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菠萝蜜影院

      﫠一池秋水,湖光潋滟,灵气缭绕。

      药田,灵光交织,上百株价值不菲的灵药,喷薄一股朦胧的灵气,凝成一头幼小麋鹿的虚影。

      幼鹿眨了眨眼,弘澈明亮啴,蹦蹦跳跳,在葱郁的林木间嬉戏耴。

      吃野ᓠ果,喝甘泉,往泥浆一滚,活力四射。

      ⾤ “这么说,他是拒绝了?”

      湖边,唐一凡戴着斗笠,手持鱼竿,正在钓鱼。 魴

      一旁的***面露愧疚之色:“殿下,是属下办事不利,但웢属下不得不插嘴一句,那人傲气十足,野心很大,不是甘于寄人篱下之辈。”

      闻言,

      唐一凡沉吟一会儿,道,“言灵王座那边,有什么动静?”

      ***迟疑了一下,道:“暂无,那个魔女,应该是放弃了。”

      萧“不过,小兽王的人,倒是对他颇为关注。”

      ᬐ唐一凡点头,微微一笑,“四大豚王座,相信他调查一番,最有利的选择,就是我们麋鹿。”

      毕竟,

      谁让楚秀的先天符文,是草木系的呢。

      而且,麋鹿王座,不仅主修草木系一脉,ㅧ更有木道的传承。

      突然,

      一名披着铠甲的人影,率领一䤘大帮将士,闪现在了唐一凡身侧。

      “咦Χ,殿下又在钓鱼呢?”

      为首的将士,卸下铠甲,露出一身魁梧紧绷的肌肉。

      他威风凛凛,大嗓门一喊,周边的树叶都簌簌而落,鱼儿一甩尾,滑溜溜跑走了。 

      ⟸ “殿下,钓鱼太简单了,末将드率领几个弟兄下水,一网能捞好多鱼,何必用钓竿呢?”

      闻言,唐一操凡手一抖,脸色微变。

      “而且,殿下钓鱼的手法太差,末将瞧了鹝一眼,竟连鱼钩都᲻没有,这不是傻b……咳,耽误功夫吗?”㺐

      㝼鱼竿一颤。

      唐一凡恬静如隐士㧫般的表情,顿时,有些抽搐。

      “古有姜太軟公钓鲲,愿者上钩,今有鹿王殿下钓鱼,渴㱥求贤臣,心境,这是心境懂么?”

      第一谋士괐***跳出,为唐一凡辩解:“你们这帮杀才,懂个屁!安心为殿下扫除障碍就是,管那么多跟个八婆一样。”

      他脸色微冷,

      默默嘀咕了一句:趧“艹,b话这么多,你们跟那个没m的祖安卧龙是亲戚?”

      无视第二句话,将士恍然大悟,往唐一凡面露崇拜之色。

      但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鱼篓,迟疑道:“殿下,您再钓心境的话,晚上可就没鱼吃了,羪不ࠈ仅没鱼吃,还有可能被其他王座催促、嘲笑……他们可是付过买鱼的钱。”

      唐一凡嘴䳂角一抽,默默收起了鱼竿,沉着脸道:“下水,给我捞一网鱼上来,回去后就说是我钓的。”

      毕竟,

      王座亲手钓的鱼,跟手下钓的鱼,含金量줷可是天差地别,贵一点也是合情合理。

      깛 为首的将士,呵呵一笑:“殿下放心,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弟兄们会下水的,上!。”

      他大手一挥,一些将士嘻嘻哈哈地鱰脱了衣裳,如利箭一般扎进水里,炸ךּ起一道道水花,跟爆炸似的,开始捞鱼。

      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此处,

      乃是麋鹿王座的底蕴,掌唐一凡仅解锁了一部分。

      盛产的鱼,也不是普通的鱼,学府的市场上,还不一定买得到,对修行,更有益处。

      ……

      “呼!”

      蒸汽喷发!྆

      器욷械堆满的房间内,一尊身高超过三米的小巨人,双臂,各举起一个上万斤重的石锁,锻炼身体。

      不“啪!”

      石锁落地,震荡起一圈惊人的气浪,滚滚席卷。摈

      쇇 锻炼完毕,蒙犽深吸一쌏口气。

      随着新鲜空气的灌入,一股气旋爆发,向外边扩散而开。

      瓳 体内, 䢷

      磅礴的血气,宛如熔浆一般炽宛热,向外散发一股惊人的热量。

      随后,侍奉的从属,立马上来,端来一盆打好的鸡蛋,加点了少许葱花,香肠片,往蒙犽的腹部、胸膛、手蝋臂上倒了먖下去。

      “唰…鄓…”

      油脂燃烧,好像一股热油,分泌出来。

      没过一会儿,鸡蛋液就熟透了,却无一丝汗臭,反而散发一股浓浓的蛋香味。

      禹 “说说看,最近发툩生쑐了什么。”

      蒙犽淡定地举起刀叉,将煮好的蛋液撕下来,一卷,往嘴里塞去。

      香呀!

      众人:“……”

      如果提前知道这个小兽王用肉身煮鸡蛋,还乐于分享的癖好,打死也不来!

      蛢 ℬ更안何况,

      小兽王还是个穿一条内裤就敢出门的资深级暴露狂,这尼玛谁受得了?

      出门都很没面子的啊!

      众人按捺住心底的不适应感,向蒙犽,汇报最近收集的情报。

      没办法,

      人家给的实在太多了。

      这tm让穷屌丝的我,无法拒绝啊。

      “嗯?有媲美我新䡨生水准的猛将꿴?”

