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8核基地

      收了那幅《夜俦相饮图》后,刘斐悲喜交加,这么多年来也未曾见过那画,并且这画也是陈平藏在垂帐之中的,后来陈平被革职查办,就把这幅画全权委托给白寇,并嘱咐于他望日后转给刘斐亲自保管。

      “清平时光静相识,何必愁东近忧忧。夜色烟水月笼纱,园中牡丹相俦吟……”

      画的一角写着一首诗,陈茜默默相读,只觉画中诗很是贴切画中境。

      相酌一杯酒,邀约共赏花。其中之滋味,声声管中弦。

      刘斐心中扬起如风中的思绪,那天夜里,在后花园的牡丹苑中,清流深深,荷叶滴滴,偶尔有残鳍的振动,波水照月,杨柳依依。太尉陈平晚宴后,散步在园中赏花,这白牡丹正是开花时节,玉叶丰饶,娇嫩如霜,细水漾漾如蜂翅摆动,微在口吹新气中。

      神清气爽,精神开畅。

      “这白牡丹果然与众不同,从南方蝈县的金沙滩移植过来,居然花香花容差不多的,虽然看过去略微逊色,但是可以以假乱真……”

      太尉陈平一见如此娇容,心中果然大悦,他曲背在细察之,这娇滴滴的花瓣,还有花孢,花柱,还有花茎都格外馨香。

      与带过来的标本几乎零区别,他特地让余管家进花园一园圃的储存室看了看,回来时手里还特地把标本都带了出来。

      “老爷,这白牡丹果然可以以假乱真,这次皇上会对你大赞一番的,这金沙滩路途遥远,皇上去一趟很不方便,如今在这里也能见到,这肯定龙颜大悦!”

      “住嘴,这话有你说随便说的吗?嘴可以随便吃东西,顶多拉肚子,而话你乱说,可是要掉脑袋的,懂不懂!”

      陈平非常的不高兴,一个太尉府的管家竟然操心起宫廷事情来,还官宦上的一些流言蜚语。

      “老余,你也已经在我这里几十年了,我一直对你很是信任,这些话你也不必有些睚眦,俗话说,隔墙有耳,你是无心,万一这墙院外过路之人意外听到,岂不是麻烦自找啊!”

      “是的,老爷,我也是一时兴奋而致糊涂,但我心日月可昭,绝不是螟蛉之虫,撼树以求,这岂不是自不量力嘛!”

      “哈哈……,知错就改,并且刻骨于心,也是种君子的孜孜以求。”

      这蝈县的金沙滩牡丹,属于本土花木,亲土味相当严重,所以一旦移植都以失败告终。

      宪宗特地叫户部命人特别勘察一下,几月观察地方土质,并且通过嫁接等常用的营养繁殖,刚开始时还看到了牡丹的雏形,花盛开了几多,但是几日风吹日晒,又慢慢的凋谢下来,这令宪宗非常烦躁,索性还撤掉了户部管花圃的官员,并且几易栽培师,皆以失败结尾。

      “这花虽然栽培出来了,但是也不能保证每年如此,如果中间发生差池,那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必然招致其它大臣的诽谤和戏弄,重则罢官坐牢,轻则卸甲归田,悠然见南山啊!”

      “可现在这长势,再过几日,这牡丹花香必然透彻太尉府,香阵冲霄汉,直逼皇宫大殿!”

      管家余弥自信满满,从他这几日栽培的流程细节来看,这牡丹长势只会蒸蒸日上,一天更比一天好,如太尉所言的可能愁煞人,那是杞人忧天,自怜自艾。

      “希望如你所言,再仔细观察,如若几日后香气阵阵,振动皇上,那我这太尉也对的起天下黎民百姓啦!唉……”

      陈平捋了捋一撮黑须,锁眉一望那如玉般的花瓣。

      心中宽慰许多,多年前他陪同皇帝去金沙滩赏白牡丹时,宪宗那振奋的样子历历在目,并且对着太尉陈平叹息说,“卿如果能将此花北移至宫殿,那该多美的一件事情,也不必来此翻山越岭,跋涉坑水,历经千辛万苦,这或许是朕的一番联想,或者一厢情愿啦!”

      “皇上何必叹气呢?这事令户部斟酌去力办就可以啦!如若不成,就撤职换人,这样选天下能匠来护理此花,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一旁的大太监付德高见缝插针,谗言献媚,端着一副天生的笑脸尽情的巴结宪宗。

      “说的倒容易,前番我自己来此,叫宫廷花艺师特地带了几株回去,你看怎么着……”

      宪宗皇帝轻瞄了一下正弯腰待命的付德高,见他这口气简直是妄想。

      “皇上,那宫中花匠都是些沽名钓誉之辈,没有见过这自然生长的旷世奇花,按照常理来种植此花哪有不失败的道理。”

      “说的还挺有道理的,希望如你所说,这沙滩之娇也能在我宫中开放!”

      “太尉,你以为付德高说的怎么样?有没有可行的可能性,如若他撒谎戏弄朕,我就将他的脑袋给自己拧下来喂我宫中的苍猊神犬,哈哈……”

      这一笑让付德高还顿时心惊肉跳了一阵,有点后背发凉,他觉的自己的进谏竟然让皇上给钦定了下来,不过如若真的无法培植成功,那可真要给宪宗给拧下这一根葱似的脑袋。

      这风残几何的,在皇家宫殿里区区一春一秋的花木而已。

      “是的,皇上,付公公说的是有道理的,宫中之花匠缺少实际,都接触的只是温室之花,这旷野自然生长的野牡丹,或许他们真的是束手无策,倘若改变思路,广罗天下之英才花丁,岂可会不成功之理,这民间奇异之士,我想必然会应征而来。”

      陈平深知这白牡丹不但是老命伤财的一件事情,并且也是关乎国家社稷的大事,这宪宗迷醉于牡丹,日夜思念,以致忘记天下百姓之事,那就会招致政事荒废而怨声载道。

      如今在太尉府上不经意长出如此盛放的牡丹,这的确让陈平心难抚平。

      旁边的一盘牡丹也如此,盛开的更加丰腴,如女子的少年青春萌动。

      “爹,怎么都跑这后花园啦!”

      突然扫花瓣一样的香气沁了过来,回头一看是陈茜。她从小有丁香花的酥香,不过这十岁不到的小女孩,还是不曾浓烈,只是在日落之时会涔出一点淡淡如沫粉般的香气。

      “读书了没有,跑这里来干嘛?”

      不知其中意,太尉憨笑了一下,在眉宇间流出来的亲切,让染有花香的手指在花瓣处缓缓移了开来。

      “我也来后花园观赏这自然盛开的白牡丹的,刚才爹和管家一阵一阵的赞叹,我听的一清二楚,所以也尽兴来看看。”

      “噔”的一声把小脚越到了一块平整的大岩石处,大黑眼睛如同明亮的夜星星一眨一眨,把惊奇尽往陈平的脸上靠。

      “呵呵……,你小小年纪,也懂的赏这白牡丹啦!不过这花的确高贵不娇,比之宫廷的那些娇贵,中看而不中用,一下子差了一大截,也难怪皇上会以私访之名,而阅民间这天物般的赏花之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