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导航app官网版下载

      既然暴露了这份能力,自然也会有这种被善意调侃的苦恼。

      当然,唐泽也并不介意就是了。

      将一切收尾后,唐泽洗漱后躺在床上查看起了今日的收获。

      【电梯上的尸体】

      【获得300点命运点】

      简简单单的收获并没有超过唐泽的想象,即便自己熟知这次的案件,也很快抓住了犯人,但也不能忽略案件已经发生的事实。

      不过也无所谓了,动动嘴皮子就轻松解决了一个在他人看起来很难的案件,这三百命運点跟白捡的差不多。

      第二天一大早。

      唐泽刚睁眼起床,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警视厅便再度接到了报案,唐泽便立刻被高木拉着去了案发现场。

      “我去,真是不让人安生啊…”唐泽咬了口面包,之后喝了一口咖啡吐槽道:“昨天才解决一个案子,今天又有凶杀案…”

      “谁说不是呢,最近的世道也不太平啊。”

      高木闻言感慨道:“不过习惯就好了,咱们刑事这一行就是这样,忙的时候加轴转,没事的时候又无所事事。”

      “我倒是希望无所事事,但从我上班到现在…还真是没有遇到过啊…”唐泽无力吐槽道。

      这尼玛那么频繁的犯案率,这些相关负责人居然都没被追责,可见这种现象是有多正常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但改办的案子还是要办的。

      待到躺着将早饭吃完,警车也到达了目的地——双子星摩天楼,伊什塔尔饭店!

      这是东京有名的豪华酒店,整体是由三栋大楼组成的,左右两侧大楼高耸,而最中间的那栋大楼却比两边儿的低了将近三分之一的高度。

      远远望去,这栋大楼就好像一个“凹”字一样。

      “这家酒店都是有名人出入的地方,就连很多明星也会在这里入住呢。”高木警官一边走着一边向唐泽介绍道。

      “看到了,却是够奢华的。”

      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着那亮晶晶的天花板和地面,还有那气派的装饰,唐泽便已经对高木所说的有了切身感受。

      哪怕现在是不景气的时期,但对于名人和社会精英来说,确实根本不算什么,所以这奢华的酒店依然人来人往。

      “这些是…插花?”

      唐泽打量着周围,发现在酒店各处摆放着一些模样有些奇特的花景装饰,看其模样似乎是插花的一种流派。

      “花道”在霓虹却是一种很有名的职业,甚至很多人都能靠此谋生,其学员很多都是有钱人的全职太太,也只有她们这些闲人才有功夫去摆置这些东西。

      “这些是月梦流的插花,相当前卫的一种插花流派呢。”一旁的高木警官闻言不由出声解释道。

      “高木警官对插花也有了解?”唐泽有些诧异道,倒是不知道对方这么有“艺术范”。

      “怎么可能,我只不过是接到报案后比你提前接触案件的情报罢了。”高木闻言连连摆手,旋即解释道:“昨天在伊什塔尔饭店有一场月梦流的集会。

      而这家饭店的老板是月梦流的支持者,所以特意将月梦流的插花装饰在大厅之中。

      而命案的被害者是月梦流的总是,橦心三郎!”

      “原来是这样么。”唐泽闻言点了点头道:“那么我们上去看看吧。”

      此刻鉴识科的人员早就已经到了,而唐泽来到现场后听完先抵达的警员的汇报,也对案件有了一个初步的概念。

      橦心三郎一个人住宿在酒店二十六楼的2616号房间之中,结果就发生了命案。

      案发时间是昨天晚上深夜,根据鉴识科人员的初步判断来看,死亡时间在凌晨两点钟作用。

      而他的尸体则在二十六楼的逃生楼梯被发现。

      “这是…向日葵?”刚一打开逃生楼梯的大门,入目的便是散落在平台上的向日葵,而在散落的向日葵间,还有点点血迹在其周围。

      伊什塔尔酒店的逃生楼梯并不是楼道的形式,反而是螺旋状的露天楼梯,虽然这里是上百米的露天高台,但还是很安全的。

      因为这个螺旋状的露天楼梯最外侧,被无数栏杆封闭着,其形象让唐泽来说的话,感觉外观就是一种加长型的超大号鸟笼。

      而血迹则随着环状楼梯不断向下滴落,一直到26层楼梯与25层楼梯中间的平台处,而尸体也是倒在那里。

      一番查看后,鉴识课还在围着尸体取证,而两人再度返回了二十六层。

      “这是凶手弄的吗…?可是犯人又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呢?”高木看着脚下的向日葵,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不止如此呢,高木警官。”唐泽套着手套蹲下身稍稍拿起了一个向日葵,露出了下方的血迹,“这些向日葵或许是行凶之后才拿来撒在这里的呢。”

      “恩?”

      “你看这里,向日葵的下面,有大量的血迹吧?”唐泽指着地面的血迹道:“但是这些向日葵花瓣上却没有一丝血迹,沾上鲜血的地方都是接触到地面的部分。

      “你是说犯人是在行凶完之后,才将向日葵撒在这里的?”高木闻言瞳孔一缩,明白了唐泽的意思。

      “恩,也就是说凶手在二十六楼的逃生门,刺杀了被害者的后颈部,因为没有一刀命中要害。

      所以死者并没有当场死亡,而是走了一段的楼梯后,才倒在平台上,在一小时后死亡。”唐泽点头道:“而死因之前鉴识课不也告诉我们了么,是失血过多。”

      “我去找一下向日葵,既然是犯人特意拿的,那么这些向日葵肯定之前就摆放着酒店的某个地方。”

      高木说道:“不管是目击证人还是监控,如果能够找到线索那么是有利突破口了。”

      “拜托你了,我再看看现场。”唐泽点了点头,两人开始了分头行动。

      之后一段时间内,两个一无所获的人再度汇合了,唐泽那边没有了任何发现。

      至于高木警官那边,也只是得到了向日葵原来摆放在二十五层的消息。

      至于目击证人和监控,统统没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