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水果视频app无限观看

      祁龙轩心中暗自偷笑,当日在灵宝阁中,就听孙昊说起这位,在内门中可是出了名的风流,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有弱点就好,能打交道。

      钟伟龙闭眼闻香,脸上又复倨傲,随口问了句:“见两位面生得很,来河洛城何事啊?”

      祁龙轩谄媚道:“当然是为了拜入灵修峰门下,不想刚来就遇上了贵人。”

      一听来意,钟伟龙当下放心不少,来日方长,只要加入了灵修峰,还怕没有机会,当即面露笑意:“不知二位是什么关系?”

      “在下齐小龙,这是舍妹齐小雪。”祁龙轩像见着财神爷似的讨好。

      哈~敢情是误会了。

      一听说两人关系,钟伟龙心头大释,对祁龙轩的态度立马恭敬起来:“哈哈,我见齐兄一见如故,如有用到钟某的地方,齐兄切莫客气。”

      “嘿嘿~”

      祁龙轩报以微笑:“确如钟兄所说,我二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以后肯定还有麻烦钟兄的地方,小弟在此先谢过了。”

      “哈哈,好说好说。”

      两人一扫之前的不快,转眼以兄弟相称,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遇见了失散多年的兄弟。

      钟伟龙余光瞄了瞄虞桑雪,问道:“二位落塌之处可寻好了?”

      “寻好了。”

      祁龙轩道:“就在离这不远的凤宵楼。”

      钟伟龙摇头咦了一声,鄙夷道:“凤宵楼那种小地方,哪配得上二位的气质。”

      祁龙轩耸肩,无奈道:“说来惭愧,此来寻师山高路远,囊中羞涩……”

      “这样吧。”

      还没等祁龙轩说完,钟伟龙已然拉住他的手臂出了街道,指着桃客轩的方向道:“在下帮二位在桃客轩订两间上房,桃客轩是河洛城最好的酒楼,一应食宿费用,在下全包了。”

      要不是知道这位打着什么心思,祁龙轩真要被他的热情感动的痛哭流涕:“算了算了,已经够麻烦钟兄的了。”

      “不麻烦,我和齐老弟投缘,这点钱真不算什么。”

      祁龙轩看了虞桑雪一眼,复又回头对钟伟龙道:“钟兄,可否借一步说话?”

      钟伟龙微愣,随即道:“好。”

      虞桑雪硬抓着手臂不放,祁龙轩好说歹说,终于将其劝开,但也只是跟在身后几步远之处。

      两人走到一边,钟伟龙随行的几位上前打招呼,虞桑雪怕生人,吓得又跑了回来。

      钟伟龙瞪了那几位一眼,骂了几句,这才让虞桑雪退了几步待着。

      四下无人,祁龙轩神秘兮兮,低声道:“钟兄如此盛情,在下实在无以为报,我见钟兄似乎对小妹有情?”

      钟伟龙闻言神色一动,嘿嘿笑道:“惭愧,让老弟见笑了。”

      “诶~”

      祁龙轩正色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钟兄乃人中豪杰,又是出身显赫,是我兄妹二人高攀才是。”

      “那……”

      钟伟龙内心窃喜,拱手相敬:“就多谢齐兄弟成全了。”

      “诶~”祁龙轩大手一摆,摇头道:“钟兄言之过早了。”

      “怎讲?”钟伟龙面色陡变。

      “不瞒你说,相信钟兄也看出来了,我这妹子,有些不正常。”

      “嗯?”

      钟伟龙闻言一惊,目光向虞桑雪看去:“什么意思?”

      祁龙轩故作伤感,摇头叹息道:“不瞒钟兄,我兄妹二人出身南疆,乃南武国人氏,家父原是城中大户,廖有家底,原是幸福美满之家,奈何县令之子看上舍妹的美色,强行逼婚,更罗织了罪名,将我一家老小打入大牢胁迫,幸好家父事先安排,才将我兄妹二人送出……”

      “哼~”

      听到这里,钟伟龙已是勃然大怒:“如此沽恶不浚之徒,我当杀之,为齐兄报仇雪恨。”

      祁龙轩感激涕零:“正是听闻灵修峰乃正道领袖,我兄妹才不远万里前来,可惜一路上多有凶险,随从为护送我二人,都罹难了。”

      “无妨,今后灵修峰便是你们的家,有钟某在,没有人敢欺负你们。”钟伟龙拍拍祁龙轩的肩头,以示安慰,目光却是看向虞桑雪,等待着祁龙轩的后话。

      祁龙轩拱手谢过,徐徐道:“家父临别时对我再三嘱咐,说江湖险恶,雪儿性情单纯,又生得美丽动人,怕被有心人利用,遂从一高人手中,求了一批丹药。”

      祁龙轩说着手掌一翻,几颗丹药被唤了出来。

      “催情丹?”钟伟龙一见此物,顿时惊呼出声。

      炼丹之术本就是道家所长,这催情丹再寻常不过,自然难逃他的法眼。

      但祁龙轩却是摇头道:“钟兄再看清楚些。”

      钟伟龙面露疑惑,伸手捻了一个过来,凑到鼻尖闻了闻,奇道:“是催情丹的味道啊,只是颜色不对,还略有几分血腥之气。”

      祁龙轩点头,说道:“此物名定情丹,乃由催情丹的配方改良而成,据说男子常服此药,能使身有异香,女子与之朝夕相处,被异香所染,会对服用此丹者死心塌地,矢志不渝,故名曰定情丹。”

      祁龙轩说着叹了一声:“家父求来此物,也是怕雪儿年轻不更世事,怕被有心人迷惑,故叮嘱在下服丹以定其心,待有朝一日,见到可托付终身之人,再……”

      祁龙轩没有再说下去,目光却是看向钟伟龙,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钟伟龙也不是傻子,当下双目放光,反复瞧着手中那淡红色的丹药,似乎有些痴了:“世间竟有如此神奇之物。”

      祁龙轩暗自好笑,这位风流之名早有耳闻,不然他也不会编排出这么一段故事来讨好。

      见他动了心,祁龙轩急忙道:“当初我也是不信,但服用之后,雪儿对我这兄长的态度确实大为改变,不信钟兄大可一试,就算你将身上所有的宝物都拱手相送,没有我点头答应,她碰都不会碰一下。”

      钟伟龙若有所思,目光落在虞桑雪身上,许久,又看回手中的那颗丹药,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难怪之前看虞桑雪的反应,似乎就不像个正常人。

      对于一个土属性的修者来说,一颗顶级幽罗地冥珠意味着什么不用多说。

      钟伟龙相信有人能抵御住这样的诱惑,但若说完全无动于衷,那绝对不可能。

      如今有了这‘定情丹’的缘由,才是说得过去。

      定情丹定情丹,一丹定情,果然是妙不可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