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什么情况下变硬

      “求贤令?”听到这个词,在场的几个至少定位上的文臣不由一愣。

      “是燕昭王修筑黄金台,广招天下人才的故事?”听到李适的话,张九章补充道。

      李适道:“我与燕昭王终究有所区别。

      他乃是燕国王爵,而我不过幸进平民。他能够修筑黄金台,但可惜我空无一物。

      所以我若是发布招贤令,怕没什么贤人愿意过来。

      还是把招贤令改为求贤令,希望能够有显达之士能够与我等同行!”

      “听起来这件事情倒不错。”陈知白思索了一下赞同道,张九章也跟着附和的点点头。

      李适继续道,“九章,你的文采最好,帮我撰写份求贤令。

      需得告诉贤达之人,张楚乃农民起义乃开天辟地头一遭,是底层农民建立起来的新势力。

      正因如此需要天下贤能之才扶正,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望天下贤达不吝赐教。

      另外要说明我们这里生活艰苦,注重实际,希望过来的贤能之才有吃苦耐劳的精神。

      至于其他的,你看着去写就是了。

      另外知白你等九章写完,把求贤令多抄录几分到绢布上,借粮时带上。

      途经过几座城市,就把这些绢布发布开来,至少要让楚魏两地知道我们的政策。”

      “诺!”陈知白听到李适的话没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张九章倒也接过这个任务,不过众人又向李适看过来,又回到了那问题,李适不称王吗?

      李适定下了基调道,“我本就是底层出身,王不王的与我而言不过只是一名头。

      就算自称为王,怕也不容六国旧贵,不如广积粮,高铸墙,缓称王,以减少六国旧贵对我们的敌意,以争取我们发展的时间。

      但为了我统领方便,便自领张楚令尹一职兼上国柱,统率张楚众部。”

      见到李适这么的说,众人也不再多说什么了,而是各自埋头去干各自的事情了。

      大约一个晚上,张九章便写出了一篇辞藻华丽的求贤令,然后陈知白抄录,就带着绢布匆匆向大梁出发了。

      虽然李适裁撤了不少秦军,但剩下来的粮食只够两个月之用。

      所以陈知白知道,自己行动快一些,才能确保张楚能够渡过危机。

      而随着所有事情发布了下去,李适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清闲了下来。

      看着张九章干活干得满头大汗,而自己则有事没事喝着蜂蜜水,不由感叹自己真罪过啊。

      所以,为了不打扰张九章干活,自己还是去街上溜达溜达,啊呸,去考察民情吧!

      然后李适便欢快的拉上陈云这个保镖,去街道上转转。

      不得不说,因为红衣军重新进驻了陈县,再加上当初红衣军的名号,陈县的百姓还是很容易就接受了李适。

      只不过李适看着这里稀稀疏疏的人群,比较起当初可是冷清的太多了。

      “令尹,前面就是织衣巷了。”这时候的陈云指着那一片织衣巷说道。

      “故地重游,短短半年,却有种物是人非之感。”李适略带着几分的感慨,“过去看看!”

      很快的,李适与陈云来到织衣巷,这里已经不见当初走时繁华,甚至有些落寞与萧条。

      想来在自己离开后,这里没有了自己的保护,怕是被某些短视的农民将领私吞了吧。

      就在李适心中带着几分的感慨时,一个略带着熟悉的声音,惊喜道,“可是李适校尉?”

      “嗯?”李适听到这话,不由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却是这织衣巷中见到过的大户陈晨。

      只不过,此刻的陈晨此刻不但瘦了一大圈,身上衣服更打上了补丁,看来当初这位狗大户,现在也过得并不如意。

      不过这乱世,能活下来便是件大幸事,李适倒也面带笑容的说道,“许久未见,陈晨。”

      “将军真想煞我也。”陈晨确定李适后,倒是以身材不符合的矫捷速度,跑到李适身边。

      说实话,当初跟李适合作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在李适离开,这里归陈泽乡管,接着又归属庄贾管的时候,陈晨对李适那真的是盼星星,盼月亮。

      毕竟李适是守规矩的,而陈泽乡骄奢淫逸,庄贾酷烈残暴,对他们统治下的大户更是隔三差五的敲诈,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庄贾感觉自己家都快被弄破产了。

      还好,李适重新回来了,而庄贾更是被灭掉了。

      当然,陈晨并不知道李适现在是陈县的掌权者,但陈晨知道的是,既然李适还活着,那么是不是能继续按照当初织衣巷的模式继续经营下去,毕竟自己也算是有后台的了。

      “李校尉,你我相逢有缘,且去我家小酌一杯,如何?”陈晨热情的对李适邀请到。

      “哦……同去!”李适微微一笑,既然闲来无事,那自然是同去。

      再次进入到陈晨的房子,依旧是当初的景色,不过更加落寞了几分。

      而陈晨准备的却也只是粗茶淡饭和普通浊酒,看得出来,这世道地主家也过得艰难啊。

      一杯酒水入口,陈晨便开门见山道:“不知将军可否婚配。”

      噗!

      李适直接让这还在口中的酒水喷出口,自己更是连连咳嗽了起来。

      对于陈晨的开场白,让李适有些措不及手啊。

      “未曾,未曾!”李适说道,“不知道陈兄你为何如此之问?”

      “我见将军神丰俊朗乃人中之龙,在下有一女儿闺中待嫁,愿意出嫁妆千金,不知道将军是否愿意接受。”陈晨相当决绝的说道。

      毕竟没有大腿的痛苦陈晨是受够了,这几个月的乱世陈晨也想明白了。

      想要在这样的世界活下来,甚至活得平安,那就是要找一根大腿,越粗越好!

      曾经陈晨没抱上李适的大腿,心中后悔万分,结果上天还真给了他一次新机会。

      所以这次见到李适,陈晨毫不犹豫的在李适身上压上重注。

      在陈晨看来,当初李适是个五百人校尉,现在既然活着回来了,怎么也有五千人了吧。

      这样的实力,至少在这乱世中,保住自己全家身家性命应该是能做到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