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视频app官网版

      刑堂的门宛如一个巨兽的, 门框雕刻狰狞可怖,入口是巨兽张的嘴,仿佛能将人吞噬,令人望而却步。

      门口一左一右仅有两个魔卫站岗, 走入门, 需走上长长一段走廊。

      廊墙壁呈灰铜暗『色』, 顶上黑漆漆的如黑洞般深邃,墙上每隔十米就对称悬挂的古朴壁灯散幽红的光芒。

      空气中弥漫着挥抹不去的血腥气。

      走到长廊尽,视野赫然开阔, 一个正正的陋室出现在眼前,墙壁上垂挂着密密麻麻的刑具。

      室内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张桌,四张椅子, 桌面放着精美的酒壶和酒杯和两盘泛着黑乎乎魔气的虫子一样得炸物。

      椅子上坐着两个耷拉着眉眼的狱魔, 他们的身形高, 细看有几分相似之处。

      “老四和老二去哪儿了?”

      “哥你又不是不知,老四一天不『摸』怒鞭就不舒服, 老二是陪他找乐子去了。”

      老三往里延伸的入口向扫一眼,魔铁铸成的栅栏间隔出一间间囚笼,“最近刑堂关押魔人越来越多, 老四兴奋了好些天。”

      魔宫的刑堂由申屠长老掌管,一直是魔人最为畏惧的地,进了刑堂的东西没有几个能活着出去,他们没能熬住刑堂的手段。

      因超高死亡率,刑堂的地牢向来空旷。

      最近这两, 地牢关押的魔人越来越多,而这些魔人皆是小殿下的亲信送过来的。

      往常的刑堂基本空置,很多得罪尊上的魔直接就被当场解决了, 有得罪长老的魔才来刑堂走一遭,且因恶名,刑堂向来被魔人避而远之。

      不过从关押的魔人越来越多后,不长老对关注多了许多,就连另两位长老也偶尔来刑堂晃一圈,有小殿下留在魔宫的魔侍也关注几分。

      他们四兄弟的待遇也好了很多,起码魔酿小酒小菜不用他们掏腰包。

      不多时,两个狱魔口中的老二和老四从里走出来,尚未走近,就闻到扑面而来浓重的血腥气。

      老皱着眉粗声:“小殿下是让他们接受己做的错事该有的惩罚,你们悠着点。”

      “哥不用担心,我们有分寸,留着一口气。”回话的人正是老四,他和三位兄长同一个母亲,有老四是个子矮小,瘦骨嶙峋的,除了面貌有几分相似,余的天差地别。

      老四心满意足的上前给己倒了一杯魔酒,一臂长度的怒鞭随意『插』在腰间。

      地牢很久没这么热闹了,老四想到那一地牢的魔人,就十分高兴,有那么多魔人在,足够他尽情挥洒了。

      是分留住『性』命而已,刑堂别的不多,让魔人不如死的手段多的是。

      魔界谁人不知魔族小公主是尊上捧在手心的心尖尖?且小殿下有能力有实力,手中有一支横扫千军的魔君。

      整个魔界谁敢与之作对。

      不,是有的,现在抓进牢里的,不但敢与小殿下作对,晃晃的和尊上作对。

      而这些魔人,基本都是最劣等的魔人,常活在偏僻的地,对尊上和小殿下的敬畏有待□□,反而闹出不少事来,虽他们对所谓的和平协议不屑一顾,但有尊上震慑,越是高等魔族越不敢惹事。

      四兄弟着话,在他们没有觉的地,中一个牢房里出现一个穿着紫『色』宽松袍的俊美男子。

      这个牢房的魔人手脚带着镣铐呈字型禁锢在墙上,身上血肉模糊。

      紫衣男子就站在魔人面前,上下打量一眼。

      一股庞的力量骤然侵入魔人的神魂,魔人面『色』扭曲片刻,连喊都喊不出来。

      片刻后魔人鼓胀双眼,瞬间垂下,也不动。

      庞的力量慢慢收回来,男子微微蹙眉。

      “谁?”

      正在外室话的兄弟四人觉察到里动静,抓起武器瞬间出现,看到背对着他们的魔人时,尚未思考是哪位,双脚就下意识一软扑通一声跪下去,瑟瑟抖。

      “尊……尊上!”

      男子正是陆清予,他淡淡撇狱魔四兄弟一眼,抬步走进另一间牢狱。

      他闭关之际收到小崽子的书信,小崽子难得求他办件事,陆清予然不拒绝。

      小崽子让手下魔军抓在修真界闹事的魔人这件事陆清予知,但他没放在心上,于他而言,这不过是件微不足的小事。

      这儿神识在刑堂扫一眼,这两三已经抓了这么多了吗?

