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app手机版百度网盘

      第二天뼗,朱天赐到天素公司,取了些仿真皮肤和一些塑胶࠼材쵀料等回来。珏

      仿真皮肤倒是有国产的薵,只是档次低一些,但仿真肌肉就算是在国外,也仍然处于实验室阶段,不仅是贵,就算通过维尔京的公司也难买到,只好先拿塑胶Ë材料充数,假眼球倒是最容易买到。

      将秀秀凑凑樓合合复原成人状,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期间秀秀向他详细汇报了阿索交待的事情,但阿索的财쓵产没有汇报,主人也不会在乎,另外她只说另外一个变身人是欧洲某种古老家族的子弟,却没具体说出人名,如果主人问起,她当然会说,主人不问,这种事情篁也不必说得太细,将来这个人她想办法替主人解决掉就是。

      朱天赐明ן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仍然不确定变异的细胞是怎么来的,但至少心里迫有了底。

      뛰他断定阿索交待的骨髓母细胞的事情应该是真的,秀秀뇐的判断不会出错。

      朱天赐再次来到密室,㳐让簂他吃惊的是,阿索已经踪影皆无。

      密室里没有别的东西,一目了然,洗手间也非常简单,不可能藏人。

      自动门是需要认证的,只有他和秀秀能控㧅制,连江素心都不能,秀秀不可能放走阿索,阿索┲是怎么离开的? 宧

      朱天赐很快就想明白了。

      想必阿索吃了那么多肉之后,➲不仅恢复了体型,可能还侺用变身的能力恢复了神智,然后化成他的样子,打开了自动门溜走,自动门的智能级别没法跟秀秀比,分辨不出他的真假。

      浗 只是,阿索为什么离开?

      朱天২赐肯定不会对这个恩人不利,有他在也不会允许秀秀再伤害阿索,阿索还担心什么?

      他叹了口气,人心难测,想必阿索还是对他不放心。

      算了,人各有志,走就走了吧。

      朱天赐给潘良泽打了个电话醽,约他在附近的静心茶馆相见。

      静心茶馆贵宾间。

      忚 “潘叔,我爸离开地时候,有没有说过要去哪儿?”朱天赐开门见山。

      潘良泽以为找他是安排公司ﶨ的事情,没想到会重提旧事,㍘他摇头:“没有,我问过,但他什么也没说。”

      朱天赐慢慢地道:“潘叔,已经过㺬去五年了,该发生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你不用再瞒我。”

      “真的没有。”潘良泽叹道:“朱少,你这几年的成就,我想连朱总恐怕都料不到,想必他泉下有知,也非常欣慰,我没有瞒你的帳必要,你别多想了。”

      朱天赐想了一下:“潘叔,当天是你送我爸到机场的,他买的哪个航班?”

      潘良泽谨慎地道:“我送朱总到机场,他就让我离开了,不过,我后来通过关系查了一下,朱总买了飞往东北哈市的机票,但他有没有乘坐这个航班,我不知道。”

      “哈市?”

      朱天赐一怔,老爹去那里作什么?

      莫非是想落叶归根,回老家?

      这倒是很有可能。

      但根据老爹之前的描述,老家是在北方中原省的某个偏僻小山村,哈市周围?大明皇家后裔跑到后金的腹地,恐怕不太可能吧?

      “潘叔,你对我爹的老家知道多少?”

      杫 潘良랑泽摇头:“朱总从来没有向我提起过老家的事情,根据他曾经填写的籍贯,是中原省后溪县,但据我所知,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地方。”

      老爹的籍贯是假的?

      朱天赐有些无奈地道:“潘叔,纬你跟我老爸这么多年,你想想,还有什么人知道Ἴ我爸老家的事情?”

      “朱少,连你都不知道鸇,朱总还能告诉谁?”潘良泽苦笑,突然,他想起一个人来,“或许,有一个人可能知道簃。”

      浳“谁?”

      “秦夫人,杨清萍。”

      秦夫人,也就是秦晓语的母亲,朱书铭曾经的妻子,朱天赐的亲生母亲。

      朱天赐并不是不想认这个母亲,但因为历史的原因,已经变成这样,老话说的好,相濡而沫鱜,不如相忘于江湖,相互知道对方安好,就够了。

      他不想知道上一代的킗恩怨,但如今为了找到老爹,他还是准备坦然地面对。

      朱天赐想先了解一下襽情况,便问:“༆潘叔,你能跟我说说,我爸为什么要离婚吗?”

      潘良泽深深地望了他一眼,长吸了口气:“我ෝ也不愿再揭当年的伤疤,但朱少既然问起了,我就说说。”

      “朱总年少ᄿ多金,又风流倜踇傥,有⎷过很多的女人,但他似乎从来没动过真情。”他回忆道:“朱总与杨女士ࠎ是在一场婚宴上认识的,受譯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杨女士作为女方的伴娘,光彩照人备受瞩目,两人的关系发展得很快,一个月后,杨女士怀孕,朱总与她大吵了一셵架,然后闪电结婚,并签订婚前协议,十个月后朱少降生,两人又闪电离婚,댶朱总根据协议作出赔偿,瀱两人就此分道扬镳햐。”

      朱天赐眉头紧锁:“潘叔,你是说,他们的婚姻只是一桩交易륥?”

