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影张雅茹

      赵鑫接下来又会见了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史蒂芬,向他下了下一船优质马匹的订单,不过架不住史蒂芬的恳求,售卖给他一些白砂糖,让他从日本贸易回来的时候装运回印度。

      “亲爱的赵先生,印度本身是糖的最大产地,如今我要把你们这种雪白的砂糖再卖回去,相信我,我会赚一大笔钱的,不过你们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要让那些白皮印度人知道这个做白砂糖的秘方,这样,我还可以赚很长时间的钱。”史蒂芬发现了一条赚钱的新路线。从印度买马,棉花过来,再从东海贩卖白砂糖,药丸,柞蚕丝呢绒布还有神奇的肥皂,以及传统的丝绸、茶叶、瓷器。东亚赚钱的货物简直太多太多。

      “史蒂芬先生,您放心,谁也不能把我们的秘方偷走,我们也要靠着他赚钱呢,记住,我们要最好的马,价钱不是问题。”赵鑫回答道。

      史蒂芬和维特分道扬镳,史蒂芬装满从淡江购买的货物去日本贸易,而维特则乘坐快船回去巴达维亚了,这一路逆风,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总督。

      而李师爷回到澎湖,见到了俞咨皋,把跟赵鑫的谈话跟总兵大人做了汇报,俞咨皋对此事不置可否,不过李师爷下面说的一句让他满脸惊骇之色。

      “大人,我去的时候,遇到宫中大珰魏忠贤魏公公的使者,说是奉皇命来大员调查。”李师爷说道。

      “哦,不知这个公公来调查何事?”俞咨皋很好奇。

      “当时那个赵主事宴请刘公公,我正好在场,听刘公公的意思,好像皇上给画了一张图,然后让刘公公来核实,这皇上也是很好奇啊。”李师爷回忆道。

      “看这情况,皇上好像很早就知道大员的事情了,但是我们一直没有收到对待他们的政策,原来是宫里的公公直接去跟他们接洽啊,这个大员势力不一般啊。”俞咨皋玩味的说道。

      “大人,那与红毛夷之事您看怎么办?”李师爷问道。

      “那不重要,李师爷,你安排一下,在淡江我们要有一个铺子,这事你来办。”

      赵鑫在刘宝华走后不久,就把他留下的名帖通过回辽海的船只给王启山送了过去,并给他写了一封信,让他安排好这条线。

      而此时的王启山并不在白翎堡,李文山过来替换他,让他回去本部,这小子已经有多半年没有回去见老婆孩子了,别到时他儿子连爸爸都认不得。

      李文山过来之前,先在马场港停留了一段时间,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泡在牧场里,为了保护这十匹高级种马,马场港还派了一支十二人的安保小队常驻牧场。

      “目前,这些马匹还处于调养恢复过程中,几个月的海上漂泊让他们的体质下降,现在经过调养,恢复的很好,过一段时间就可以配种了。”负责养马的张茂盛对李文山说道。

      “这些真是好马啊,公马都在十五掌以上,母马也有十四掌,一定要好好养,以后马场港就得靠他们了。”李文山摸着其中一匹马的马脖子,转身对张茂盛说道。

      “牧场的崔景浩找过我们,让我们的公马给他们的母马配种,您看行不行呢?”张茂盛说道。

      “不行,现阶段是绝对不行的,等我们的种群先稳定下来再说,另外,自己可以配一些杂交马,但是要单独饲养,和纯种马严格分开,不能混配,每一匹纯种马都要有档案,谁跟谁配的,父母亲是谁,都要能明确查到,明白么?”李文山交代张茂盛。“就算以后配种,那都是要收钱的,要不我们怎么赚钱啊!”

      张茂盛对李文山的生意经佩服得五体投地。

      当李文山恋恋不舍离开牧场,到达白翎岛时,正值白翎岛接收移民的旺季,从冬季的萧条一下子就迈入繁忙季节。白翎堡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完成了。

      辽河口的移民还是源源不断的运出来,建州那边换了代善以后,政策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代善比黄台吉要贪婪一些,估计换的东西会有一部分进了自己的腰包。

      代善现在和社团其他的生意也不少,他控制的毛皮,全部卖给了社团,不象黄台吉,还留了一手,社团的一些其他产品,比如布匹,棉纱等,也让他赚了不少钱,这两年,他是越来越富有。

