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惑作文

      “害得我数十年父子分离的带头大哥就是玄慈大师你!”萧峰一脸痛苦地ﲾ看着玄慈,低吼着质问道。

      “好一个悉听尊便!”萧远山大喝一声,“你在这里落了个潇洒磊落,那边关两国百姓何其无辜!”

      玄즩慈惭愧鷌地低下了头,又叹了口气,说道:“샦老衲深悔误信人言慙,以致害得萧施主骨肉分离,边饒关百姓惨死,如果你们要报仇的话,请出手吧。”

      萧峰气愤的抬起手掌,挣扎了一番,却又放了下来,说道:“现在说这又有什么用,我们一家人如今已经团聚,至于边关百姓的冤屈,自有律法来审判。”

      “那么,向你假传消息的人到底是谁?”萧峰问道。

      玄慈苦着脸说道:“这个人已经故去三十年了,老衲既然铸成大错无法挽回,又何必再去揭故츛人的疮疤呢?”

      “谁在外面?!”这时萧峰一声大喝,跑出了大雄宝殿,萧远山也跟着跑了出去,只见一个灰衣身影拐进了一个角落。

      几人你追我赶,终于在藏经阁门口停了下来,此时除了萧远山鰐父子,也只有鸠摩智和玄慈追了上来。뽸

      “玄慈大师,好久不见,这些年你为我隐瞒身份,也是为难你了。”那个灰衣身影转了过来,面朝追斎来的众人。

      “怎么可能?”玄慈一下子呆住了,“慕容施主你居然还活着。”

      “这……”攀鸠摩智在一旁也是憋一脸刕懵逼。

      慕容博看着玄慈,躬了躬身,说道:“非常抱歉,玄慈大师,一直以来,我都欺骗了你,为了我慕容家的复国大计,我做了太多错事,如今我也想开了,什么复国,都是套在我慕容家的枷锁,我不必再躲躲藏藏下去了。”

      说完,慕容博又看向了萧远山,说道:“萧先生,我可以和你走,我这颗项上人头,你可以随意取走,也算是我为当年雁门关的事情赎罪吧。”

      “慕容先콐生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鸠摩智看着慕容博,有些急切地说道,“小僧可以帮慕容先生抵溒挡一二。”

      좸 쎧 “明王此缌时此刻还愿燛意帮我,我深感荣幸。”慕容博向着鸠摩智行了一叜礼,约说道,“不过我是真的看开了,从我高祖父慕容龙城败给了宋太祖赵匡胤那똸时起,大燕就已经复国无望了。”

      㶊慕容博又看向萧远山父子说道:“我慕容家遗训,均以复国为大任,慕容博无能,奔波半生,始终也是一事无成。我慕容氏人丁单薄,要想成事,除非天下大乱。”

      “所以你就捏造假讯息,害得我族人䌙无辜惨死?!”萧峰愤恨地说道。

      “是的,我想通过此事,引发宋辽两国大战,到时慕容家就可以嚨乘乱而起,恢复大燕。”慕容博说道,“可惜ꐒ,逍遥王又一次阻止了我们慕容氏。我也是看明白了,如今天下安稳,国泰民安,我儿慕容复跟随逍遥王殿下,又何尝不是好事呢。至于复国,还是由我斩断这镐道枷锁吧。”

      “善哉,善哉。慕容施主能醒悟,实抖在是一大幸事。倶”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藏经ඒ阁轰里传了⑉出来,一个拿着笤帚的老和尚走了霆出来。

      “你是谁?”鸠摩智问道,“你藏在这里多久了?”

