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萌视频官方联系方式

      车子在前面开,三个新兵在后面追。

      三人没有同行,拉开了距离。

      王志军落后几步,来到了丁一身边。

      “丁一,你说你,多大点事,至于吗,大家都是朋友,在说了,咱也的确做的不对,是不是!”

      王志军苦口婆心的想要劝丁一。

      丁一朝前看了一眼张迁的背影,他说:“屁的朋友,谁和他是朋友,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丁一还在气头上,在加上现在受罚,心理上更不服气。

      “丁一,这样可不对了,真的,说实话,你之前说的那话的确有些过分,要我说,咱低个头,给张迁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行吗?”

      丁一说:“不行,要道歉也是他道歉,我只是随意说了一句,他就推了我,我摔的那么恨,凭什么向他道歉?”

      王志军有点无奈的说:“那也是你之前话过分了,伤了他的心,这才刺激的他推了你不是,你要这态度,那以后,咱们这朋友真不好处了。”

      丁一说:“还处个屁的朋友,谁和他是朋友了,谁认识他是谁!”

      王志军看自己劝不动丁一,他讲的丁一现在应该还在气头上,现在劝没用,还是算了,等以后在劝好了。

      王志军放弃了继续劝丁一的想法,他加快了速度,追向跑在前面的张迁。

      “王志军,你要是过去,咱这朋友可也处不了了!”

      王志军回了下头:“就你娇情,多大人了!”

      王志军丢下了这句话,又快跑几步,追上了张迁!

      “张迁,之前是我做的不对,没经你允许,就拿了你的东西。”

      一追上张迁,王志军率先道歉。

      张迁扭头看了王志军一眼,没有说什么,不过从心理上讲,她已经原谅了王志军。

      “张迁,其实丁一也不是有心那么说的,他就是开个玩笑的,你懂吗?”

      王志军见张迁不说话,又试探着说了一句。

      “你不用替他说情,我也不接受,他自己都说了,他不是开玩笑的。”

      王志军看出来了,两人现在是都不会低头的,这就让王志军头疼了,本来没多大的矛盾,这闹成这一步,至于吗!

      “张迁,咱们都是朋友!”

      张迁回了下头,看了后面丁一一眼,嘴上说:“和他不是朋友!”

      王志军发现,这也是个犟货,劝不动的主。

      他刚想放弃,不管两人,这时张迁又开口了。

      “王志军,我告诉你,我家是穷,不至我家,我老家那里都穷,全村上下几百口人,没有一家年收过四千的。”

      王志军愣了一下,这么穷的情况,他还真的想不到,一年不到四千,平均一下,一个月最多也才三百多点,这还真不是一般的穷。

      张迁见王志军惊讶,又接着说:“在我们家,有三个孩子,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都还在上学,妹妹带上初中,弟弟在上小学,家里负担很大,花钱地方多了。”

      王志军听了这话,不由嘀咕道:“都那么穷了,还生那么多孩子做什么,又养活不起。”

      嘀咕完这话,王志军注意到张迁脸色不对,赶紧改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可别误会了。”

      张迁平静了一下,才又说:“我是我们村上学最长的,我上到了高中,就这,家里都欠了很多的钱,负担太重了,如果不是因为穷,我会去上大学,成为我们那里第一个大学生。”

      王志军点了下头,说:“我相信。”

      张迁又说:“就是因为穷,负担过重,村里很多孩子,最多只上到初中就辍学了,我的妹妹,也已经初三了,她学习比我还要好,她更应该上学,上高中,上大学,可家里太穷了,我做为家中长子,必须要提前担起这重责,不然,我的妹妹,会和村里的其他孩子一样,上完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了!”

      王志军有所触动,他没有想到,王志军往家里寄钱,是因为这个原因,说出来,还真的是让人有些心酸。

      王志军说:“张迁,以后有困难,就说一声,我会帮你的!”

      张迁带着一丝疑惑,看向了王志军。

      王志军朝他露出一口大白牙:“我们是兄弟,兄弟就是有难同当吗!”

      张迁说:“谢谢,但我们那太穷了,是帮不过来的,你把我当兄弟,我就不能也拖累了你!”

      王志军说:“你这话就不对了,可别说这种话,不然,咱们这兄弟,真处不下去了!”

      “谢谢了!”

      “客气什么,咱们是兄弟吗!”

      “对,是兄弟!”

      王志军又问:“张迁,当年计划生育那么严,你们那没受到影响吗,你家就严重超生了吧?”

      张迁说:“我们那里,是少数民族区,计划生育没波及我们那里,所以,每家都不至一个孩子。”

      王志军又问:“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你是少数民族了!”

      张迁说:“一半是,我母亲是汉族,我也是跟的母姓,如果跟父姓的话,我应该姓岩。”

      张迁又说道:“当年计划生育,就应该也到我们那才好,就是因为没有计划生育,我们那边,越穷的,家里就越生,为了就是分地多,可结果,是越生越穷!”

      王志军理解不了农村人对土地的向往之情,还理解不了,在他看来,就一点,为了多分资源,就想法的增加人口,结果弄的更穷了,必竟资料只有那么多,人多,只能是分资料的原份额变的更小。

      说白了,穷是原罪。

      终于,回到了部队,在大门口,一排长李欢站在那里看着跑过来的丁一,王志军,还有张迁三人。

      “反思好了吗?”

      “都反思好了,好了!”

      王志军赶紧回应排长,他可不敢让丁一和张迁两人回话,让他俩开口,绝对的出事,他可不想在陪着两个生矛盾的家伙在受罚了。

      “那你们两个呢?”排长又问向了。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回复的丁一和张迁。

      “反思好了!”

      “好了!”

      两人相互不看对方的说道。

      “行,既然都反思好了,那到车上去把你们的东西都取下来,准备回去!”

      “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