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频有容道

      “你们几个先带人回客栈,这几天暂时按兵不动,等我消息”叶康思索一番后,对几人说道。

      “统领,不知这可人是谁”夏冰之皱眉问道,他虽见过可人,但并不知道她的名字。

      “是我的婢女”叶康如实说着。

      “那统领打算去哪”夏冰之眉头皱的更深。

      “先回东临城”叶康也是皱眉,他已经发觉夏冰之的语气有点不对劲了。

      “难道你想要为了一个婢女,放弃此次任务”夏冰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到,他的语气已经不客气了,因为这让他想不通,若可人是正妻,叶康放弃此次任务,他只会暗骂一声懦夫,也不会多管,若只是为了一个婢女或小妾,置朝廷的大计而不顾,在他的认知中简直不可理喻,难道那位万大人瞎了眼,派了这么个玩意过来。

      “可人虽只是我的婢女,但几年来我们朝夕相处,是我极其重要的人,而且我没有放弃此次任务,我只是让你们在此等我消息,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叶康也十分恼怒,他没想道一直对他唯命是从夏冰之敢顶撞他。

      “期望大人别不是怕了,属下虽职位不高,但也是个大丈夫,耻于和懦夫为伍”夏冰之丝毫不惧叶康,论实力接近一流高手的他,叶康是打不过他的。

      “你”叶康着实愤怒,这是被人蔑视的愤怒,但他还是压制了他的愤怒,平复心情后叶康淡淡的道:

      “是不是懦夫,日后自有分晓,你若不服我,我让姜红和你替换一下”姜红是禁军的另一名百夫长。

      “哼”夏冰之轻轻的哼了声,就没有再说话了。

      比起叶康,在这个世界夏冰之更像个异类,他是个直率,一根筋的人,自小就认为自己将来定是个干大事的人,他瞧不起优柔寡断的人,他认为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任何东西都可以抛弃,因为看法的不同,又管不住自己的嘴,经常莫名其妙的得罪人,不然这时候都可能坐上千夫长的位置了,外派到执法队也是他主动申请到,他认为这里便是他做成大事的地方,总的来说就是有做大事的胆识,没有做大事的风度,也没脑子,不然就不会经常得罪人了。

      叶康也没有当领导的经验,不然也不会和下属吵起来了,还是太年轻了。

      虽闹了别扭,夏冰之还是带禁军回客栈了,叶康吩咐执法队成员也回客栈了。

      夜晚叶康骑着一匹快马,赶往临东城。

      咚咚咚,夜晚的敲门声响起。

      一盏油灯照亮着屋内,可人正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摸在书上,不时翻上一页,这是一本楚国的史书,相比之故事书,她现在更喜欢有逻辑性,引人深思的史书,读史可以使人聪明,这是公子告诉她的,听到敲门声,可人困惑这么晚了是谁啊,难道是公子?从墙角摸出一根木棒被在身后,以防不测。

      “公子”可人惊呼,没想到真是公子。

      “公子怎么这么晚回来了,吃过了吗”可人佷是开心,关心的问道。

      “你这是做什么”叶康正打算说些什么,不经意瞧见可人身后的木棒。

      “公子不是不在家吗,我怕是坏人所以就”说完可人吐了吐舌头,将木棒扔到一边。

      叶康突然感到很可悲,很难过,弱小便是原罪,叶康第一次疑惑难道人这一生在这世间走一遭便是来受苦的吗?若是可人出了什么事,叶康大概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

      他甚至有一走了之的冲动,就如夏冰之所说当个懦夫也挺不错的,这些改革,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又和自己什么关系,但是他不能,他答应了万礼。

      长夜漫漫,还不到睡觉的时候,但山雨欲来的形式,让叶康无法平复自己的心绪安心看书,叶康着实佩服那些泰山崩于顶面不改色的人,可惜他做不到,不过他有他的方式,搬了一把躺椅凡在院中,躺在上面看着满目的繁星,心绪渐渐归于平静,可人也惬意的搬了把躺椅出来,还端了些瓜果,在星光的银辉下看着史书。

      突然叶康有感而发,轻轻的吟起一首古诗来。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在宇宙的时间长河中,自己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虽然蝼蚁死活对于宇宙来说无关紧要,但却是自己的全部,对于自己来说,自己死了宇宙便也消失了,这便是唯心和唯物区别,理智上叶康认为宇宙是唯物的,但对于自己世界更像唯心的。

      “可人,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叶康突然轻声呢喃,好似在问可人,也好似在问自己。

      可人听叶康突然问自己这个,有点愣住了,公子怎么了。

      “活着为了什么?这种问题对于我来说太过深奥了,可人在史书上看到过楚国的一位先哲是这么说的:每个人活着的意义都不见相同,这个答案不远,就在你的心中。对于可人来说,能在公子身边照顾公子,便是最开心,最有意义的事了”说道最后可人的声音越来越小,她自己也感觉自己的这些话有点不好意思。

      你这样让我压力佷大哎,对于可人的突然表明心意,叶康心中暗叹。

      “明天一早我们就尽快回王城吧,东西就不用收拾了,缺的再买就行了”

      “我们刚来,为何又要回去啊”可人十分疑惑。

      “等回到王城你便知道了”

      “好的”听叶康如此说,可人识趣的没有再追问。

      这一夜叶康睡的并不安稳,他不喜欢置身于危险之中的感觉,特别是这种威胁会伤害身边的人。

      突如来的伤感让叶康快要窒息,自己仿若置身在时空设定的黑屋子中,一生走不过万里之外,往昔的皆是回忆,今后的美好也无法久留,人有生老病死,旦夕祸福,自己的力量太渺小了,根本对抗不了命运的安排。

      就好像可人若是真的出了意外,自己是不是应该报仇?找谁报仇?报的了仇吗?可能自己豁去性命对别人来说可能也无关痛痒,就算自己能卧薪尝胆,难到我这一生的意义就是为了报仇?

      就算没有恶意之人,人生亦有八苦,人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总有顾此失彼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