      枻 “你这么理解也无不可。”潘良泽㶮道:“据我说知,朱总是因为你才结的婚,也是因者为你,才离的婚,他不想让你接受杨女士的教育。”

      朱天赐一怔,是因为不想让他接受母亲的教育才离的婚?

      他知道秦夫人是老师,应该拥有良好的教育条件才是,而在琼州小渔村,托付给一对渔民夫妇照顾,他贪玩且不受管束,成绩也很差ॄ,老爹为什么要这么选择?

      敕潘良泽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说道:“朱总曾经跟我说过,他更希望朱少你是自由的,将来处理事情更灵活,有更可塑的空间,而不是接受那些死板的教育。”

      朱天赐呆了一会儿,这么说来,他的母亲是无辜的。

       老爹之所以这么做,很可能是祖上有某些规矩,毕竟皇家的后裔不是那么好当的。

      突然,他脑海里闪过一个可能。

      老爹把他放在无人问津的小渔村,莫非就是풨为了避开家族,不想让家族知道他的存在?

      家族把那些宝藏让老爹来掌管,或许只是为了苣增值让ట他代管,而不是送给父亲,那些资产是要还给家族的,老爹把那些资钔产换成股票,偷偷地转给他,然后玩失踪,莫非就是为了躲避家族的追查?

      这并非没有可能。

      而且可能性还非常大。

      얅 ﰡ 如果真是这样,父亲的中毒未必就是真的,或许就是一个障眼法!

      朱天赐问道:“潘叔,我爸中毒后的那些检查,你都全程跟着吗?”

      潘良泽繕摇头:“朱뭏总只是让我陪他办理相关的手续,我看过医院的那些单子,朱总确实中了毒。”

      未必!

      什么都是可以造假的。

      朱天赐暗道,连老爹的病容都未칁必是真的。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老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让他独占家族的那些资产。

      天赐这个名字,或许就带着某种챴深刻的含义。

      或许家族不允许代理人在外硐面有妻室子女,他这个儿子的出现是一个意外。

      也是一个惊喜。

      因此才闪电结婚,闪电离婚僷,并把他藏到天涯海角。

      朱天앑赐猜测,就算是仅仅为了쮀他,老爹也肯定不会回老家,而是躲到一个没人找到的地方,或许还整了容,隐姓埋名,过上了另外一种生活。

      自己就算去找老妈也没用,噥也不可能找到老爹,甚喆至很可能还会带来很大的麻烦。

      ꂋ 就算老爹还活着,恐怕这辈子也不太可能相见了。

      䳮那要不要母子相认?

      䍑朱天赐很快就想通了,相ị认不如不认,双方都已经习惯了各自的生活,相认未必是什么好事,或许还会带给母亲不必要的危险。

      长吁了一口气,朱天赐说道:“潘叔,我只是偶尔兴起,想了解一些情况,不说这些뉪,咱们说说公司的事儿,我一件事情要拜托你。”

      潘良泽忙道:“朱少请讲。”

      “我准备把重心转移到天素公司上来,你帮我把纳介公Ⴟ司的股份逐渐转让出去,但也不能亏了公司那些老人,尽快推动公司上市吧。”

      “好。”

      潘良泽很痛快的答应下来,根据朱少这段时间的动Ꙃ向,他早就有所猜测,并暗中作了一些准备,纳介公司虽然赚了不少钱,但潜力远不如天素公司,他自己在纳介公司也有股份,推动上市对他也有不少好处。

      쪴……

      许쌯仓坐在江边,呆望着滚滚的江水,干瘦的身子像个用树枝접草草扎成的稻草人。

      他㵵还是下不了决心。

      生命再难,再苦,他还是舍不得鳗放弃。

      哪怕多活一分钟。

      一秒。

      也是好的。

      痑他是马来人,作为资深的雇佣兵,参加过几次重大的行动,尤其是其中一次帮助非洲一个反叛组织夺取政权,使他们的雇佣军名扬ⴍ天下,但因为伤痛他不得不退役,躲到安全上最有保障的华夏来,化名许仓,在一个小公司当綾保安。

      他只想平平安安地过完后半生,但天不随人愿,老胃病拖成了胃癌,实在挨不过,噁检查的时候,已经转移,他的胰腺和肝脏都有了病灶,现在,癌细胞已经全身扩散,随时都可能夺去他的生命。

      多年的雇佣兵生活,使他能够用最坚强的毅力也对抗病魔带来的痛苦。

      但也只能挨一天算一天了。

      因此,他辞了工作,天天坐在江边,等待最后䠪那一时刻的来临。

      那时,瞉他会一头栽进江水之中,顺水而下,葬在无边的大海,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鲜腝活的世界。倖

      从此一切达皆休。

      许仓拧开瓶盖,取出一片止痛药,仰头咽了下去。

      这可能是最后一片止痛˞药,以뷬后再也用不着了。

      䨍 突然,他转过头来。

      谁会开车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车是豪车,他认识,新型大众防弹越野车,少说也要几百眇万,如果是定制的,أ恐怕要上千万。

      越野车径直开到许仓身边停下,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

      女的神情冷酷,美得仿佛不似真人。

      男的倒是看起来很面善,但즯说的话却让许仓从骨髓里向外发痒:“我可以为你续命,但以后你的命是我的。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