      “多久了?呵呵。”老和尚笑了笑,说道,“老僧不记得了,恐怕有七八十年了吧。̓我还记得慕容居士第一次来藏经阁偷看经书的时候,老僧就在这里扫地扫了四十年,而在十年前,这位大轮明王也来了。你来我往,弄得我们藏经阁乱七八糟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慕容博指着老和尚,惊讶地问道。

      老和尚用笤帚扫了几下地上的叶子,低着头说道:“先老僧虽然眼花了,可是心里很清楚。可惜有的人,眼没有花,可是心里早就老糊垅涂喽。”

      鸠摩智一时忍不住了,走上前来,对老和尚说道:“这位大师,你别在这里胡言乱语,小僧从没见过你,以前볷更没来过贵寺➰的藏经阁。”

      “吼吼~”老和尚瓇笑了起来,说道:“大师,老僧虽然没有记性,不过还记得你师弟天摩尼第一次到藏经阁偷看经书,失手被擒以后,就轮到大师你来了。”

      鸠摩智听到这话脸上闪现出慌乱的表情,他色厉内苒地问老和尚:“有什么证据?!”

      老和尚盯着鸠摩智,郑重地说道:“我还记得,你第一次偷看的就是无相劫指。”

      鸠摩智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慕容居士偷学的,就是般若金刚掌。”老和尚又看着慕容博说道,“但是老僧知道恮你已入魔,未免你越陷越深,所以老僧故意在般若金刚掌旁边放了一本法华⍀经,希望慕容居士可以参悟佛法,化解戾气,可炇惜居士却视而不见,唉。”说着,老和尚顿了一下,“慕容居士,你身上的三处穴道,每日发作,有如针刺的那么痛苦,你要能听从老僧䅍的点化,自能化解Ầ。”

      慕容博此时也是痛苦发作了起来,他强忍着痛苦,说道:“无所谓啦,我已经想通啦,我犯下累累恶行➂,前几日夜探逍遥王府,已然大梦初醒,生生死死又何足道哉摚,我已不想苟活,只求能再见复儿一面⺑,之后自当听候萧先生发落。”

      老和尚却是轻轻摇了摇头,只见෱他脚下不见动作,整个人就一下子出现在慕容博身前三尺处,双目猛地圆睁,慕容博只觉一阵晕眩,后头发甜,就要倒下,却忽然被人一把抓住腰带,拉到了一旁,这才清醒了过来。 맄

      “老和尚有些不地道啊。”逍遥子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拉开的慕容博的人正是逍遥子。

      “能让我反应不及,阁下恐怕就只有逍遥王殿下了吧。”老和尚微笑着说道。

      逍遥子轻轻笑了笑,说道:“其实我那五个徒弟也很快的。”

      老和尚也不生气,向逍遥子双手合十行了一礼,说道:“逍遥王为何制止愓我为慕容施主疗伤?”

      䡔逍遥子回答道:“他的伤我自会帮他处理,就不劳大师费心了。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我想和大师玬切磋一下䭍。”

      䟞老和尚摇了摇头,说道:“老衲已经老了,不像殿下那般驻颜有术,打不动咯。”说着,拿起笤帚就要回藏经阁。

      “既然大师不愿意,那我就只好得罪了。”逍遥子却很想试试这原著中天下第一的本领,直接告了一句罪꫱,뗎闪身到老和尚上身前,一记天山六阳掌打向了老和尚。

      “好一个天山六阳掌,我当年见过天山童姥使用过,没想到在殿下手里更显精妙。”老和尚一边夸赞,一边使出一式般若탠金刚掌和逍遥子对轰在了一起,迸发的气劲震得旁边几人后退了好几步。

      “大师果然内力深厚,招ꉠ式精湛,再试试我这招白虹掌力。”逍遥子说着又攻了上去。

      而老和尚也同样变换了招式,使出了少林龙抓手挡住了逍遥子的攻势。髮

      两人你来我往,一时间打得难分难解。

      “这位大师好生厉害,居然能和逍遥王势均力敌。”萧峰看着场上的战斗,对萧远山说道。

      萧远山轻笑了一声,说道:“我追随殿下多年,殿下此时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功力,而那老和尚已然用尽全力,而且殿下还有一式雷法,那简直强得不可思议,这老和尚不可能打得过殿下的。”

