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偷拍第三页

      浊疆和浊世等人见状皆是亡魂大冒,惊怒交迸道:

      “你敢将同门师兄弟炼为尸傀?你罪该万死!”

      到了此时,他们哪里还看不出来,这只金鬼拥有“弱水三千”和“炼尸成道”两种能力,属于《九色鬼法》中名列前茅的神通。

      “谁给你们的勇气,认为同为筑基,就能聚集一帮人吃定我?罢了,不想听你们废话。”

      金鬼接连施展两大神通,对浊原来说还是有些吃不消,他信手一挥,两只金鬼和数十名由九幽弟子化为的尸傀动若脱兔,直扑而去。

      尸傀已是死人,没有神智,只剩一身元气和强化过的肉身,攻击时悍不畏死。

      而另一边,金鬼的速度奇快,动辄如电,非筑基修士所能抵挡,就像虎入羊群般,眨眼便杀了数名九幽弟子。

      “浊原!你休要张狂!”

      借黄泉躲过一劫的浊洪怒喝一声,稍一掐诀,宝瓶中黄水喷涌,原本近百丈长的黄水骤起狂潮,一浪接一浪朝众尸傀拍去。

      另一边,浊疆等魂骨一脉弟子齐拍腰间,放出几只巴掌大小的骨燕,朝两只金鬼追去。

      这些骨燕身上刻满了奇异符纹,它们的能力是限制神通,对体修、妖兽颇为克制,金鬼的神通也属于这个范畴。

      魔像一脉的弟子们没有这样的限制手段,但他们拥有最强攻击力,故直奔浊原而去。

      其中几人故意把魔像收缩到只有十来丈大小,虽然威力削弱不少,但灵活性和持续战斗力大大提高,足以威胁浊原安全。

      只见浊原咬了咬牙,在胸腹间连点五指,随之析出赤青白黑黄五道鬼影,正是五行鬼。

      浊世见状,面色便是一沉,“五脏蕴五鬼”是蕴养五行鬼的根本法,但看这五行鬼形体凝实、宛如有灵,便知浊原练到了极深处。

      一般来说,九幽弟子结丹前能把五行鬼练出来,已经是了不得的天才了。

      若再练出一只紫鬼,那都是家世雄厚、修炼狂人般的存在,但浊原不仅把五行鬼炼的炉火纯青,还炼出了一只紫鬼和三只金鬼。

      浊世不禁生疑,即使浊原天赋再卓绝、资源再雄厚,不可能越阶完成结丹的修炼任务吧?

      不等他念头转完,五行鬼已经掀起了一场绚烂如雨的五行法术风暴。

      魔像不惧飞剑斩击,也无所谓妖兽鬼物的啃噬,但在带有一丝五行大道的打击一下,顿时断肢残臂乱飞。

      浊世等人见状,赶紧命令魔像弯腰环抱,抗住法术风暴,护住他们肉身。

      但魔像专注于防御,又能对浊原造成几分威胁呢?

      不过数息,无论数百丈高,一击有万钧之力的巨型魔像,还是小巧玲珑、进退如飞的袖珍魔像,皆被轰得七零八落,战力大损。

      另一边的尸傀则是结成人墙,凭借元气生生抗住了黄泉之水的侵蚀,但有些摇摇欲坠。

      所幸两只金鬼在无法动用神通的情况下,仍然从骨燕的围困中杀出一条血路,更是无视各种瘴毒,连杀了命瘴一脉数人。

      远远地,几十个在旁围观的九幽弟子张口结舌,被浊原惊得说不出来。

      他们怎么也想不出来,一名虚丹竟然能对抗数十名筑基修士,这战力即使碰上结丹上人恐怕也犹有余力吧?

      “你们猜,如果浊原最后胜了,我们这些看热闹的会不会被追究?”

      一人突然嘿嘿一笑。

      旁观者们顿时凛然,以此人杀伐决断的性子,若胜了以后收拾残局,他们怎么可能安全无恙,恐怕也是个株连的下场。

      于是,所有人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浊原没有停手,在金鬼击败命瘴一脉弟子后,五行鬼再度发力,攻向浊洪等人。

      黄泉一脉弟子大都使用的是水系、冰系、阴系的法术法器,领悟的意境也偏向水之道意、冰之道意或者较为罕见的黄泉、幽冥等大道意境。

      因此,在浊原极富针对性的法术攻击中,众人根本抵抗不了几下,纷纷溃败退去。

      “诸位还要打么?我可以继续奉陪!”

      浊原脸色有些苍白,那是控制八鬼连续爆发的后遗症,所幸这一圈下来战果卓著。

      魔像一脉再无战力、黄泉一脉溃不成军、命瘴一脉死伤惨重,只剩下魂骨一脉,却被两只金鬼如遛狗般满场转悠。

      浊疆脸色铁青,知道不能再等,否则若有人出手帮助浊原,那就大势已去。

      “各位同门,浊原如今元气神魂不济,正是杀他的好时候!黄泉一脉的师兄弟做好接应,我魂骨一脉愿意殉爆所有骨兽,阻其退路!”

      殉爆骨兽,即以秘法摧毁骨兽内的妖兽魂魄,威力十分巨大,而且在封天鬼阵内这样的封闭空间,效果更为卓著。

      浊洪等人闻言顿时心动,随即爆发秘法,将黄水搅得翻天覆地,朝浊原攻去。

      轰!轰!轰!

      战斗再度打响,浊疆等人也是狠心,放出了无数体型巨大的骨兽,导致殉爆时攻击范围极广,将浊原的闪避空间死死压制。

      而浊原的应对更加残忍,每头骨兽冲过来殉爆时,他就令一名尸傀自爆,用于抵消冲击。

      可是很明显,他的尸傀不如魂骨一脉的骨兽多,数十息后,尸傀只剩下了一只,正悍不畏死得朝场中冲去。

      “他的尸傀快没了,我们把飞行骨兽也爆了,看他还怎么躲?”

      浊疆见策略生效,不禁大喜,众人正欲加紧攻击,旁观者中一人却突然叫道:

      “他要去救紫鬼!”

      众人闻言一凛,这几个月来,他们被这只紫鬼的神通搞得提心吊胆,因为它几乎放弃了所有外放型神通法术,而是全部用于增强本身能力。

      一是速度极快,让人几乎反应不过来,二是体质坚韧无比,能生生绞杀体修!

      故而在向浊原发难之前,他们就用一道准备许久的符阵牢笼将其困住,防止它参与进双方的斗法中。

      不过,此时提醒却有些迟了,最后那只尸傀陡然窜到符阵牢笼前,轰然自爆中将牢笼炸得支离破碎,紫鬼趁机一掠而出。

      浊原稍一掐诀,九鬼瞬息入体,他不发一言,只冷冷看了旁观者们一眼,便纵身离去。

      “逃了?”

      众人顿时愣住,他们以为浊原在紫鬼脱困后必定要大杀一番,没想到竟然直截了当的离开,这是知道打不过了么?

      “快追!若让他活着向元劫掌门告一状,我们都得死!”

      浊疆首先反应过来,高声呼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