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查杀病毒软件

      “诶,那匹马跑哪里去了?”

      “怪了怪了,莫不成受惊的马,还会自己找方向跑了不成!?”

      “是啊,这里视野开阔,纵使是那匹马往前跑了很远,也应该看得到若隐若现的影子才对啊!”

      “可惜了,这里是官道,不然还能看那匹马的马蹄印,来辨别一下具体方向。”

      三名黑衣人之间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均是入了李珩的耳朵。

      无他,只因为此地环境如此。在下面官道上站着还不觉得自己说话多大声,但在李珩和马匹待着的地方来听,只能说像是有个扩音器一般,直呼呼的吼。

      “乌驰,你说现在怎么办?头儿叫我们务必要将那匹马追到,将其斩杀后弄成被砸死的样子。”

      似乎三名黑衣人中间稍稍身位在前的那个人名为乌驰,是这个临时三人组的主事者。

      “根据我对头儿的了解,他之所以下这个命令,无非是因为想要摆脱事后麻烦的追寻,故此想要连带着这匹马干掉。”乌驰思索了一番,随即又开口,“先等等看吧,如果头儿那边得手的话,肯定会发信号给我们。如果得手了的话,这匹马的死活,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

      “这是和解?”其他两名黑衣人,有些不明白,既是不想因这匹马多出些麻烦,又说这匹马的死活不重要,两者有些矛盾了。

      “简单说一下吧,只要目标死亡,且头儿那里取得了证据,这件事情我们算是成了,该得的银两肯定是少不了的。”

      乌驰并没有桀骜不驯的意思,在此前他也是不太清楚,也是现在才有了一点儿头绪。

      “你们想啊,滚石快速落下来,终究是需要时间的。你们也清楚,马这种动物本来就活动迅速,感应敏锐,提前发现危机,倒是不奇怪。”

      “可它是一匹马车的马,想要躲开滚石,就肯定是要放弃马车的。毕竟,经过头儿的精心设计,滚石落下来的速度会很快,并在微小的误差下,砸中马车。”

      “如果目标在马车内,肯定没有这匹马察觉得早,势必难以逃脱。”

      “在马车被砸中的时候,正好是马儿逃跑的时候。如果这匹马活着,不幸地被人发现,也没有人会怀疑是有人特意设计截杀,反倒以为这是天谴,死者活该。”

      “这样一来,咱们暴露的风险,就会极大程度的降低。”

      乌驰的分析头头是道,听得旁边黑衣人一个劲点头,觉得说得对。虽然他们依旧听不太懂,但面子工程还得做下去。

      而躲着的李珩听得这乌驰的话,那可叫做一脸的懵逼。

      “我擦,这是个人才啊,不就是想偷个懒,不想去寻找不知去向的那匹马呢!”

      李珩心头感慨了一下,觉得这个叫

      乌驰的人,口才不错,把偷懒说得头头是道。

      官道上的乌驰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自己也觉得说得对,自己不愧是头儿手下里的得力干将,仅分析便是仅次于头儿的好口。

      “所以啊,咱们不必执着于那匹马是否活着,只需要在这里待上些时间,等头儿他们那里的信号,到时候看头儿他们处理的情况怎么样,再看是否如实回答。”

      乌驰轻挑了一下眉头,随即看了看两名黑衣人的反应,还行,看来忽悠得不成问题。

      “乌驰此话在理,我们还得谢谢你呀,不然忙里忙外,结果并不重要,那不得气死了呀。”其他两名黑衣人对视一眼,随即异口同声地说道。

      “小事情,小事情。”乌驰嘴上说着不在意,脸上却流露出很是受用的表情,毕竟眼眉都弯成月牙形。

      可很快,乌驰就觉得脖子像是被针刺中了一样,他连忙用手去摸了摸,顿时只觉得浑身冰冷没劲,眼前的两名黑衣人瞬间成了四名黑衣人,随即成了全部,继而整个人倒了下去,不省人事起来!

      “乌驰你怎么了?”瞧见刚才还意气风发的乌驰,瞬间倒地不起,两名黑衣人猛地打了一个寒颤,连忙去察看情况。

      “不太妙啊,这乌驰莫非是有隐性疾病不成?不然,为何在短时间里就产生了如此剧烈的反应,开始不省人事起来?”

      或许是因为迷针的效果起效太快,亦或者乌驰昏迷太快,反正嘴角该出现的泡沫还没有现形。

      “不知道啊!加入组织的时候,虽然有过简单的检查,可也没这样啊!”

      两名黑衣人压根就没有意识到,这乌驰的昏迷,并不是因为自身的缘故,而是有人暗中捣鬼。

      说起来,这也挺合理的。

      毕竟,这周围人烟稀少,他们这些人行事之前,肯定会进行准备的。这样一来,这才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有人捣鬼,暗中偷袭。

      “那这可咋办呢?!要是乌驰挂在这里了,头儿会不会认为是我们两个人偷袭他的?!”

      一名黑衣人脑补起乌驰挂掉后的情况了,开始担心起自己来了。

      “是啊,乌驰平日里就喜欢拍头儿马屁,头儿也喜欢听,要是被他们误以为我们要争宠的话,岂不是要被灭口?!”

      另一名黑衣人经过提醒,亦是担忧起自己来。

      他们两个人,此刻未曾发现乌驰嘴角开始流出泡沫来,情况已经很危急了。

      作为一手造成此现状的李珩,此刻正讶然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防身秘器青龙,吃惊不已!

      “什么情况啊?我瞧见之前公输桐他们集体射击的迷针,效果也没这么厉害呀。莫非,正如他们所言,这乌驰当真是有隐性疾病不成?!”

      李珩挠了挠头,一时间没有想到什么情况,恰好这时候两名黑衣人的猜测,倒是让他没那么纠结了。

      应该,只是个体反应,不一定代表迷针上的药性比普通的更强。

      “不过,有这两名猪队友,想来这乌驰有幸醒过来,一定会有种要杀人的冲动吧。”

      李珩微微扶了扶额头,瞧见这两名黑衣人已经开始商讨怎么处理乌驰的身后之事,便是觉得一阵感慨与好笑。

      作为队友,没有第一时间去想办法救治,已经是很差劲了。而一眼定生死,更是不配和人搭档。

      “倒霉鬼,此刻我都想要知道,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置你了。”李珩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使用防身秘器青龙对付剩余两个人,他想瞧一瞧这两个人商讨之后,会怎么处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