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毛片基地不卡顿

      杨红伟被老太公骂的不敢抬头,只能连连应是。事后偷偷打电话给萧宗仁,结果又被骂了一通:“老太公说咋盖就咋盖,让那狗屁大师滚蛋。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年终奖还想不想要了?”

      “是是是,老总。”杨红伟连忙应是。

      然后萧凡云放开手脚把那大师的图纸改的面目全非,杨红伟也不敢多问,直接一个电话打回去,让施工队进场盖就完事了。

      不得不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萧凡云原本预计要等年底才入住道观,结果整个工程进度超前完成,只用了三个月就在后山上盖起了一座三进院子的新道观。

      要知道因为大型机械无法上山,这旧观推倒重建可都是靠工人一铲一锹挖出来的,而建筑材料也是靠驴马一步步驼上山的。

      但新道观建成后却神奇的与附近的山林融为一体,无论从任何角度望过去都只能隐见一角,只有顺着曲折山道来到观门前才能窥见其全貌。

      更因为萧凡云暗中布下了云山雾罩之阵,使得山间的水汽被吸引过来形成薄雾环绕之象。

      若是有识风水之术的高人见状,一定会惊呼此乃仙家福地才会有的瑞气盈门气象。

      ……

      入秋,万物萧瑟,唯有此山间依旧一片翠绿生机。

      云雾缥缈,只见一座仙家道观在苍郁间若隐若现。

      经常将封建迷信挂在嘴边的老太公翻着老黄历说这一天是黄道吉日,然后村民们就敲锣打鼓的把三清神像给请回了道观中。

      萧凡云也正式入住,成为青松观第二任观主。

      老支书拿着手机给一手拿着桃木剑,一手拎着摄妖铃,身穿蓝布棉袍的萧凡云拍了张帅气的照片,说是要记进村谱。

      热闹过后,一切归于平静。

      完成了第一步计划的萧凡云开始筹备第二步计划,修行。

      这个世界的凡人常将修行与入道混为一谈,实则大错特错。

      因为修行是修行,入道是入道,这是两码事。

      修行求真,修神才入道。

      修行是逆天改命,为天道所不容,所以才会有渡劫飞升一说。

      若修行是顺应天道,又何来天劫之罚?

      因而古有高人另辟蹊径顺应天命创立神道,行善事修功德避天劫飞升天界位列仙班。

      像是山神、土地、河伯、湖神这些受人供奉庇护一方的皆是神道修士。

      不过神道修士始终受天道制约,不可行伤天害理之事,否则顷刻间就会身死道消。哪怕等功德圆满之日飞升天庭当了在籍神仙享受天地同寿之乐也依然难逃天道制约,甚至连下个凡都要经严格审批才行。

      哪像以力证道的修真者,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天地间逍遥自在,不受五行轮回拘束。

      而修行之事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总结起来无非就是四个字:财法地侣。

      外加九分机缘,一分资质。

      前面四样,萧凡云现在一样都没有,所以直接略过。

      至于机缘太过缥缈,只能随缘。

      而最后的资质……

      萧凡云照着镜子,轻叹道:“平平无奇啊。”

      “看来要先练气洗髓伐脉才行。”萧凡云倒是知晓数千种灵丹妙药的配置药方,可惜此界灵气稀薄,别说凑齐一副药方,恐怕连株灵草都难寻觅,索性还不如练气灌体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给自己洗髓伐脉。

      但练气又需要大量灵气,偏偏此界灵气又太稀薄,萧凡云仿佛陷入了死循环。

      不过萧凡云上辈子毕竟见多识广,知道妖修们有一吞食日月精华的法门可以借用。

      “盈月露华,紫气东来。”萧凡云仔细回忆了一下妖修口诀,然后掐指算了天时得知三天后便是满月。

      三日后,亥时三刻。

      满月高照,宛若白昼。

      萧凡云推开后院大门,踩着满地月华银霜穿过簌簌作响的竹林,顺着小径一步步登上了山顶。

      山巅上果真有一棵千年古木,此刻在月华的笼罩下竟有了一丝真道韵味。

      “可惜……”萧凡云道了声可惜,若是在他那界,此树恐怕早已成精,而在此界却连灵智都无法开启。

      树下有一块巨石,饱受风吹日晒,光滑如镜,宛若卧牛。

      萧凡云心中暗喜,快走几步纵身一跃就轻松跳上了这块三米多高的巨石,然后一抖长袍盘腿坐下,默默闭目养神坐等子时。

      很快子时到来,满月似在刹那间明亮了三分。

      萧凡云立即手掐诀印,长吸一口气。

      立时他全身隐现豪光,仿佛周遭的月光都被他吸了过来一般。

      这一口气他足足吸了一刻钟,腹部却不见半分鼓胀。

      然后又闭气三刻钟,才缓缓吐出浊气。

      随后萧凡云仿佛入了定一般,一动不动。与背后的青松,坐下的磐石融为一体。

      这一坐便是一整夜,期间偶尔野兽路过却对他视而不见。

      天明时分,朝阳跃出云海,闪耀出一抹紫韵。

      入定中的萧凡云忽然再次张口吸气,身上再次闪耀出微弱豪光,只不过被朝阳覆盖而不显眼。

      许久后,日上三竿时分。

      萧凡云睁眼结束入定,脸上无悲无喜,因为一切尽在算计之中。

      “此法本可百日筑基,怎奈此界灵气稀薄,需耗时十倍之功啊。”萧凡云心中稍一计算便得出,即使他每逢盈月之时采吸日月精华恐怕也需两年多时间才能将十层炼气期修炼圆满。

      “也罢,慢慢修炼吧,反正我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

      修行无日月,匆匆已一载。

      山村还是那个山村,除了走了几个老人,其他未有太多变化。

      初晨,朝阳升腾,金光万丈。

      只见一青袍道人端坐在山巅一磐石上,浑身被金光所笼罩,脑后隐有光冕轮镜之象。

      许久后,云开雾散。

      道人睁开灿若星辰的双眼,逐渐敛去慑人精光。

      “竟比预计还要提前,看来再吸七次就能圆满了。”萧凡云面露喜色,修行求真从不隐藏喜怒哀乐。

      忽地远处林间传来一阵簌簌微响,似有什么野兽蛰伏在草丛中。

      萧凡云察觉到动静,立刻意识到应该是他身上萦绕的灵气吸引来了这头畜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