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殿下,鹰嘴关来接应的队伍到了”车悬驭马来到马车旁说道:“对面来了近千骑”。

      萧寒打着哈欠嗫嚅道:“搞那么隆重,搞得我都有点受宠若惊了”。

      钻出马车,站在车辕上抬眼望去,乌泱泱的骑兵列阵于一里开外,白衣白甲,倒像是一片白云漂浮在草原上。

      “这白甲不太好看啊,改明儿都换掉”萧寒撇嘴道。

      “鹰嘴关这支新军在编练时还是属于云州府兵序列,甲胄自然会带着一些地方性”车悬解释道。

      尽管燕国尚黑,但除了正规军以外的地方武装也都是穿着五花八门的衣甲,

      云州这边还好点,毕竟穆家有钱,在甲胄上倒是能够做到八成的统一。

      像平州那边的州郡就达不到统一了,都是给什么穿什么,不挑。

      “把马给我牵过来”

      “快,把殿下的马儿给牵过来!”汪司礼朗声道。

      ……

      “将军,这禁军就是禁军,甲胄真好看,每一名士兵都有环臂甲呢!”魁梧校尉羡慕道:“什么时候咱们也能穿那么好!”。

      江焕尘瞥了一眼那魁梧的校尉道:“出息”

      校尉饶了饶头,不好意思道:“将军,咱们为何不迎上去?”

      “需要吗?”江焕尘冷哼一声道:“我看没那个必要吧”。

      这时,对面的禁军阵列中,一人一马脱离了阵型,然后朝自己这边驭马走来,

      其身后的禁军阵列也都跟在那人的身后向自己这边平移了过来。

      “那是谁啊?好像没着甲”

      江焕尘皱了皱眉道:“那应该就是七皇子了吧”

      尽管对面的禁军只有五百骑,但衣甲沉黑,阵列肃正,就像一片黑云一般朝江焕尘这边压了过来。

      要说沙场戾气,两边都没有,

      要论训练,两边差不多,

      可要说排面,那禁军这边当仁不让,单单从衣甲上就占尽了优势。

      “将军,咱们不是来接应七皇子的么,怎么弄得好像是两军对垒一样”

      “你懂什么,这比的就是一个气场,一开始若是输了气势,等殿下进关了,咱们也就成软柿子了”说着,江焕尘又道:“这也是在试探咱们殿下的胆量”。

      校尉若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那咱们就这么杵着不动?”

      “静观其变!”

      “诺”

      萧寒一马当先,当距离对面不过数丈时,萧寒挥手停住了。

      汪司礼和幽姬赶紧从后方脱离阵列来到自家殿下的身后,以备不测。

      在这样近的距离下,萧寒才得以看清楚接应队伍中为首的那名将领,

      “对面可是江总兵?”萧寒朗声道:“久闻不如一见啊”。

      “鹰嘴关总兵江焕尘,拜见七皇子殿下,殿下福康”说着,江焕尘在马上向萧寒抱拳行礼,然后道:“甲胄之身不能施以全礼,还请殿下恕罪!”。

      萧寒见江焕尘,以及其身边的将官毫无尊敬之态,笑了笑,道:“若是江总兵真心要拜,何不褪下甲胄?”

      江焕尘神情一窒,刚准备放下的手,此刻也悬在身前,

      眼角抽搐着看着远处不讲武德的七皇子,说不出话来。

      当着自己部下的面,给自己难堪,这叫他如何能忍。

      “江总兵是打算让本殿下亲自给您卸甲么?”萧寒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江焕尘,道:“还是说江总兵准备以下犯上?”。

      “将军!”身旁的魁梧校尉见自家将军受辱,不由有些恼怒,等待着自家将军的指示。

      江焕尘摆了摆手,然后翻身下马,跪俯道:“鹰嘴关总兵江焕尘,拜见七皇子殿下,殿下福康!”。

      萧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跪俯在地上的江焕尘。

      单膝跪地的姿势本就不是很舒服,更别说一直保持了。

      “原本在马保国一案中,你的帮助甚大,此次来鹰嘴关也是打算好好重用于你”说着,萧寒骑马来到江焕尘身前,又道:“但你若是想做一只桀骜不驯的地头蛇,那本殿下也不介意尝尝蛇肉的滋味儿”。

      “末将不敢”江焕尘沉声道。

      萧寒嘿笑道:“江总兵,你以为本殿下不来,北境军的主将便会是你么?”

      “末将不敢”

      萧寒没有再搭理江焕尘,而是抬眼扫视一下面前的这支新军,朗声道:“陛下有旨,着本殿下在鹰嘴关组建我朝第四军——北境军;

      而你们现在还只不过是在州府序列内的一支新军,想要进北境军,享受北境军的待遇,得本殿下点头。

      当然啦,若是不想加入我北境军的,你们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东西滚蛋!