      果然,两人交手数十招之后,老和尚主动跳出了战圈,双手合十,뉌向逍遥子行了一礼,说道:“殿下果然强大,正可谓天下无敌了。”

      逍遥子笑了笑,说道:“大师谬赞了,正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也未必是最强。”说着又看向了一旁的玄慈,说䖡道:“玄慈方丈,慕容博我想要带走,你不会介意吧?当然,他所偷学的少林绝技,我自会帮他废除,并保证他不会再次重修或是流传出去。”

      “阿弥陀佛。”玄慈双手合十,口宣一声佛号,说道:“既然撕殿下开了口,我少林寺又怎么会拒绝,殿下的信誉,自然是有保证的。” 싽

      玄慈说完,又看向了老和尚,双手合十,说道:“前傞辈,请受玄慈一拜。”

      “不敢当不敢当。”老和尚赶紧上前扶起了玄慈,“老僧在本寺不过是一个扫地僧,岂敢受方丈如此大礼。”

      玄慈轻轻躬了躬身,问道:“前辈,老衲希望前辈能开坛说法,可以吗?”

      “岂敢,岂敢。”老和尚笑着回答,答应了下来。玄慈也去召集少林的几位长老去了。

      不一会儿,众人到来,老和尚坐了泌下来,开始说法了。

      “佛法在求渡世,武功在求杀生,两者背道而驰,是以若无慈悲法化解,学武越深窃,修禅元障碍就越大,此之所谓无功障,和知见障的道理一样,体内戾气越积越深,较之任何外毒都要厉害,只要佛法越高,慈悲之念越盛,才能练习更多的绝技。但是,到了这种境界,就会有不屑于去多学杀人的法门了。”老和尚滔滔不绝地讲起了自己对于佛法和武功的见解,周围众人听得是频频点头,深以为然。逍遥子븨也是轻轻点了点头,肯定了老和尚领悟的道理。

      鸠邈摩智在一旁却是听得抓耳挠腮,浑身燥热,只觉体内的内力都有些混乱起来。正在他难ꝝ受之际,却发现段誉听老和尚说法听得入神,竟不自觉地走到他跟前,便上前一把抓住段誉的肩膀,点了他的穴道,说了一句“跟我走”,就要将段誉带走。

      扫地僧见状遥遥一掌打出,掌力直冲鸠摩智,就要将段誉救下,却被逍遥子半道截了下来,让鸠摩智带走了段誉。

      “殿下,为何阻拦大师救我二弟?”萧峰着急地问道。

      逍遥子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慌,说道:“这个是段誉和鸠摩智共同的机缘,放心,我즦会亲自跟上去的。”说着,对扫地僧点了点头,脚下轻点,向着鸠摩智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鸠摩智这边着急带着段誉离开,内力全Ⴃ开,结果在半道上,却遇到了内力混乱反噬,带댛着段誉一下子栽倒下来,落入了一处狭小的山涧之中。

      “大师,你怎么样啊?大师。”段誉经此一摔,竟然解开了穴道,看到一旁昏迷的鸠摩智,他上前摇了摇鸠摩智的肩膀,小声问道。 㓯

      “呀!”鸠摩智却突然大喊一声,跳了起来,整个人浑身开始鼓胀,一个个鼓包᤽在身上四处游走,痛得他都说不出话来,又一下子栽倒在鴺地。 

      “大师,你没什么事吧?”段誉咽了口唾沫,用指头戳了戳鸠摩智的手臂,悄悄地问道。

      猛然间鸠摩智翻身爬起,掐住了段誉的脖圬子,段誉一下子呼吸困难了起来。

      “快运转北冥神功。”这时폘一个声音在段誉的耳边响起૬,他下意识地就运转起北冥神功,鸠摩智暴走的内力一下子就找到了宣泄口,直接往段誉的体内涌来。

      而鸠摩智因为内力得到了宣泄,手上也是稍微㳿松了下来,段誉也得以呼吸,全心全意运转北冥神功。

      不消片刻,鸠摩智一身浑矪厚的内力尽数被吸入段誉体内,他整个人身子一软,跌倒在地,段誉也停止了北冥神功的运转,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精力充沛起来。

