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PP有多少番号

      这几个人刚一进来,文彪和安邦立刻站了起来,分别握手,安然也跟着站起来,淡淡笑了笑。

      “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就是我们家老三,安然,还在上高中,将来的天之骄子!”

      “大家好,很高兴认识各位!”

      安然整了句大人磕,自己都觉得挺2。

      “这位刚才你见过了,这家饭店的老板!”

      “小兄弟好,我叫张翰祥,北京人,来广州开这个小饭馆,混口饭吃!”

      “张老板谦虚,这地道的京腔京韵,在广州也是难得,张老板眼光独到啊!”

      安然老气横秋的整了两句,明显感觉到几人一愣,不错,就是这个效果,否则怎么让你们关注我。

      文彪的眼睛放亮,好像发现了金子,笑意更浓了。

      “这位是星爷,也是北京人!”

      “小兄弟好,在下刘星,开了个小文化公司,弄了几个小星星,玩玩,玩玩!”

      星爷?

      安然一愣,脑海里跳出了另一个星爷,然后又笑了,这时候,那位星爷还在跑龙套呢!

      “星爷好,广州是造星的好地方,现在火爆的音乐茶座,星爷没搞个乐队玩玩?”

      “啊?乐队?音乐茶座?小兄弟来过广州?怎么对这些这么了解?”

      嘿嘿,咱是过来人,当然了解,音乐人,歌星都是从广州兴起来的,地球人都知道啊!

      “呵呵呵,电细擂有看到哦,好标亮哦,细不细呀?”

      安然跟个中二症患者一样,和星爷幽默了一把。

      “细,细,细好标亮!”

      星爷的脑门冒汗了,心里却很恐慌,像见了鬼一样,往后挪了挪身子,这不胡扯嘛,电视能演这些?

      “这位是咱们保安公司的老板,李连逵,坐地户!”

      “叫偶李逵好啦,要不雷也会这样想滴啦,偶就细锅木偶啦,线在阿彪手里啦!”

      “哎,不能这么说,你可是法人,没你玩不转的,今年没少接拆迁的买卖吧,有时间,跟您取取经!”

      李连逵不禁歪头看了眼文彪,文彪耸了耸肩,意思我可没说过这些。

      “这位美女是粤都歌舞厅的老板,花不语!”

      “叫我不语姐吧,姐也是北方人,晚上姐给你接风,到我那认认门!”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是雾里看花花不语,水中望月月无明。”

      安然随口吟诵出欧阳修这首《蝶恋花》中的诗句,旁边的冷美人却幽幽的回了句。

      安然一愣,赶紧回道:“是,是,姐,你的名字太美了......”

      “哦,姐姐人不美吗?”

      花不语的大眼睛看向安然,安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口无遮拦,硬着头皮说道:

      “当然美了,跟画里的人似的,太美了!”

      “呵呵,安然,没想到你这嘴还真甜,姐姐喜欢!”

      安然终于松了口气,可算是对付过去了。

      “这位......”

      “我叫黛玉,出家人,现已还俗,无业游民,乞讨为生,小施主可否打赏一二呀?”

      “我,我......”

      “好了,黛玉姐,人家还是个学生,你就别逗他了!”

      花不语替安然解围,接着,对安然说道:“别听她瞎说,黛玉姐家世代跟翡翠打交道,可是见过大世面的!”

      安然赶紧致谢,光听这名字,安然都迷糊,看来这两个姐姐,都不简单啊!

      大家终于落座了,看得出来,他们都很熟,只有安然,别别扭扭不敢再胡乱说话。

      酒确实是好东西,能很快拉近人和人的距离,也能让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安然心中感叹不已。

      一箱啤酒很快喝光,安然知道自己有酒量,更何况是这点啤酒,所以也不客套,举杯必干。

      酒到酣处,大家的嗓门都开始大了起来,脸也越来越红,也没了哥和姐,更没了小弟弟。

      安邦和文彪今天特高兴,说不出为什么,就是感觉安然的到来,让他们心里很踏实,也更多了几分期待。

      又喝掉了一箱后,文彪站起来说道:“安然毕竟坐了好几天火车,酒也喝透了,都回去休息吧!”

      “晚上,粤都,花不语恭候各位大驾光临,不见不散!”

      花不语俏脸微红,有些气喘的喊道。

      上了车,安然才想起来,这个时候还没有酒驾这一说,不由有些担心。

      不过,看到大哥坐到驾驶位,心算放了下来,大哥可是老司机了,这点酒对他来说也不叫个事。

      安然闭上眼睛,旅途的劳累加上酒精作用,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到了家,安邦把弟弟扛进了屋,又倒了一杯水,放到了床头柜子上,这才转身出了屋。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然被外面的狗叫声吵醒了,坐起来,看见床头放的水杯,安然笑了笑,有哥真好。

      推门出来,就见文彪正在冲澡,看着他满身的伤疤,安然皱了皱眉。

      “彪哥,你这是打了多少架啊,整的这一身的疤?”

      “嘿嘿老二,这一身都是故事,幸亏听你的劝来了南方,要不现在还在号里混呢!”

      “我劝的?”

      “你这记性啊,咱俩一起去看彪子,你说,等彪子出来,让我俩赶紧去南方发展,不然早晚得嗝屁!”

      我去,我那时候就有这眼光,就有先见之明了?

      “老二,哥先带你去逛逛广州的夜市,让你看看什么叫人山人海!”

      文彪擦干身上的水,边穿衣服边说道。

      三人上车,文彪开车,安邦坐到了后面,说要对下账,安然坐到了副驾驶。

      “前面就是广州最火的西湖路夜市了,知道我为啥带你来这吗?”

      “是你过去练摊的地方呗!”

      “跟你唠嗑真得劲,开个头就知道哥要说啥,老二呀,不是哥忽悠你,有时候,哥都怕你!”

      “可拉倒吧,你还能怕我?我可看见过,你在火车站生磕七八个人,彪哥,论狠,我就服你!”

      “你这话要搁以前,哥爱听,心里也美,可现在听这话,我咋感觉你在埋汰哥呢!”

      安邦突然从后面伸过手,拍了拍文彪的肩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