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里梨夏中出在线播放

      吸收到2级污秽之风?

      刚刚那个浊白信徒的等级确实真是挺高的呢,他的浊白之肺里面释放出来的风是2级的。

      旁边还有一个进度表22%。

      马洛斯对这个进度不算很满意,但是当着艾尔兰的面,马洛斯肯定也不能直接把肺里的东西都吸走啊。

      马洛斯看了看身边的扎特,他正在用塔尔储存的饮用水仔细地擦拭马洛斯刚刚脱下来的外套,而他自己的破烂亚麻衫还有不少污渍。

      “这小子居然还喝这么好的半净水,当邪魔的信徒还真不错。”

      这些生活水应该是加入了比较多的1级净水,但也就是勉强可以饮用,不过平时扎特和马洛斯的生活水中,掺的净水更少。

      马洛斯看了看被蒙着头倒吊着的塔尔,心不在焉地说道:“大概是吃饭能省不少钱,所以就喝点好水吧。”

      马洛斯的腰带上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方框,就在文字旁边,“代理船长”。

      马洛斯把自己的鞋也脱了下来放在扎特的脚边,这样可以让扎特多忙活一会。

      “你小子!”

      扎特看到马洛斯的动作,立刻抱怨了一声。不过马洛斯知道叔叔会把鞋子擦干净的。

      马洛斯刚刚放下,扎特转手就把自己侄子的鞋拿起来准备擦拭,但是他却转过了身体看着马洛斯。

      “唉!”

      扎特先是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让马洛斯的心里也是一个秃噜,这下要被念叨了。

      “信仰这个浊白之主的好处就这么一点,也就是有口吃的,日子久了还会不认得人,你说今年的收成虽然也就那么回事,但咱们靠近罗德河和绿海,日子总归还过得去,你说你怎么就去信什么浊白之主了?!”不过扎特先念叨的是塔尔。

      马洛斯很是赞同地点点头。

      “要真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也就罢了,吃一楼菇确实能省不少钱。”扎特叔叔体内的酒精看来不少,还没有完全分解,所以他很是絮叨,“可是今年镇里的蘑菇饼又没有涨太多,找点长在水里的野菜和海藻,也能凑合着过去。”

      “他大概是不想凑合过吧。”马洛斯多少是理解这位邻居的,他们经常一起工作,“不仅是吃饱饭啊,他可是2级战士,还容纳了1级风呢,这肯定是信仰了浊白之主才有的待遇呢。”

      马洛斯看了看倒吊着的塔尔,心绪也是有些复杂。

      虽然这家伙参与了攻击自己是绝对的敌人,马洛斯不会同情他。

      但是这世道也确实太不容易了。

      马洛斯谨慎地并没有分享自己刚刚得到的“永恒奔腾”这个名字,就像过去他也没有和叔叔分享腰带的秘密一样,他怕这里面有危险。

      但是叔叔和他朝夕相处,当然知道他有一个会闪烁奇怪符号的腰带。

      只是扎特知道这腰带是马洛斯母亲留下的,哪怕她就是一个信仰邪魔的异教徒,他也得给侄子遮挡啊。

      “2级战士?还容纳了1级风?”扎特没想到居然有那么好的待遇,语气稍微有些起伏,不过他刷鞋的动作不停,他很快就摇摇头,“那也没啥意思,也不过就是一天能多挣一个苏勒德斯,能租上有独立集液室的房子,经常吃螃蟹,镇长老说话的时候也会叫你一声公民,娶一个很不错的妻子...会做顶好吃螃蟹的好妻子。”

      说到妻子他沉默了好一会,手上刷衣服的动作也停下了,马洛斯也小心地不发出声音。

      “这没啥意思...”扎特喃喃说道。

      “对,没啥意思。”马洛斯也小心地附和。

      “讨老婆怎么会没啥意思?!你必须给我娶一个媳妇,否则我死了也不能闭眼!”扎特叔叔勃然大怒,但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但是不能信浊白之主,信了这个邪魔最后没有不疯的。”

      然后扎特又瞪着马洛斯说道:“马洛斯,你也得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就为了这么点净水,你也可能成为浊白信徒你知道嘛!会疯的!”

      马洛斯当然知道这次打水的风险,有些存在在发展信徒方面很谨慎,只有找到了牧师才能信仰,但有些存在,比如这个以浊白色为名的永恒奔腾,发展信徒则有一定的强制性。

      只要在祂的季节中,迎风奔跑就可能听到祂的声音,变成祂的信徒。

      “你要是疯了,那还怎么给你妹妹当护卫武士,她已经有了纯紫牧师等级,以后肯定能给你弄一个纯紫教会里的好工作的!这样就没人敢怀疑...我是说造谣中伤你是异端了。”扎特说到这里也有点泄气,“可是黄钟城里,纯紫女神教会的高层太没用了,好处都被长老们给控制了,好多年编制都是只补不增啊。”

