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田惠梨香种子

      “道兄还有什么指教吗?”,凌岳看向墨渊。

      墨渊笑着说道:“来者为客,方才只是一个误会,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随后又对黑衣青年喝道:“你这无礼之徒,还不给我向客人赔罪,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黑衣青年吓得脸色发白,急忙对凌岳作揖道:“是贫道方才无礼,得罪二位道友,还请二位不要放在心上。”

      凌岳微微昂首,接受了他的道歉,但他还是很严肃地说道:“这还差不多,做生意哪有赶客人走的道理?以貌取人,狗眼看人低,若是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闯祸,将有可能牵连整个家族的人遭殃,今天算你运气不错。”

      “呵呵……”

      黑衣青年冷冷一笑,以墨家的威望,谁敢动墨家?那不是找死吗?

      “道友言之有理,请把入场牌给我,我带你们去拍卖会的场地吧!”,墨渊笑道。

      “好。”,凌岳将入场牌都交给了墨渊。

      “请!”,墨渊亲自在前方带路。

      两人一路来到三楼,这里是一个宽阔的大厅,大厅里摆放着数十张八仙桌,桌子上有各种酒水和美食。

      此刻,厅中已经聚集了许多修真者。

      这个时候,许多修真者投来了目光,一个个都脸色严肃。

      墨渊是锻器阁的阁主,居然亲自带两个修真者来拍卖会现场,如此可见来历不小。

      实际上,墨渊这是为了维护墨家的颜面,给墨家一个台阶下,所以才将两人亲自带到这里。

      他并不知道凌岳和许心怡的来历,但凡是来参加宝物拍卖的,身上肯定会有不少灵晶,万一是个大有来头的人,那自然就是墨家受益了。

      “二位请随意!贫道有事要忙,就先告辞了!”

      “好。”

      入场以后,两人随意来到一张桌子,端起上面的酒杯随意吃喝。

      其他人都只是打量一下,也没有人敢过来打交道,只是眼神中流露着警惕。

      但这并不影响大家的交流,依然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言论,有人猜测拍卖会上会有哪些宝物,或者是讨论南阳郡近期发生的各种新闻。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大厅,本来只有二百多人,一下子就达到了五百多人。

      …………

      “咚!咚!咚!”,忽然响起了三道钟声。

      一道白光落在了大厅中央的空场,光芒收敛之后,露出了墨渊的身形。

      墨渊对四周作揖,然后朗声说道:“欢迎各位道友参加我们墨家锻器阁的拍卖会,今日一共有十件宝物,出价高者得之,首先是第一件宝物。”

      一边说着,一边轻拍腰间的储物袋,飞出了一道亮丽的霞光,落在了墨渊的手上。

      光芒散去之后,大家才看清楚这是一柄蓝色的三尺宝剑,剑刃锋利,一股寒冷之气扑面而来。

      “极品灵器!”,有人惊呼出声。

      “不愧是墨家大师,一出手就是极品灵器,真是名不虚传啊!”

      “好家伙!若是修炼水属性剑诀的修士使用这把宝剑的话,足以让剑诀的威力增强三分啊!”

      许多修真者都激动起来,一个个都面露火热之色。

      墨渊继续说道:“此剑名为‘寒轩’,乃是用水元石、清华玉、溪铁等极品材料锻造而成,拍卖底价是三百块灵晶,竞拍叫价者最少要比前面竞拍价要高出五十块灵晶,众道友开始竞拍吧!”

      话音一落,可现场却一片安静,没有人贸然叫价。

      许心怡小声的问凌岳:“这么好的灵器为什么就没人竞拍呢?刚才大家不都夸墨家的灵器好吗?”

      凌岳回答道:“这里是拍卖会,又不是菜市场,你以为这里全部都是竞拍者吗?实际上这里有不少人都是墨家的托儿,你越是喜欢和急切的叫价,那些托儿就会起哄抬价,到时候就算竞争到手,花的灵晶可远胜基础价好几倍啊!”

      “还有这样的事情?”

      许心怡脸色惊变,她从来没见什么世面,对于这样的事情还从来没听说过。

      “师兄,你怎么知道的?”

      “电视剧里不都这么演的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凌岳不以为然道。

      “电视剧?”,许心怡听不懂了。

      “额……咳咳……”

      凌岳回过神来,这里是修真界,已经不是他所生活的地球了。

      “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是我自己开拍卖会的话,我也会安排几个托儿抬价,让自己获得最大的利益。”

      “原来如此。”

      许心怡这才恍然大悟,凌岳这是进行了换位思考,通过其他的方面来看待同一件事物,所以可以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时间过了好一会儿,墨渊也不着急,他知道这些人越是冷静,反而越是对这宝物更火热。

      他甚至相信,竞拍者的冷静多数都是装的,总有人会按耐不住的。

      终于,某个方向传来了声音:“我出价四百块灵晶!”

      有人带头之后,其他人也都跟着叫价了。

      “我出四百五!”

      “五百!”

      “五百五!”

      …………

      一番竞拍之后,价格已经到了六百块灵晶停住,没有人继续喊价。

      宝物虽好,但也看值不值。

      原价三百块灵晶达到六百块灵晶,翻了一倍。

      这主要也是因为墨家的锻造技艺高,名气好,才能够竞拍到这样的价格。

      但如果是价格翻倍的话,即便是墨家名头大,也有人觉得不值。

      市场上的极品灵器以灵晶估价,基本上都在三百块灵晶到五百块灵晶之间,超出太多的话,修真者就会很难接受的。

      “我出六百五十!”,又有人发出了叫价声。

      许心怡小声道:“真是有钱啊!”

      “谁知道是不是托儿?”,凌岳却在一旁看好戏。

      “如果墨家的托儿叫价太过,别人不要怎么办?”,许心怡又问。

      凌岳耐心说道:“没关系啊!又没什么损失,反手便宜点卖给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或者会有精明的人看出那是托儿,事后就会去找墨家商量,以墨家的名头会卖不出灵器?”

      “你懂得真多!”,许心怡佩服不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