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穿着丝袜坐在我身上

      天要亮了,干粗活的丫头来打扫院子。

      玉祯拿着刀愜站在床边低声道,“别叫,就算不死也少不了扎上几刀。”

      孁院里很快没了动静。玉祯对椿儿说,“你下来,去拿点吃的,我饿了。”

      “嗯嗯…”椿儿从床上下来,就在要走到门口的邲时候,玉祯ꕌ一个飞身过去,刀把照脑袋一砸,十七少一櫣声尖叫。

      玉祯拖住晕퇴倒的鸕椿儿,刀再抵到脖子上덄。

      “少爷,您怎么了?”粗使丫头在外面喊。

      “我…我…那个…你端点饭搁在外엲面。”

      “是…少爷!轃”

      玉镳祯㓕从门缝看粗使丫头出去,把椿儿扔地上。

      “콕她只是丫鬟。”十七少扒着床。

      踘“她可真蠢!”玉祯麻利剥掉椿儿﹖的衣服堵䣁上鞍嘴。反茧双手从腰间抽出她搓的麻绳捆上手脚。

      “行了,多余的人解决了。Ƣ咱俩慢慢聊。”

      粗使丫头把食盒放在门口,玉祯开门缝拿进来。

      嶙“做少爷还是好啊,要什么只用吱一声。”

      㢄玉國祯一手량拿シ刀眼睛盯着十七少,另一只手往嘴里塞饭。

      “你的长命缕我送给别人了,你可以把我的拿走。我屋里的银子还䝐有你喜汄欢什么都可霦以拿走。”

      㰀 梣“我不是为蝇头小利来的。寨子已经被压的ठ喘不上来气了。我可能活不久了,死之前我想见一下王爷。”

      “王爷我껊也见不着,你看我这屋里,我哪是什么富贵少爷。㘢”

      铉“王爷不在乎我们蝼蚁的死活,你要是死了,他总归还是会在意的吧。”ሟ玉祯走到床前。

      “不瞒你说,我࿾这伤就是王爷让툉打的,当天被打的皮开肉绽几乎丧命,王爷也没来看一眼。你以我要挟王爷大概是不可能的。”

      玉祯一下失望极了。

      “那边的小抽屉즏里最Ȋ上面一层有银子,最下面一层有我的长命缕,你还是拿上银子带上东西走吧。”

      玉祯看看抽屉犹豫了,“我现在哪出的去啊。”

      䟰“就算王爷在乎我,到时我再受伤,你受酷刑而ꩱ死,有什么好䫗的。”

      ⣽ 地뗧上的椿儿醒了,哼哼打滚叫。

      “哎哎哎!寔别伤害她。一切好ၢ商量,椿儿你擭别叫了…엝别叫了!”

      “你挺心疼她的嘛,你⻖既然会可怜丫鬟,也请可怜一下我寨子里百姓吧。上叞次回家,哥哥受伤躺在床上,这次我未婚夫也了受重伤。我什么忙也帮不上,⑊干着急就又跑到王府来䭹了。”

      䔮ᗅ “您真英勇,在下佩服。”可是你找我是找错人了。我自己在这座王府里都尚且尴尬求生。”

      椿儿的脸憋的通红,身子不住蠕动。玉祯皱了一下眉。

      鲹 “你别打她,她一个姑娘家受不住。” 廏

      “她受不住,那日我就受的住你往脑袋上踢的一脚。”

      玉祯走到椿儿身边,抬起脚。

      “好商量好商量,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玉祯欱蹲下薅起椿儿的头发,“难受么,过去几锾年我们寨子的人每天都在经受这种被死死束缚的띮感觉。”

      “你被欺压,现在就欺压别人?”十七少喊。

      “那要不你替她?反正你是没办法的人。륍我估计活不久了。能拉个垫背就拉个垫背吧。”

      “受伤之后,王妃派她来照뀬顾我,她是能在王爷王妃䲹跟前行走的丫傪鬟。”

      “哦…是嘛,这么说她还是挺属有分量的大丫鬟,能见到…王爷王妃…”

      왲 玉祯揪住椿儿仔细瞧。

      똥  “ἓ哎…要不我说你是老家来的亲戚吧,推荐我来府上伺候,带我去见王爷王妃!”

      “᢮好主意,好主意!”十七少拍着床帮说。

      椿儿拼命摇头。

      ⾀玉祯从腰间的荷包上拿出一根银ᘋ针对十曞七少晃了晃。说是迟那时快就冲着椿儿脖子扎了下去。

      十七少扑腾一下摔地下,椿儿立刻昏死。

      ⊫“别怕,不致命,只是加毴个限制。”

      “歹毒的家伙!可恶!Ⲏ”

      “你们这些人可比我歹毒多눇了。”

      玉祯在柜子里翻找,“还有丫宕鬟衣服么?”

      捧出一个锦缎包﹪袱打开了,“嚯…这好料子…”

      ⣣“那是江南椛家的布料,天下最好的锦缎。”柔

      “你背过去,我要㴛换衣服了。”

       十七少爬起来,“好好…好…灆”

      玉祯换好衣服,梳了梳头。把夜行服和六爪叠好装在锦缎包袱里,放回柜ᴣ子。

      把椿儿嘴里的衣服拿出来,扶到椅子上顺气,椿儿被折腾的没了人꩗样,微微睁眼。

      “这位姐ೝ姐,您别틜恨我,要恨请恨十七少,如果您不在他屋里,就不会遭这㾉种罪。我来只是想找他。你脖子连着锁骨的地方扎了一根针ᜀ,这是我们寨子里特有的手法,除了我们谁也拿不嬖出来。这根针要是一直在身体里拿不出来,您会死,而且死的时候很痛苦。”

      椿㫨儿藠又晕过쌿去鸀了。玉祯把椿儿扶到鮺十七少床上。

      “真是可怜的人췤啊,做了你的丫鬟。”

      “我要不是在养伤ᘥ,能许你这般!”

      “得了吧,你还是珍惜自己的身子,要不然殊死一博,没准我现在已经躺下了。”

      틞“咦你现在想干嘛?”

      “照嗶顾照顾姐姐ᙱ,她本是无辜的人。”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