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新闻

      亚特兰海域,一艘大型邮轮漂浮在海平面上,耀眼的灯光,像似要撕裂开漆黑一片的星空。

      邮轮上,一个个西装革履,手腕伴侣的达官贵人,正一手举着红酒杯,与人谈笑风生。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欢声笑语中时,一个人的到来,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一名男子,男子穿着一席白色西装,嘴上却还叼着一根烟,深邃的眼神,精致的五官,让在场所有的女子,都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这种被所有人瞩目的场面,徐兵早已经习以为常了,面无表情的绕过一干人等,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

      此刻邮轮上的广播响起:“一年一度的博弈大赛,即将开始!”。

      “请参赛选手,进入比赛会场,各位观众也请迅速入席”。

      闻言,所有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去,而走在最前头的,就是徐兵与他的两名随从。

      所有人都注视着他的背影,却不太敢上前与他对话,连续五年夺冠的博弈大王。

      徐兵垄断了整个博弈界的经济产链,这些所谓的达官贵人,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进入会场后,徐兵径直走向专属于他的王座。

      没一会儿,所有的参赛选手都已经就位。

      广播正式响起:“博弈大赛正式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数十位荷官走向一张张博弈台,给参赛选手进行发牌。

      徐兵就静静的坐在那儿,一脸困意的模样,精神状态显得有些疲惫。

      “兵哥,听说今年的博弈大赛,你的老对手又来了,咱们要不要看一下呀”。

      徐兵身后的一名随从,俯下身来轻声提醒道。

      只见徐兵一言不发的摇了摇头,随及索性闭上眼,闭目养神了起来。

      随从也不再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的站在他身后。

      一轮轮对决结束,一名名参赛选手被淘汰,很快比赛场上,就剩下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了。

      再接下来的一场对决中,几人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就剩下一个戴着金丝眼睛的中年男人。

      男人将所有人都逐一淘汰后,嘴角上扬,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目光看向正在闭目养神的徐兵。

      裁判长当即宣布:“撤台,三十分钟后,进行决赛”。

      长达数个小时的赛事,徐兵却一直闭着眼,好像真的已经睡着了似的。

      许多人都朝眼镜男走去,一脸献媚的讨好着,在他们看来,如果眼镜男真的赢了徐兵,成为新一届的博弈大王。

      那么整个博弈界的布局,将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恐怕也是一个获取利益的机会。

      眼镜男笑脸相迎,一点架子都看不出来,与徐兵面无表情的态度相差甚大。

      很快赛场上的博弈台都被撤走了,由五名大汉一起抬出了一张,长两米宽一米的博弈台,博弈台面上还用金丝楠雕刻着龙虎图案。

      眼镜男将前来献媚的人,都一一打发走后,笑容满面的走向正在熟睡的徐兵。

      先前提醒过徐兵的随从,见眼镜男靠近,立即抬手示意,让眼镜男不要靠得太近了。

      被一名随从阻拦,眼镜男也不恼怒,轻笑着点了点头,看着熟睡的徐兵,开口道:“徐兵老弟,咱们俩的对决可要开始了,你怎么还在睡呢”。

      被眼镜男一叫唤,一直在睡的徐兵这才迷迷糊糊睁开了眼,但精神状态看起来很差。

      睁开眼见到眼镜男,徐兵打了个哈欠,漫不经心道:“又是你呀,真够持之以恒呢”。

      徐兵这话,让眼镜男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讨教讨教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待眼镜男走后,身后的随从立即俯下身,小声问道:“大哥,您没事吧,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好呀”。

      徐兵不以为然,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可能这两天太累了吧”。

      三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裁判长再次宣布:“决赛即将开始,接下来有请我们的博弈大王登场”。

      噼里啪啦的一阵掌声响起,现场的氛围瞬间炸开了锅,所有人都十分期待,徐兵与眼镜男的对决。

      一个是连续五年夺冠,垄断博弈界的大王,一个是连续五年排名第二,金融界的巨鳄,刘禅军。

      徐兵离开座位,走上前,坐上了博弈椅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双手放在博弈台上,十指交叉,一脸从容的姿态。

      刘禅军也是不遑多让,似乎胜券在握的神情,冲徐兵投去一丝笑容。

      双方确定好博弈方式后,裁判长上前,要与双方确定博弈筹码。

      这时,刘禅军却开口了,“徐兵老弟,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接受呢”。

      徐兵听言,点头道:“什么建议,说说看吧”。

      眼镜男提议道:“财富,我们俩都不缺,除了台面上的筹码,咱们再赌点别的吧”。

      面对这个提议,徐兵倒是来了一些兴趣,眼镜男也没说错,对于财富,两人一个垄断博弈界,一个是金融巨鳄,都不缺钱。

      “赌什么!”徐兵干净利落的一句话问道。

      眼镜男见状,淡然说道:“就赌一双眼睛吧,敢吗?”。

      观战席上,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脸不敢相信的惊恐,都在小声的议论着,这个不规范的博弈码。

      裁判长也是一脸铁青,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随及看向眼镜男,提醒道:“先生,博弈大赛是合法合权的赛式,您的请求,已经触犯法规”。

      眼镜男义正辞严道:“裁判长先生,这是我与徐兵老弟的博弈,除了台面上的筹码,其余博弈码,都与大赛无关,你不用担心”。

      裁判长见眼镜男不听劝诫,转头看向徐兵,开口提醒道:“徐先生,您可以拒绝,不会影响大赛结果的”。

      一直沉默不语的徐兵,盯着眼镜男看了许久,突然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道:“看来你今年是有备而来呀,不仅想赢我,还想彻底把我击垮吧”。

      “那我就陪你玩一玩吧,我也很久没有享受过刺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