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00电影院

      夏天正愁着怎么把卡要回来呢,闻言正好顺坡下驴,塞回到了帆布包里:“嗯,大姐,您忙完了吗?”

      “怎么,你现在可是结婚的人了,不回去陪老婆,赖在我这里干嘛?”秦若水嘻嘻一笑。

      “哪儿有,根本没结成。”夏天有些不好意思。

      但看着秦若水的麻烦暂时解决了,也不再打扰秦若水工作,便道:“其实我就是想大姐了,来看看,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说完,夏天转身就走了。

      “我正好出去一趟,跟我一起吧。”秦若水回头拿起了自己的包包,拉着夏天的手下了楼。

      “雪儿,那个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啊?”之前那俩保安见秦若水跟夏天如此亲密,又让柯雪儿如此兴奋,忍不住凑上前问柯雪儿。

      柯雪儿幽幽道:“你们懂什么,那个夏天可是神医,不仅如此,还懂得一些鬼神莫测的道术呢。嗯,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我们秦总。”

      俩保安闻言直撇嘴:“雪儿,那个家伙一看就是乡巴佬,还神医道术呢,你怎么不说他是神仙?”

      “你们懂什么!”柯雪儿掐起腰来:“不准你们诽谤我的神医小哥哥。”

      随后,柯雪儿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把夏天给自己符箓的事情以及跟秦若水在办公室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俩保安嘴巴张得都快能塞进去一个拳头了。

      “真的假的,那个家伙已经把秦总给降服了?”

      “这怎么可能,秦总追求者无数,从来没有看上眼的,怎么会看上一个乡巴佬?而且,还在办公室里……”

      “我的天呀,那个小子可真有本事!”

      柯雪儿看着俩人震惊的模样,得意扬了扬符纸道:“所以我说,这才是神医小哥哥的手段。哼,你们瞧见没,就是这张符纸,我今天不但没丢钱,还捡了好几十呢。”

      “厉害,如果真是这样,那小子,太厉害了!”俩保安惊叹连连。

      ……

      跟秦若水分别后,夏天谢绝了秦若水要送自己的好意,打了辆车,直奔五柳街。

      其实这次下山,夏天除了要找七个姐姐外,还想要查出七个姐姐跟自己的身世。

      按照老道士的说法,当初他们八人聚在一起绝对不是偶然,而是有某种原因。

      当然,二十多年过去了,想要调查出来并不容易。

      所以,夏天便想从这五柳街下手。

      五柳街其实也被称为丧葬一条街。

      这条街说起来有些玄乎。

      曾有大师说这条街下面藏着一条阴龙,除了做丧葬行业之外,做其它行业肯定得出事。

      十多年前有大老板不信邪,把整条街买下来,准备搞个小吃一条街。

      结果还没装修就接连起了好几场火,还烧死了不少人。

      那个大老板更是出了交通事故死了。

      后来这条街几经转手,无论做什么生意,都撑不过三年。

      最后,也没人再敢打这条街的主意,而这里,也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丧葬一条街。

      五柳街上,除了丧葬服务之外,还有很多看卦算命的,个个吆喝的很响。

      但在夏天看来,这些人大都是滥竽充数,根本没有什么真本事。

      找了个地方,夏天一屁股坐了下来,从帆布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横幅,上面写着:全会,一条龙服务。

      “小子,你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看到夏天的招牌,很多人都不禁嗤之以鼻。

      夏天笑笑,也不搭话。

      结果,等了大半天,根本就没有生意上门。

      百无聊赖之下,夏天却看到一行十几个人正气势汹汹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的光着脑袋,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疤。

      却是之前在曼陀罗酒吧找夏天麻烦的那个刀疤脸。

      “怎么,这是找上门来了?”看到刀疤脸,夏天不紧不慢摆弄着手里的铜钱。

      对于这几个货色,夏天还真没放在眼里。

      之前在周氏集团只是警告一下,夏天并没有教训他们。

      如果他们还不识好歹的话,夏天不介意让他们长长记性。

      “兄弟,您这是哪里话。”

      哪成想,刀疤脸很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夏天的摊位前:“嘿嘿,小兄弟,你这东西灵不灵啊?”

      夏天老神在在道:“灵不灵,你可以试试,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这种人算卦,贵。”

      刀疤脸嘴角一抽,但还是满脸赔笑,冲着夏天伸出了大拇指头:“兄弟,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你能把周子豪弄成那副怂样,我服你。但是啊……”

      “但是什么?”夏天面色一沉,他感觉刀疤脸怕不是闲着没事在自己面前瞎逛的,而是刻意来找自己的。

      刀疤脸也没掩饰自己内心的想法,而是往前凑了凑:“兄弟,我看你也是有本事的人,咱们交个朋友,以后一起混,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夏天微微一笑:“你来不会就是说这个的吧?”

      “嘿嘿,那倒不是。”刀疤脸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兄弟,帮我免费算一卦,如果你算准了,我告诉你个消息。”

      夏天眯起了眼睛:“你想算什么?”

      刀疤脸摸了自己的脑袋一把:“我做的买卖都是刀口舔血,朝不保夕,兄弟看看我有没有发财的命。”

      夏天盯着刀疤脸,没有吭声。

      “怎么,不会?”刀疤脸戏谑道:“嘿嘿,兄弟,我还以为你是真懂得算卦呢,没想到,也是忽悠人啊。得勒,今天当我没来。”

      说着,刀疤脸站起来就欲离开。

      “你脸上那道刀疤,是被自己的兄弟砍的。”可是,就刀疤脸站起来的同时,夏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刀疤脸顿时一怔:“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但知道,还看得出来,其实你这个人蛮重情谊,只不过早些年因为一个女人跟兄弟反目,你杀了那个家伙,自己也留下了一道伤疤。而且……”

      说到这里,夏天微微眯了眯眼睛:“你这段时间,老是做噩梦,梦到你那个兄弟。”

      “你怎么……”刀疤脸彻底震惊了。

      他再次坐下,一脸骇然地望着夏天:“兄弟,我服了,您说得太对了,能不能帮我解决一下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