      那些小崽子怀疑是妖族在背后搞的鬼,小崽子拜托他查一下,陆清予直接搜个魂,但他搜完记忆,并无异常,这个魔人的相好的死在人类手里,满心都是对人类的仇恨,寻到机屠了对满门,而对杀那魔女的原因,是那魔女先动的手结果被反杀……

      陆清予又随意搜了几个魔的神魂,看到了他们闹事的缘由,背后并无妖族的痕迹。

      他沉思,若无小崽子强调的话,陆清予可能觉得都是巧合,往不是没有过无数魔族偷跑到修真界的地盘闹事,更过分的都有。

      陆清予向来不管这些,要没闹到他面前。

      他十分清楚,人族魔族的仇视到了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程度,若是他勒令必须遵守协议,不得和人类冲突,那不是能站着被打杀?

      没得白白丢了命。

      没理由人族不遵守,魔族眼巴巴遵守,那不是搞笑吗?

      申屠长老收到魔尊来刑堂的消息,马不停蹄的来到刑堂,他也不问尊上为什么来这里,默默的跟在陆清予身后,安静的看尊上搜完魂,这才笑呵呵的问:“尊上,他们可是有什么不妥?”

      陆清予转身走出牢,四兄弟已经整理好座位,殷勤的伺候尊上。

      陆清予坐上去,看向申屠长老,他理理左手袖子,慢条斯理:“最近很热闹啊。”

      申屠长老颔首赞同,“的确热闹许多。”

      三界之中如今的确很热闹,妖族一统,妖皇忙着收拢势力,修真界也正闹得厉害,魔界界门打开后,不少魔族都跑到修真界去了。

      “嗯?”陆清予的脸『色』淡淡。

      申屠长老微一躬身,“启禀尊上,咱们魔界最近也热闹不少。”

      这两三原来不止修真界不太平,连魔界也不太平,魔界的边界区域,时常现有魔人的尸体,最终查到的是人族动的手。

      是没有今天这『插』曲,申屠长老也来寻找尊上。

      因为他门下一个徒弟的老家被掀了,跑到他面前来哭诉,申屠长老正想请示尊上能不能让他的弟子有仇报仇呢。

      陆清予的手指悠悠敲着木板,“妖界如今正在做什么?”

      申屠长老依然笑得很和善,好似平易近人的邻家老爷爷,他们在妖界有眼线,然知妖界的致动向。

      “听闻妖皇正在闭关,不过真假尚且不能定论。”因为没有妖进去看过,而进去的妖,不知到哪处轮回了。

      陆清予缓缓皱起眉。

      申屠长老老神在在,“私以为妖族现在尚且顾不暇,根本无力在背后闹事。”

      至于原因,正是因为妖皇的地位尚不稳固,他能坐上那个位置,更多是靠血脉压制。

      神兽血脉在妖族之中为最,若论修为,并不比妖王高多少。

      妖皇没有绝对的实力压制,根本无法完全掌控妖界。

      正如传来的消息所言,妖皇处闭关并非是提升修为,而是闭关养伤。

      据他受了重伤,而妖皇之位尚未坐稳,能以闭关名义偷偷养伤。

      这样的情况下,妖皇哪里有余力在人魔两界兴风作浪?

      况且魔界和修真界一日有魔尊和尊在,妖族就掀不起风浪来。妖皇恐怕怕人魔两尊联合起来除去他这个妖皇。

      不知是不是活得太久,长老是觉得这样的和平环境挺适合修身养『性』。

      不过偶尔也想杀戮,但他到了这个岁,已经能很好的控制己的本『性』。

      申屠长老一贯以魔尊为首,严以律己,但最近,有不少人族打着报仇的旗号,在边界杀了不少同族,他一一禀告给尊上,随后静待尊上做主。

      陆清予的手指轻轻敲着扶手,沉思片刻后蓦地笑了,“真是有趣。”

      申屠长老更加恭敬。

      陆清予站起身走出刑堂,他淡淡吩咐:“令各长老和宗门家的魔王来见本尊。”

      空气中骤然出现一瞬波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应:“是。”随后瞬间消失。

      一时之间风起云涌,魔界各魔王长老接到魔尊之令,片刻不迟疑迅速前往魔宫,怕己落后魔前。

      有一次魔尊召令,有个魔王拖拖拉拉,待他来了后尊上已至,看到他比己晚来,随手就给灭了。

      那以后没有魔敢拖沓。

      最后一个到来的魔王看到满殿的同僚,冷汗当即流了下来,他距离魔宫位置最远,得到得消息也最晚,紧赶慢赶,是落到最后。

      魔王的呼吸急促粗重,好似己下一刻就要陨落,不过看到王座上空无一魔,尊上尚未出现后,才喘一口气,出劫后余之感。

      魔王的动静在安静的殿中很清晰,然而没有一个魔嘲笑他,每个魔都静悄悄的一动不动。

      不多时,陆清予出现在殿王座前,他随意坐着,姿势不羁。

      陆清予扫一圈满殿的魔,淡淡的了几句话,满殿的魔骤然一惊,唰唰唰全跪了下来,他们冷汗淋淋,气不敢喘一声。

      陆清予漫不经心的一挥衣袖,又了几句话,魔王们将压得更低。

      最后陆清予淡淡:“退下吧。”

      “是。”魔王们躬着身子慢慢退下,殿最后余陆清予一个魔。

      他站在王座前,负手而立。

      “本尊倒要看看,这里藏了什么鬼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