据说是现在如今千岩军中,【千岩血脉】浓度最高的一位,不仅力气超大,身体强壮,甚至还会些许岩元素战技。

      “凝光对你很重视,竟然把如今璃月所有【千岩血脉】觉醒的千岩军,都给派来保护你了”老爷子钟离此刻走在抬着棺材的钟小离身旁道。

      “哎,或许我也无形中给了她压力吧,那晚上公子杀我,她虽然护驾赶到,但是我还是没能太控制住情绪,稍微对她发了点脾气”钟小离已经走过璃月大门,有回到了昨晚上出事地点回想道。

      “呵呵,你昨晚上连我都敢生气,更何况是凝光了,当然也可见你是真被公子那一斩吓到了”钟离理性分析道。

      “不是废话嘛,脑袋都差点都飞了,你以为轻松?”钟小离指着自己头发道。

      “公子似乎还没放弃,今晚上很可能还会对咱再出手”钟离此刻回头,看了眼藏在北国银行名义上死者家属中的公子达达利亚和一队愚人众精英。

      钟小离听着这话开心了,道:“嗯!这个对咱,咱字我听着很舒服,果然老爷子还是心疼我的呀”

      “嗯,自然是心疼”钟离沉稳地道,“不过刚才公子达达利亚找我谈了笔,我认为还不错的交易,只要我今晚上不出手,那么我过去欠他的钱便可以一笔勾销,所以……”

      “你还所以!所以你又把我卖了?”钟小离愤愤地道,“干点正事吧摩拉克斯”

      “确实”钟离冷静地道,“有了昨夜的经历,所以我此刻及时通知到你,让你提早做好准备”

      “就这?义正言辞的告诉我,你把我卖了算正事?”钟小离持续吐槽道,“这小岩王爷我不当也罢,你比隔壁那酒鬼诗人巴巴托斯还坑”

      “已经无法反悔了,如今你身上的【岩神之心】已经融合50%,除非杀了你否则无法再分离”钟离认真道。

      “你这也太坑了吧,我已经没回头路走了吗?”钟小离问道,“你真没骗我吗?我刚回来不是才融合20%吗?怎么一天时间突然飙升到50%了?”

      “或许是因为受到了某种刺激吧”钟离分析道,“毕竟这两天你都在极限生存”

      钟小离也回忆着这些日子经过,从望舒客栈一路回来,给了他强烈刺激的也就两件事,第一件事昨夜冰胖死亡公子追杀,第二件事便是海港岸边再遇袭被炸落水。

      “应该是公子追杀刺激最大吧”钟小离此刻下意识认为道,可是当他刚如此觉得,脑海中却是突然闪出一个模模糊糊的画面,总感觉自己在落水的时候,刻晴好像……

      钟小离微红着脸,努力回忆的水下的事情,越想越觉得恐怕这个刺激才是最大的,不过他似乎当时迷迷糊糊的,记不太清楚了,也不太敢确定刻晴到底有没有“嗯哼”他,但若【岩神之心】真是因为这个“嗯哼”,导致融合数值飙升,那么钟小离只能表示“请务必再来一次嗯哼”

      “暂时不知为何融合加速,但如此快速融合,说明你便是岩神之心不二人选,也证明了我没有看错人,你应该为此感到高兴”钟离严肃地道。

      “嗯对对对,确实值得高兴,高兴地整天提心吊胆,感觉公子要吃了我”钟小离也回头看了公子,瞧他那杀戮凶狠的眼神就不对,真不知道女士到底施了什么法子,把公子的杀人欲望给直接拉满了,又或着是愚人众魔神残渣、邪眼和魔王武装的影响?

      “确实!公子对于咱们以后有重大战略意义,必须得挽救一下他”钟离思索道。

      “嗯对对对,好一个重大战略意义”钟小离吐槽道,“老爷子我发现你是退休后,焕发第二春,越活越年轻了呀,积极投身内鬼事业”

      “哈哈确实,当我真正以凡人的身份投入生活,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也别有一番趣味,有点找回当年魔神战争初期艰苦奋斗,为了生存和生活努力过好每一天的感觉”钟离回忆到往事。

      “哥你回忆青春没问题,可别把我牺牲了呀,不行!保险起见,今晚上我得把我家魈将军,还漂亮又厉害的那位爷叫来”钟小离再次求生欲拉满,甘雨之前保护他太累了,而现在出城了也不方便再回去叫她。

      愚人众黑社会也,人多势众,钟小离打不过就叫人,再他看来没有一点问题,打群架谁怕谁,璃月仙人一箩筐。

      “确实!人多力量大。但以普遍理性而论,今晚叫魈来实为不妥之举”钟离认真回道。

      钟小离指着钟离,吐槽道:“我的哥!你确定以及肯定现在没有加入愚人众?老实交代你和公子之间,单纯仅仅只是除账的py交易?你没再多收他黑钱吧?”

      “今夜主要任务是招魂捉鬼,寻到那死去者灵魂查明真相,为你洗清清白,魈近来业障加深,若大行动恐引发业障外渗,感染周围方圆千米魔物和鬼魂,若其中那位咱们找寻死者游魂被感染,你想洗清愚人众诬告,恐怕只能让凝光颁布杀人不犯法的法令”钟离非常严肃地分析道,感觉真的是那种为钟小离考虑的老父亲。

      钟小离那个是感动非常啊,还是觉得摩拉克斯老爷子明里暗里,有在一直考验他的意思,不然怎么又不让把魈叫来嘛。

      “好!那我再最后相信你一次”钟小离严肃道,说白了钟离还是想让他自己,又一次靠自己真本事赌命过了公子这关呗。

      钟离见钟小离答应了,也是高兴问道:“嗯!你现在有自己对策了吗?”

      “没!”钟小离打量着四周的人,觉得若只靠身边的人抗下公子今晚的追杀话,应该也不是没有机会,“没对策可以自己想嘛,来老爷子帮我抗下棺材呢,我去周围转转走动走动”

      钟离知道钟小离要提前预防了,也帮他接过棺材,与此同时回头看了眼公子,公子给了钟离一个很nice的眼神,接着钟离把一个像紫黑色的机关鸟一样的小器件,给贴在了棺材下方。

      公子达达利亚非常高兴,感觉他的计划得逞了一般,果然钟离和公子这两货之间,还有别的交易,钟离为了自己钱包也真是豁出去?

      钟离此刻看着自己手中,不知道从哪获得的一张【符箓】,道:“嗯!下次打麻将有底钱了”

      震惊!璃月祖龙老帝君摩拉克斯退休沉迷麻将,为生活所迫竟成璃月内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