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小电影在线观看

      电话再度响起,程煜一看,是高一鸣打来的。

      还真是一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程煜开心的笑着,接听了电话。

      高一鸣还真是实在,程煜刚说了个喂,他就直接说道:“周末了,晚上一起喝点儿?”

      程煜当即说:“管饭么?”

      “还没吃呢?我这边刚开完会,还以为你已经吃过了。那正好,一起吧,我在公司等你。”

      程煜挂了电话风一般的刮出了门,没开车,反正这里距离寰宇大厦也只有几百米路。

      到了寰宇大厦楼下,程煜打了个电话上去,高一鸣说他立刻下来。

      注定要喝酒,高一鸣干脆也没有开车,跟程煜会合之后,两人去了导致他们认识的那个商场。

      商场一共七层楼,五楼以上主要以娱乐休闲为主,每层都有不少饭店。

      由于这里是市中心,而且处于整个吴东最繁华的一个路口,七楼的位置虽然不算高,但坐在窗边,鸟瞰市中心的夜景,还是颇有些令人神往的。

      一走进商场,高一鸣就笑着说:“一到这儿我就想起那天你拖着我打折的情况,哈哈,历历在目啊。”

      程煜也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直接说:“不用历历在目,毕竟一会儿你还会看到我一毛不拔的场景重现,并且最终有一天你会彻底习惯的。”

      高一鸣无奈道:“你就不能稍微谦让一点儿,何必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一想到每次跟你这个超级富二代吃饭还得我买单,我就觉得剜心……”

      “谦让的结果很可能会导致我骑虎难下,而且我这个人做人一向直白,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能免则免吧。”

      高一鸣一拍脑门,道:“得了,跟你聊这个我简直就是自取其辱。咱们还是聊聊吃什么吧。”

      “反正是你请客,我都可以,我这人不挑剔。”

      高一鸣发现跟程煜聊天很容易把天聊死,干脆不吱声了,到了七楼之后,选了一家位置最好的店。

      至少,面对吴东最繁华地段的夜景,哪怕没有话题也不会觉得太尴尬。

      餐厅是一家港式餐厅,据说是濠江一个一星米其林的总厨自己到吴东来创业开的,相比起港岛的港式餐厅,这里显然更具仪式感,或者说更多的贴近欧式风格,而缺少了港岛茶餐厅那种典型的当地文化。

      门口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性咨客,穿着一身礼服,很正式的样子,这倒是比较少见。通常,国内餐厅更喜欢使用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做咨客,至少养眼么。

      男咨客确认过两人的人数之后,领着他们走了进去。

      时间虽然是正晚餐的时间,但这家餐厅的人并不太多。

      程煜和高一鸣都看到了位于餐厅西南角那个可以完全将市中心尽收眼底的位置,可男咨客却巧妙的用身体挡住了二人的脚步,微笑着想要将他们引领到另一个座位上去。

      “那个位置被人预订了?”高一鸣问到。

      男咨客保持着极其礼节性的微笑道:“二位人数不多,就没必要坐那个位置了。”言下之意,那个位置有最低消费。

      高一鸣也是差点被这个半百小老头给气笑了,客气倒是很客气,但透着那么虚伪,而且,有低消就说有低消好了,何必伪装成一副替你着想的样子。

      “不就是有低消么?低消多少?”高一鸣很随意的问到。

      男咨客稍微有些尴尬,他摇了摇头说:“先生您误会了,我们对顾客都是一视同仁,怎么可能设置最低消费呢。只是那边都是四人位六人位,二位只有两个人,这边才是二人位。”

      这么一说,高一鸣有点没辙了,人家把话说的很客气,而且真的很有道理。只是,现在餐厅一共没有两三桌人,眼看着晚餐的黄金时间即将结束,这个男咨客显然并不是真的因为他们人少才不把他们带到那边的位置上去。

      本想叫男咨客把他们经理喊来,但程煜却眼珠子一转,说:“哦,刚才他可能没说清楚,我们现在是两个人,但还有两位朋友在路上,一会儿就到。现在,是不是可以让我们坐到那个位置上去了?”

      男咨客很是为难,说白了,那是景观位,显然对消费高低是有强烈需求的。但由于物价局工商局的原因,越是高档餐厅越是不被允许设置最低消费,所以让他明确的说出低消这件事,他也不敢。

      可程煜的话也很有道理啊,他们是四个人,两个人的桌子肯定不够坐。而等到他们坐下,后边没人来,无非也就是路上耽误了,或者临时有事不来了,他总不可能把程煜和高一鸣再从座位上赶走。

      高一鸣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心说果然还是程煜比较犀利啊。

      哈哈一笑,高一鸣说:“别为难了,我一会儿点瓶好酒。”

      这种餐厅,一般都是喝葡萄酒,一瓶好点儿的葡萄酒,最少也两三千了,满足低消基本不成问题。

      男咨客见高一鸣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将他们带了过去,心里却依旧在怀疑,这俩人到底有没有那么高的消费能力。

      好容易坐下之后,高一鸣憋不住的笑:“跟着你还真是长见识啊,看到你这么个富二代拼命省钱,我已经大开眼界了。现在再看到有人质疑你的消费能力,我简直要笑出内伤。”

      程煜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说:“可是他质疑的很对。”

      高一鸣愣了愣,随即明白了程煜的意思。

      的确,以程煜一贯的表现,抠的恨不得点个肉丝炒饭都要跟人矫情一番这里边到底应该是三十根肉丝还是二十根肉丝的主儿,被人质疑消费能力的确是非常正常。

      高一鸣简直就要怀疑,是不是程煜曾经来过这个餐厅吃饭,结果跟人矫情了半天,最终导致刚才那个男咨客亲眼见证过程煜的抠门程度,才会如此断定二人达不到低消。

      服务员拿着菜单,端着两杯柠檬水过来了。

      放下水后,服务员问:“二位,请问是现在点菜还是等人齐了再点?”

      “现在就点。”高一鸣伸手要过了菜单,打开之后,很是熟练的说:“先点瓶红酒吧。”

      他想的是先把最贵的酒给点了,直接超过这家餐厅预期的低消,后边就没什么悬念了,人家也就不用跟他们继续矫情到底是几个人这件事。

      可还没等他翻到红酒那一页,程煜就说:“两个大男人喝什么红酒啊?你要不要一会儿再要个蜡烛,咱俩来个烛光晚餐啥的?你这样容易让人误会。”

      呃……

      看着服务员几乎已经快憋不住的笑意,高一鸣很是尴尬。

      “随便喝点儿,你不用帮我省钱。”

      “有钱也不能乱花啊,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高一鸣很奇怪,心道程煜这是怎么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