      若是想进北境军,那就得清楚自己要效忠的主子是谁!”

      说着,萧寒一马当先朝前走去,汪司礼和幽姬紧随其后。

      身后的禁军亲卫也变了阵型,五骑为列的跟随萧寒前行。

      阻挡在前方的接应队伍,自然而然的让开了一条道路,他们目视着前方的禁军队伍穿过自己这边的阵列,

      就像是一个奴仆看了两年的家,突然得知主人归来,赶紧跑到门口去迎接一样。

      江焕尘在魁梧校尉的搀扶下站了起来,看着七皇子的背影,面色铁青。

      士卒们不是傻子,主力军团的待遇远远超过府兵。

      云州大旱,这里的士卒基本上都是云州子弟,家里都旱成什么样了,

      离开鹰隼关那绝对是生不如死,何况家中老小全靠自己这点儿军饷买粮过日子。

      这些士卒们面前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留在鹰嘴关,加入北境军。

      “将军?”魁梧校尉有些迟疑的看着江焕尘,

      他知道,这轮气势的比拼,自家将军输的很惨。

      江焕尘缓缓起身,朝着七皇子的背影,一脸的不甘心和愤恨。

      “将军!咱们还是低头吧!”魁梧校尉劝道:“七皇子到底是要接管鹰嘴关的!”

      “我问你,若不是七皇子,这支新军的主将会是我么?”

      “估计……”魁梧校尉嗫嚅道:“悬”

      江焕尘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最终还是叹了口气道:“准备好荆条!”

      “将军,您是要负荆请罪?”魁梧校尉面露喜色。

      江焕尘眼角一抽:“准备两捆荆条!”。

      校尉有些疑惑道:“将军,一捆就够了”。

      “另一捆是你的!”

      “……”

      鹰嘴关南门外

      “诸位,诸位!”一头发花白的老叟站在板车上呼喊道:“关里传来消息,咱们姑爷快到了!”。

      老叟看到大家都围了过来,便朗声道:

      “大家都是小姐从各地分号选出来最有能力,最忠心的掌柜、伙计;

      咱们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儿不为别的,就是来给咱们姑爷搭把手的,姑爷需要咱们呐。

      以后在关镇里做事,大家都得撸起袖子加油干,别给咱小姐丢脸!”

      “吴掌柜,放心吧,咱大家伙一定尽心做事儿,绝不会给小姐丢脸的”众人纷纷拍胸脯保证着。

      “好好好”老叟接着道:“老夫吴金贵,乃是樊城分号的掌柜,跟随小姐已经十年了,

      承蒙小姐恩惠,让老夫在这里挑个大梁,你们之中有的人认识我,有的不认识;

      但今天开始,大家就认识了,咱们要在这关镇里扎下根儿来。

      我宣布!

      坤字商号,鹰嘴关分号正式成立!”

      话音一落,板车旁边便开始锣鼓喧天的敲了起来,唢呐声响彻天地。

      外围的鹰嘴关士卒也围了过来,凑着热闹。

      “大虎哥,这帮人是干啥的,怎么就敲锣打鼓的扮上了呢”

      “这些都是坤字商号的人,在等他们的姑爷”。

      “他们姑爷是谁啊?”

      “不知道”

      “刚才那老头说坤字商号,鹰嘴关分号?”

      “嗯,估计是要在咱们这里做买卖吧”

      “咱们这里?咱们这里这么穷,能做啥买卖?”

      大虎笑了笑,道:“你要能明白,你就去坤字商号了”。

      “听说咱们北境军的主将不是江总兵,是当朝七皇子呢”

      大虎点了点头道:“好像是”

      “真希望七皇子快一点来,加入北境军后,咱们的饷银应该能涨不少吧,我家里的老母亲和嫂嫂便能好过一点了”。

      大虎侧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副手,道:“石头,你哥病走已经两年了,你就没考虑过把你嫂子给收过来?”

      说着,大虎从怀里掏出一块儿风干的肉干,放在嘴里咀嚼着。

      石头脸颊一红,将腰间的水囊递了过去,嗫嚅道:“她是我嫂嫂……”。

      “你还是太年轻”大虎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摇了摇头后接着道:“你小子身手好,又能识字,我听佰长说,他想把你调进他的亲卫队里去”。

      “不去”石头认真道:“我就在大虎哥手底下做个伍长就好了”。

      “你个瓜怂,我就一什长,这就已经做到头了”大虎接着道:“你不一样,你天赋好,等你入了品,就能做佰长了!”

      “那也不去”石头非常坚定。

      大虎又道:“等你做了佰长,你就能把老母亲和你嫂嫂接到关镇里,这样你就能和你嫂嫂日久生情了!”

      石头脸颊一红,嗫嚅道:“那我就试试看吧”。

      大虎抬脚向石头踹去,笑骂道:“范石头,你脸都不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