      黄台吉放手之后,移民换来的食品,努尔哈赤也插手颇多,他现在岁数也大了,得为他几个小儿子考虑一下,关于这些食品的分配,也越来越复杂。

      李文山的坐船上,就装了一些和代善交易的贸易用品,到白翎堡之后,发现一切都井井有条,看来王启山这家伙干得不错。

      跟王启山交接后不久,李文山收到了赵鑫的信件,接到信件后他很重视这事,连忙安排在大沽的齐金宝主持此事,并且把名帖和赵鑫的信件转给他。

      齐金宝接到命令,也没有联络刘宝华,也许现在他还在运河往京师过来的船上,不过他马上安排京师的情报员对这个南来顺成衣店进行调查。

      通过沈尚岳提供的信息,这个成衣店有宫里的资源,估计也是宫里某些太监相关联的产业,他们的生意非常好,常常是门庭若市,来往顾客非富即贵。

      有了这些信息,齐金宝针对性的做了安排,从金州指派一个叫张水生的人员专门联系这条线,和其他情报员没有交集。

      刘宝华乘坐的运河官船,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到达京师,到了之后,顾不上休息几日,立即进宫求见魏忠贤。

      魏忠贤见到刘宝华,立即询问皇帝交代的任务,“你这个小猢狲,皇上交代的任务完成得怎样啊?有没有请到大员的大工过来啊?”

      这个太监的规矩,如果大太监管小太监叫做小猢狲,那么就是同意小太监给他当干孙子,刘宝华赶紧改口“禀告爷爷,皇上交代的任务业已完成一半,孙儿我已经全部把水力设备看了一遍,然后也画了图纸,只是他们的大工在建造完以后全部返回本土,不在大员了,所以没有请到。”

      魏忠贤听说没有请来大工,有些微微失望,不过听说有图纸,也能够交差了。于是让刘宝华把图纸呈上来,然后让刘宝华给他一一讲解,他得学会了,好去讲给皇上听。

      魏忠贤记性极好,虽然不识字,但一份奏折,只要别人读过几遍,他就能记住,再去给皇上读,能一字不差,也算是很有特长,这个记奏折没问题,讲解图纸更没问题了。

      这个讲解图纸的差使,他肯定是不会让刘宝华去的,这么重要的工作,当然得自己来啦。

      刘宝华也知道讲解没有自己的份,但图纸递上去就心满意足了,至少在魏公公的心目中更上一层楼了,接着他把赵鑫送给魏公公的礼物呈了上来,魏忠贤开始听说是黄金还不以为意,黄金人家见得多了,但打开一看,立刻咪咪一笑,说道,“这是个好物件啊,天然的金块就已经很少见了,更可贵的是长成一个宝葫芦的形状,称得上是稀世珍奇啊!这个团结商社真是有心了,难道说这个他们在海外拥有金山是真的不成?”

      当即把这个稀世珍奇收入囊中,然后关心的问,“这个团结商社如此懂事,他们没有什么交代么?”

      刘宝华说道,“别的倒是没有什么,只是希望将来爷爷能照顾一下他们的生意。”

      “哟,他们的生意还要照顾,他们随便拿点什么东西,江南那帮人都能抢着要,小猢狲啊,你没购买点什么东西倒回来么?”魏忠贤不经意的问道。

      “爷爷是慧眼如炬,我回来倒腾了一些砂糖、毛皮等物,也赚了一千多两银子,这不正想孝敬给爷爷呢。”刘宝华有些肉痛的说。

      魏忠贤虽然贪财,但还是有分寸的,“你这点小钱,给我塞牙缝都不够,还是留着吧,跑这么一趟,总得闹下点什么吧。”

      “爷爷真是体恤孙儿,孙儿惭愧啊。”刘宝华也不客气,当下也不提了。

      等到刘宝华告退,魏忠贤立即整理衣冠,去拜见天启皇帝,皇帝一如既往的在工坊认真劳动,看见魏忠贤进来,当然向他炫耀最新制作的手工,魏忠贤依然一顿马屁拍过去,两人对这一套都乐此不彼。

      接着,魏忠贤拿出图纸,“皇上,奴婢派往大员的小太监已经回来了,没有请到大工,但带回了水力机械的全套图纸。”

      皇帝一听非常兴奋,连忙把图纸拿过来细细的观摩,不时还发出赞叹声,不明白的地方还问一下魏忠贤,魏忠贤早就背得滚瓜烂熟,所以回答也是头头是道,让天启皇帝更加情绪高涨。

      “这个水轮设计真是绝妙啊,尤其是这么巨大的铁制水轮,是怎么制作的呢,哎呀,可惜,如果是木质水轮,那么大的水流之下,可能经不住哦,不过小一些的水流还是可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