      “咳咳。”随着几声咳嗽,鸠摩智쑢也清醒了过来,而段誉也重新戒备了起来。

      “段公子放心,小僧内力已尽失,不会再伤害你了。”鸠摩智勉强撑起身体,对段誉说道,“刚才小僧的内力,已经全部被公子吸走了。”

      “大师,不好意思啊。”段誉不好意思的看着鸠摩智,上前将他扶起,靠着石壁坐下。

      鸠摩智靠着石壁뎴,有气无力地说道:“幸好公子及时将小僧的内力吸走,否则小僧就会走火入魔,癫狂而死。”说着,鸠摩智又是一阵咳嗽,垝“回想过去,虽然ꞔ小僧身在佛门,但是好胜之心比常人还强,贪嗔痴三毒,无一能免。还时常在人面前夸口,自命一代高僧,想来他日命终之后,必然身入地狱,万劫不得超生。”

      段誉扯了个笑脸,说道:“大师怎么能这么说呢?对了,大师,为何你一觉醒来,好像判若两人呢?”

      鸠摩智看着段誉,一脸戚戚地说道:“一场死里逃生,终于令小僧完全醒悟돃,受佛祖点化,叫小僧苦海回头,改邪归正。”说完,双手合十,轻轻点쑕了섄点头,继续说道,“段公子,小僧过去多有得녹罪,还请原谅。”说着,冲着段誉俯身下拜起来。

      “大师,你先起来。Ώ”段誉赶紧扶起了他,鸠摩智쳺靠在石壁上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段虿誉看着鸠摩智,ᙳ笑着说道:“大师,其实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带我켼来江㛂南,我又怎么会遇到王姑娘,还能拜入逍遥派学习无上武学呢。”

      鸠摩智双手合十,对段誉说道:“这完全是公子的福报,段公子宅心仁厚,必定后福无穷。”

      段誉抬头看了看狭小的山涧,一脸愁苦的说道:“现在能否跳出升天,还是未知之数呢,又谈什么后福呢。”

      㬮 읋这时一根绳子落了下来,垂在了段誉身边。

      “段誉,你们抓住绳子,我拉你们上来。”逍遥子的声音跟着传了下来。

      “是师祖。”段誉高兴地说道。

      段誉用绳子捆住鸠摩智的腰,自己也抓住了绳子,仰着头大喊道:“师祖,我们准备好了,您拉我们上去吧。”

      段誉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身体随着绳子开始上升,不一会儿两人就被拉了上去,逃出生天了。

      “谢谢大哥拉我们上来,让大家担心了。”段誉看到拉绳子的原来是萧峰,而且刚才听讲的众人以及自己的父亲镇南王段正淳也来了之后,赶紧道了一声谢。

      “谢过ⱃ诸位相救。”鸠摩智也上前道谢。

      “大师以后有何打算?”段誉向鸠摩智问道。

      鸠摩智双手合十,一脸虔诚,说道:“小僧这次再生为人,从此放下屠刀,云游四海懗,弘扬佛法。”

      “明王经此能够大彻大悟,也是好事一件呐。”逍遥子笑着对鸠摩智说道。

      “善哉啍善哉。”扫地僧和玄慈等少林长老也是念了一句῜。

      鸠摩智又从怀里掏出一本经书,躬身递给了玄慈,说道:“此易筋经乃是少林寺之物,现在物归原主,请方丈海涵。”

      “大师客气了낲。”玄慈收下了易筋经,向鸠摩智行了一礼。

      “各位珍重,小僧告辞了。”说着,鸠摩智向众人行了一礼,转身一步一步的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