      蒙犽颇感兴趣,嚼了一大块的蛋卷,深黄的瞳孔一闪,面露兴趣之色,嘀咕了一句,“狼灭楚秀?呵,倒是可以收服一二。”

      “只稄是冠以狼,而不ඵ是其௝它凶禽猛兽,也并不是很强啊︉。”

      ⫑打定主意,蒙犽的嘴角一咧,满是油光。 й

      这蛋,

      꺡也不是普通的蛋,与麋鹿王座的鱼一样,都是各自王座的传承之物,来历恐怖。

      ……

      梨木雕琢的大床,四面都挂起了浅色薄纱的芙浝蓉帐。

      纱帐曳影,体香袅袅。

      卧榻之上,发丝凌乱的妙龄少女,冰肌玉骨,仙姿卓约,曲线撩人,堪称绝世尤物。

      深紫的美眸,微微闭合,又黑又长的睫毛,交织灵光,紧掩着那一双剪水秋瞳,微微轻颤。

      白皙娇美的玉颈下,一双柔弱浑圆的细削香肩,仿佛如白雪堆成。

      纤腰盈盈,仅林堪一握,两条修长娇滑的美腿并拢一块,一双玉滑细削的粉嫩玉足,就如一具象牙精雕的女神一般,美艳不可方物。

      她藕臂一挥,一只淡紫蝴氈蝶,拖来一个精致的手机,翩翩起舞。

      定眼一看,

      那只是一个绸缎编织的蝴蝶结,却被赋予了灵性,活出了第二世。

      言灵王座,传承者,夏珺瑶。

      像军令状、生死状等等,都是王座的传承。

      而所谓言灵之术,比之西方的魔法,还要高深,是西方那一点可怜的文明,无法理解,超脱于体系之麐外。

      甚至,

      能与ң大燹洲,能与整个世界对话,

       修改法则,修改ꠌ常识,修改真理!!!

      这让言灵之术,有创世之能,所有魔法师使用的咒语,在这种能力面前都不堪一击,垃圾。

      它,完全突破了语言的壁垒ꍏ,使得万物真正共通为一体。

      修炼至极致,言出法随。

      껣 曾有一尊主修言灵一道的뗔王道强者,护国大将,就诛杀过几尊诸天的王族大能,其中包括一尊皇道强者,血染黄昏。

      那生死决斗的战场,方圆万堒里,至今还残留着言灵之术的法则,如今已形成了秘境,乃是言灵修士的天堂。

      诸如,

      一般常见的,就是给人下咒,你m今晚必死,有一定概率真的会死。

      甚至,

      ⌿若触发了特殊效果,将有因果、有血缘的人,牵扯到你m的死因中,族谱升天,也未尝不可能。

      而夏珺瑶,更是言灵一脉的天才。

      主修言灵,兼修雷法,曾阴死过好几个媲美炼罡境的三阶凶兽,还是同一个领主级别。

      因此,学府内无论是老生,还是导师,对夏珺瑶很是恭敬。

      再加之,颜值爆炸,舔狗无数。

      若是振臂一挥,就䨁有几支夏珺瑶的粉丝团杀到。

      ャ人称,送祝福的小魔女。

      點“呵,想必,他已经抵达了宿舍。”

      嫩滑的一双大腿并拢,足趾微微蜷缩,泛着几丝红嫩。

      夏珺瑶伸出青葱一般的指尖,粉嫩的小指头,点在了咒印上취。

      “所以뮊,到底是炸呢,还是炸呢?”

      ……

      夜。 

      新生大楼,张灯结彩,颇为热闹。

      未入虚界的新生们,不仅承包了一周厕所的清洁工作,还要协助ᶦ工作人员,维修宿舍。

      “emm,本天才为什么刚入学,就干上了清洁工的活!?”一人愤怒地一摔拖把,很是生气。

      “不是说,学府内有漂亮的高中生美少女吗!这咋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呜呜……”一个lsp眼里饱含㦞着泪水,那是对妹子深深的爱。

      ꝫ“???”其他人一脸呆滞,人都傻了。

      学府招收的天才中,也难免混入一些逗逼。

      六楼,窗台。

      一道欣长的身影,站在窗台。

      月光,朦胧皎洁,洒在一张俊秀的侧颜上,衬托得如白玉一般的肌肤,霞光流转,晶莹璀璨。

      并不是他想装个逼,只因为窗帘要自己装修。鐘

      “哗啦!”

      一袭大红☠大紫的窗帘挂号,楚秀这才仰躺在一张大床上,打开星环,消化一日所得。

      ⍝ “所谓王座,乃是先贤们留下的传承之一,龙国上百座学府,都会接触到。”

      “能⫲冠以王座之称,此等传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就连最差的王座,都是先天巅㉅峰的武죷者,一尊孕育丹道、即将蜕变为仙的半步大能所留,同一境뵭界中的至强者。” 莄

      㼀越是深入了解,楚秀越发震撼。

      他从慕唅辰那边,以及S班的权限,获悉了王座的不少情报。

      “麋鹿王座,郩继承的是草木一脉修士的传承,原主,是一尊轮海境修士,享寿569뗬年,号百草居士。”

      䮔 “这一王座,据说,与云州的逐鹿学府有所关联᪌。”

      楚秀摸了摸下巴。

      墨眸爆绽一丝灵光郯,闪烁点点星芒。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