      过去妹妹没有进入教会的时候,他经常吐槽纯紫教会的编制太多了,养了好多没用的人呢。

      黄钟城是罗德半岛省的首府,新罗马在国家、身份和城镇三级都有元老院,不过只有最高级的被称为元老,下面的都是长老。

      如果有纯紫牧师等级,那自己弄个编制是没问题的,但是低阶牧师,也就是1-3级是不大可能有护卫武士的。

      “你不是说成为4级战士,容纳2级元素的话,就能当镇长老吗?那不是比编制还好。”马洛斯提及了叔叔过去的梦想,他现在觉得这事未必是没有希望的,一小撮2级风不是已经被他收进自己的腰带了,“就算是想要新罗马公民权也不是不可能!那里人人都有管够的蘑菇饼,每个月还有免费的歌剧,还能参加那什么..那个赛什么...马车大会!”

      赛车大会曾经是扎特经常提及的一个娱乐,去新罗马看一场赛车,他念叨了好久的。

      “你别胡思乱想了啊,新罗马人诶,那是你能当的?那时候我太年轻了,还没有认清自己的命,2级元素哪里是那么好找的,现在我也老了,机会没有了。”但是扎特现在已经不愿意提及这事了,马洛斯刚刚想安慰他只要有吃有喝他未必不行,扎特已经继续说了下去,“你就更别提了,你比我和你爹的天赋还弱,哪怕给你吃饱喝足,你也是不可能成为4级战士的。”

      “哼。”马洛斯很不爱听这话,这话他听了好多次,从扎特到老爹都这么说,这还不是全部,镇上的几个3、4级战士也都是这个评价。

      罗马共和国的老兵对于一个殖民地的后辈还是愿意给予一些帮助的,他们会被镇公所集中起来训练,并有更多立功的机会。

      虽然死亡率不低,但这依然是很受欢迎的机会,只有极少数有天赋的年轻人才能得到这些额外的食物和训练。

      马洛斯并不是。

      “你就好好找个正经活就行了,要是这次能给艾尔兰阁下好好工作,能弄个编制就好了。”扎特说完忽然叹了一口气,“我想多了,人家艾尔兰阁下自己也有亲戚朋友的,还有主教老爷的关系户呢...你说人怎么就不能大公无私,先为神明和教会,还有广大人民的福祉考虑,不要净想着给自己捞好处,给自己的亲戚朋友开后门呢。”

      马洛斯嘴角抽搐,不知道是赞同还是反对。

      他提醒扎特:“绿蟹镇连神殿都没有一个呢,宁静之主好歹有一个净水池,纯紫女神连净土房都没有,其实如果有机会,最好还是让妹妹不要回这里了,就留在黄钟镇就好。”

      建立神殿是一个非常大的工程,不仅是建筑材料,还需要很多珍惜的材料,并且还有城镇内部税收分配的问题,所以非常棘手。

      听了马洛斯的话,扎特恶狠狠又刷了几下靴子。

      “唉,要是有神殿就好了,我跟你说,有了神殿的话日子就好过了,宁静之主的神殿都带好大好干净的集液室,纯紫女神的教会周末还会发免费的食物。”扎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当然还是食物好。”

      马洛斯看了看他擦得好亮的鞋子,没说话。

      “城镇外面能开垦多得多的土地,这样不仅是大家不用挨饿,可汗们和他们的骑兵对我们就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还有什么浊白之主的信徒也...”说到这里,扎特又把注意力转到塔尔身上,他恶狠狠地说道:“你妹妹是多好的孩子啊,这下也要被你连累了,以后肯定找不到政府里的工作了,只能随便找个不正经的工作混一天算一天了。”

      虽然扎特把他反吊了起来,还用脏得可怕的布塞嘴,但他其实还是多少同情这个邻居的。

      塔尔有一个也在黄钟城纯紫教会读书的妹妹,和扎特的女儿是同学。

      他的父亲也和扎特是战友,这座城市的中老年男子大部分都是,他们一起在一个军团服役,一起在盛产绿蟹的河流边建立了这个殖民地,然后一起退役得到了公民权,得到了在这个有围墙的大镇上长住的权力。

      区别只是有的得到了土地,有的得到了让子女去教会中学习的机会。

      这时候,扎特终于刷完了衣服和鞋子,然后又在房间里晃了一圈,然后又挖到了塔尔这小子藏着的一大瓶质量很不错的葡萄酒。

      “希俄斯的葡萄酒。”扎特的声音里凝聚着浓浓的喜悦,“这可比本地酒要贵一倍呢,这小子投靠了浊白之主,好处可不止吃饱饭呢。”

      “别一次喝光啊。”马洛斯提醒扎特。

      “我知道,我知道,等会还要帮艾尔兰阁下拷打这个小兔崽子呢。”扎特狠狠地踢了一脚塔尔,然后开始喝人家的酒了。

      叔叔开始喝酒,马洛斯就放心地激活了“船长”的按钮,然后正如他期待的那样,那莹绿色的大屏幕再次出现了。

      “你是不是能净化这个2级净风?”

      马洛斯立刻把这个重要的问题打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